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763章 父亲
    回忆很美好,现实却是残忍的。

    很快,张若尘从回忆中醒来,缓缓放下燕子佩。

    “池瑶啊,池瑶,八百年了,你那么冷血无情、心狠手辣的女人,为何还将它保存在身边?”张若尘的双手,紧紧的捏着。

    在燕子佩中,张若尘察觉到一股庞大的大圣之力,在其表层,则是蕴含有一股淡淡的神力。

    那是池瑶的力量。

    由此可见,八百年来,池瑶一直都将这块燕子佩戴在身上。

    正是因为有她身上的大圣之力和神力的蕴养,燕子佩才会出现如此变化。

    池孔乐见张若尘的眼神阴晴不定,时而柔和,时而沉冷,时而怒火冲天……,此刻的张若尘,完全没有先前对战天堂界诸王的沉着冷静,情绪波动太大。

    池孔乐伸出一只晶莹雪白的小手,在张若尘的眼前摇了摇,低声道:“你怎么了?”

    渐渐的,张若尘的眼神变得锐利,道:“是池瑶将这块玉佩,交给你的吧?”

    “女皇是神,你怎么能直呼她的名讳?”

    池孔乐相当敬重池瑶女皇,对张若尘有些不满。

    张若尘轻哼一声,转过身去,重新坐到蒲团上面,道:“要杀我,最好现在就动手。若是我的圣气,恢复了半成,你就再也没有出手的机会。”

    张若尘在空间戒指中摸索了起来,取出一只圣玉雕琢成的小瓶,打开瓶盖嗅了嗅,随即,将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

    那是由八阶蛮兽的骨髓,炼制出来的髓液,能够快速补充修士耗损的精神力。

    也是张若尘从一位精灵族精神力圣王的储物器皿中,找到的战利品之一。

     池孔乐没有出剑,一双珍珠一般秀美的星眸,仔细看着张若尘那张英俊的面容,抿了抿嘴,道:“这就是你的真实容貌,你没有使用无形无相三十六变?”

    张若尘道:“没错。”

    “为什么……”

    池孔乐脱口而出,不过立即又停顿下来。

    张若尘能够听到,她的心跳加快了不少,于是道:“你是想问,为什么我们长得那么相像?”

    “嗯。”池孔乐点头。

    张若尘道:“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那位女皇大人,而不是来问我。”

    池孔乐向前跨出了数步,走到张若尘的近前,道:“那你为什么要三番两次救我和哥哥?若是我没有猜错,你第一次引动莲花的力量,攻杀天堂界诸王的时候,精神力已经严重损耗。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何还要去救两个仇人?”

    张若尘倒是没有想到,池孔乐小小年纪,心思倒是颇为缜密。

    “你真的想知道答案?”张若尘道。

    池孔乐犹豫起来,像是在担心和害怕着什么,半晌后,眼神变得坚定,道:“请你告诉我。”

    “你过来。”

    张若尘的眼神,渐渐变得柔软了许多。

    不知为何,池孔乐竟是缓缓靠近了过去,不过,手中依旧提着圣剑,在距离张若尘还有三步的时候就停下来。

    “坐吧!”

    张若尘取来一个蒲团,递给了她。

    池孔乐坐在了张若尘对面,乖巧的脸蛋,小小的身姿,闪扑闪扑的眼眸,只不过,她手中提着的圣剑,却还沾着血痕。

    本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却早早提起杀人的剑。

    张若尘长长的一叹,道:“燕子佩是池瑶给你的吧?”

    “嗯。”

    池孔乐轻声的回应,又道:“哥哥那里,也有一块。”

    “你知道如何运用燕子佩的力量吗?”张若尘道。

    池孔乐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将它佩戴在身上,天地圣气就会自动向我汇聚过来,修炼的时候也能凝神静心,还能蕴养我的精神力,巩固圣魂。总之,它妙用无穷。”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看来池瑶根本没有告诉你,如何运用燕子佩的真正力量。”

    “哗——”

    手指一动,一道复杂的铭纹,落到燕子佩上面。

    那道铭纹,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一扇无形的门。

    顿时,燕子佩绽放出夺目的光芒,涌出一股古老而庞大的力量气息,将池孔乐包裹。

    “这股力量好强大……是神的力量吗?”池孔乐相当吃惊。

    燕子佩是张家祖传的宝物,以前张若尘只知道,玉佩中蕴含有强大的力量,却并不了解那股力量具体是什么。

    如今,张若尘的修为,达到了圣王境界,再次引动出那股力量,终于明白过来。

    玉佩中的神秘力量,的确是神的力量。

    难道……燕子佩是张家的先祖“不动明王大尊”遗留下来的东西?

    张若尘道:“你的精神力,已经烙印在燕子佩上面了吧?”

    “没错,你怎么知道?”池孔乐问道。

    张若尘没有回她,道:“引动出燕子佩的力量,可以形成强大的防御力,就是包裹你的这团光芒。你引动出来的力量越多,防御力也就越是强大。当然,你若是使用精神力进行操控,还能借用燕子佩的力量,爆发出疾速。”

    “是吗?”

    池孔乐闭上眼眸,释放出精神力。

    “唰。”

    白光一闪,池孔乐的身形,消失在古庙之中。

    那速度,即便是一般的圣王,也都望尘莫及。

    池孔乐一连测试了半刻钟,才返回到古庙里面,依旧是有些惊疑不定,感觉到不可思议。

    要知道,她现在只是玄黄境圣者而已,可是爆发出来的速度,即便一步圣王也未必追得上她。

    张若尘扔出一只圣玉小瓶,道:“接着。”

    池孔乐接过小瓶,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什么……”

    蓦地,她的眼前变得天旋地转,大脑昏沉,心口十分疼痛,摇摇欲坠的样子。

    “运用燕子佩的力量,相当消耗精神力。小瓶中,装着八阶蛮兽的骨髓髓液,可以快速恢复你的精神力。”张若尘道。

    池孔乐喝下一滴,连忙盘坐在地上调息。

    张若尘点了点头,池孔乐虽然年幼,但是遇到了事,却是一点都不慌乱。以她现在的精神力强度,的确只能承受住,一滴髓液蕴含的力量。

    她的判断,非常精准。

    等到池孔乐再次睁开眼睛,张若尘的精神力,已经恢复了一些,精神变得颇为饱满。

    “想学开启燕子佩力量的那道铭纹吗?”张若尘道。

    池孔乐看张若尘的眼神,变得有些不一样,尖翘的下巴轻轻点了点,道:“你会教我吗?”

    “只要你想学……”

    “我想学。”

    张若尘深深的盯了她一眼,随即取出两只铭笔,将其中一支,递给了她。

    池孔乐将圣剑收了起来,持着铭笔,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猫,蹲在张若尘的身旁。

    灯光下。

    张若尘画出一笔,她便跟着画出一笔。

    那画面,无比的温馨,就像是一个小女孩,在跟父亲学习写字,学得很专注,时不时还会抬起头来,偷偷盯向张若尘那双严肃的眼睛。

    相当复杂的一道铭纹,一般的精神力修士,就算学习三个月,也未必能够学会。

    但是,池孔乐的悟性惊人,竟是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完全掌握。

    看着池孔乐在燕子佩上刻画出来的铭纹,张若尘的脸上,露出一道满意笑容,情不自禁伸出一只手,拍了拍她的头,道:“很好。”

    池孔乐没有躲开,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说了出来,道:“女皇说,燕子佩是我父亲的遗物。”

    张若尘的手,猛的停住,道:“她这么说,也没错。”

    “你是……我的父亲?”

    池孔乐的嘴唇发颤,在等待张若尘的回答。

    既是有些期待,也有一些害怕。

    其实,张若尘宁愿池孔乐将他当成仇人,也不愿让她知道真相。

    因为真相更加残酷,只会让她更加痛苦。

    这种痛苦,由他一个人来承担就好。

     不过,既然池孔乐那么聪明,猜到了真相,张若尘也不打算瞒她,苦涩的笑了笑:“孔乐是一座山的名字,位于圣明城外,站在山顶,可以看尽万家灯火,风光无限,山川大河尽收眼底。”

    张若尘没有否认,池孔乐便是已经知道了答案。

    毕竟只是一个小女孩,哪里能够像张若尘那样控制情绪,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蒙上一层湿雾,随即豆大的泪珠不停往地上滑落,纤细的娇躯在轻轻抽搐。

    双臂展开,紧紧的抱住张若尘的腰,她抽泣了起来:“我……我要去……呜呜……要去孔乐山,带……带我去好不好……我要去看……看万家灯火,看山川大河……”

    张若尘努力的绷着,双眼也有一些发红,伸出手掌轻轻抚摸池孔乐的头。

    “我带你去,回昆仑界,我就带你去。”张若尘连声说道。

    “不……不许骗人。”

    池孔乐抬起头来,哭得梨花带雨,又是问道:“女皇为什么要骗我,她为什么说你是我的仇人,为什么说我的父母,都是被你杀死?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她不敢告诉你真相。”张若尘道。

    池孔乐问道:“什么真相?我的母亲又是谁?”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是你该知道这么东西的时候,当然你可以去问池瑶。她既然忍心骗你,那么更加忍心的事,她应该也做得出来。”

    “我不想问别人,我就要问你。你应该不会忍心骗我……瞒我……吧,父亲!”池孔乐的眼神相当可怜,仿佛受了巨大的委屈。

    看着如此可怜兮兮的眼神,再加上听到“父亲”二字,张若尘一直控制着的情绪,彻底崩溃,笑中含泪的道:“好,我可以告诉你。但,不是现在,得再等一等……再等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