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749章 八位九步圣王
    这片天地,变得无比安静。

    神殿中的昆仑界修士,早就看出不对劲,想要冲出去与万兆亿并肩战斗,可是他们却被九天玄女拦了下来。

    直到这时,看到万兆亿身上的生机断绝,他们的心全部都沉入谷底,有一股想哭的悲戚之感。

    短短一刻钟,走完一生,所有辉煌和灿烂都在这一刻钟绽放出来,最终归于冰冷和沉寂。

    万兆亿代表的那个昆仑界年轻一辈龙蛇争锋的时代,就此结束了!

    东无天,西无法,南心术,北雨田,世间再无《英雄赋》。

    厚土之下,埋不尽的英雄骨,万兆亿只是其中的一个。

    以前有很多,今后也会有很多。

    “沙沙。”

    万兆亿的精、气、神皆是消耗殆尽,寒风吹来,身体化为一粒粒血沙,从青龙宝甲中洒落出来,双腿、身躯、头颅全部都消失,就像他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

    迅鸦长长吐出一口气,撑着疼痛欲裂的身躯,缓缓站起身,将一枚疗伤圣丹吞服进嘴里。

    等到稳定住伤势,迅鸦的目光,才盯向悬浮在半空的天命符诏和青龙宝甲。

    刚才那个昆仑界的修士,之所以差一点将他打死,并不是此人的修为境界有多么高深,而是因为掌握有这两件宝物。

    迅鸦正要将它们收取,神殿中,响起昆仑界修士一道道呵斥的声音。

    “那是万兆亿的遗物,岂是你们天堂界的杂碎可以触碰。”

    “小圣天王战死,就连尸骨都没有留下,他的遗物,我们必须带回昆仑界。”

    ……

    陈无天、青霄、裴雨田,从神殿中冲出去,想要夺回天命符诏和青龙宝甲。

    他们与万兆亿生在同一个时代,曾一起征战,曾一起闯入遗迹争夺机缘,曾在地榜和天榜上面较量,因此相当尊重这个对手。

    但是,他们却被天堂界的圣王拦截下来,无法靠近迅鸦。

    迅鸦讥诮的一笑:“就凭你们几个的修为,竟敢在本王面前上蹿下跳,莫非你们也有绝世秘术,可以催死挣扎那么一下?”

    “什么叫催死挣扎?不知刚才谁被打得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爬不起来。”青霄沉声道。

    迅鸦的脸色一黑,眼中露出浓浓杀意:“不见棺材不掉泪,本王今天就将你们抽魂剥皮。”

    虽然受了极其严重的伤势,可是随着迅鸦体内的圣气运转起来,一股强大的圣威涌出,竟是震得陈无天、青霄、裴雨田都有一些站不稳脚步。

    陈无天眼中露出绝然的神色,道:“此人是血战神殿的领袖,在同境界我们都未必是他的对手,如今,他修为远超我们,我们就更加不是对手。我得动用《四九玄功》上面最后的那一招,五行之外,才有可能硬扛此人。”

    裴雨田道:“你施展出五行之外,的确是可以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但是,五行之外就是死亡。还是你们借圣气给我,助我引动石刀,一刀劈杀了他。”

    裴雨田的石刀,是昆仑界北域孕育出来的天地至宝,石刀上的纹路,与北域的山川地理的脉络一模一样。

    曾有人预言,若是裴雨田能够修炼到大圣境界,凭借石刀,可以引动整个北域的天地之力。

    当然以他现在的修为,强行引动石刀的力量,下场绝不会比万兆亿好多少。

    此刻却顾不了那么多,陈无天、裴雨田、青霄都准备拼死一战,若是能够击杀迅鸦,那么就算他们战死,也不算亏。

    就在这时,奇异的事发生。

    迅鸦本是想要去取天命符诏和青龙宝甲,可是,天命符诏却绽放出夺目的光芒。

    “哗啦。”

    迅鸦有些措手不及,被冲击得向后倒退了数步。

    天命符诏和青龙宝甲向远处飞去,落入一个十六七岁的白衣少年手中。

    那少年,站在一座断峰顶部,极其俊美,虽然看似年纪不大,但是眼神却相当深邃,身上有着一股指点江山、俯视天下苍生的皇道气势。

    迅鸦有些恼怒,道:“你是何人?”

    “天命。”白衣少年道。

    青龙宝甲自动覆盖到了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青芒,比穿着万兆亿身上的时候更加夺目。

    白衣少年托着天命符诏,自言自语的道:“七万年了,总算是又回到本皇的手中。倒是可惜了万兆亿这个雄才,生错了时代。若是这个时代没有池瑶,没有张若尘,没有昆仑界的巨变,说不一定他能够凭借符诏,成为昆仑界的一代大帝。”

    神殿中的昆仑界修士,皆是感到疑惑不解。

    “此人是谁,也是昆仑界的修士?”

    “从来没有见过,可是好像来历不小。”

    九天玄女凝视远处那个白衣少年,道:“他是中古之后,第一个在昆仑界建立了中央帝国的大帝,天命大帝。”

    很多修士都感到吃惊,道:“天命大帝不是早在七万年前就已经死去,怎么可能还活着?”

    九天玄女显然是知道很多秘闻,道:“当年,天命大帝得到了碧落子留下的至宝青眼碧血珠,将尸身保存在珠中,竟是死而不僵,化身为尸皇,活到了第二世。”

    在场的昆仑界修士,没有听过“碧落子”的名讳,但是却都知道青眼碧血珠,顿时有些相信九天玄女的话。

    或许,天命大帝真的又回来了!

    天命尸皇盯向站在天穹的一位位天堂界的圣王,道:“本皇来这里,是要带昆仑界的修士离开,让一条路出来吧!”

    “你说带走就带走,凭什么?”

    “就算你将尸气完全收敛,却瞒不过本王的精神力。就凭你一只尸修,也敢称皇?”

    天堂界的诸王之中,一位战力能够排进前十的六步圣王,觉得天命尸皇太自以为是,取出一件七耀万纹圣器级别的铁塔,向他镇压了下去。

    铁塔本来只有七寸高,但是见风就涨,化为一座山峰那么巨大,数万道铭纹在塔身上面交织,气势惊人。

    附近的修士,全部都退开,生怕被铁塔的劲气击中。

    “轰隆。”

    天命尸皇站立的那座断峰,瞬间就被轰击得崩碎,化为平地,就像一座沙丘被碾平那么简单,说不出的震撼人心。

    天堂界的诸王,皆是露出笑意。

    “面对绝心王的临天塔竟然不躲,看来只是一个自负的短命鬼。”

    “那是……他居然撑起了临天塔……”

    一位精灵族的圣王脸色巨变,指着那片破碎的大地,心脏狂跳。

     果然,那个白衣少年,站在破碎的山峰底部,单手撑起巨大的临天塔,神情闲适,并没有感觉到太大压力一般。

    “本皇正好缺一件趁手的圣器,这座塔,还不错。”

    天命符诏飞了出去,包裹住临天塔。

    随即,临天塔与绝心王的联系消失,塔身变得越来越小,落入到天命尸皇的手中。

    看到这一幕,天地间响起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

    即便是迅鸦,也都快速后退,与天命尸皇拉开了一段距离。

    要知道,绝心王可不是一般人物,即便是迅鸦没有受伤,想要击败他都要费一番手脚。可是,眼前这个白衣少年,却轻轻松松就收走绝心王的第一战器,绝对是一个相当棘手的人物。

    商子烆的眼神变得慎重,道:“阁下的手段倒是厉害,但是,想要带走昆仑界的那些修士,你的实力恐怕还不够。”

    天命尸皇的目光,向商子烆盯了过去。

    “轰隆。”

    刚刚四目相对,他们二人之间的那片天空,便是响起一道震耳的爆响。

    强大的气浪,向外翻滚,不知将多少天堂界的圣王震飞出去。

    天命尸皇嘴里发出一道闷声,向后倒退了半步。

    反观商子烆背着双手,站在半空纹丝不动,道:“都已经说了,你的实力还不够。”

    公子衍和一位七步圣王境界的矮人,出现到了商子烆的身后,互成掎角之势,似乎是想将天命尸皇也留下。

    “再加上我呢?”

    一道柔美的女子声音响起。

    随即,朦朦胧胧的天空中,一片血雾涌来,散发出的气息让商子烆都直皱眉头。

    血雾中,八位修士抬着一座宫殿那么巨大的红色辇榻,气势磅礴的行来。

    辇榻上,躺在一位肌肤雪白晶莹的宫装女子,她的长发,乌黑如墨汁一般,脸上戴着冰雕面具,露出一双极其诱人的眼眸。

    她的修为并不算高,至少还不会被商子烆放在眼里,但是,抬着辇榻的八位修士却个个都是绝顶强者,全部都是九步圣王的境界。

    八位九步圣王抬一个女子,也太诡异。

    正是因为诡异,商子烆才警惕起来,道:“你也是昆仑界的修士?”

    “对啊!不过我并不是因为这群昆仑界的修士而来,他们的死活,与我没有太大关系。我是因为另一个人而来,只不过,他似乎还没有到。”宫装女子笑道。

    商子烆道:“你居然能够带着八位老辈九步圣王来到真理天域,本事不小嘛!”

    “他们都是我的仆人,为何不能带来真理天域?”宫装女子反问一句。

    天堂界的那些修士,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要知道,即便是大圣,想要收八位九步圣王做仆人,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更何况,那八位还都是活了超过千年的一方霸主。

     此刻,昆仑界的一众修士也都发愣,什么时候昆仑界冒出了这么一个大圣之下的绝代妖女?

    他们的目光,向九天玄女盯去。

    昆仑界就没有九天玄女不知道的秘闻,或许她知道此女的来历。

    这一次,九天玄女却没有开口,反而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

     ……

    (这个女子的身份,大家猜得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