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792章 昆仑界的战神
    那个背着大砍刀,光着一条粗大手膀子,屠夫一般的大汉,笑道:“这边有位置,过来坐。”

    “多谢。”

    张若尘径直向角落处那张酒桌走去。

    虚圣楼的管事,见张若尘走过后,地板上,竟是留下一个个深深的脚印,顿时吓了一跳,心知这是一个他惹不起的人物,于是不敢再阻拦。

    楼中,别的那些圣境修士,看到这一幕,也都再次向张若尘盯去。

    “刚才竟然看走了眼,原来是一个将气息隐藏于无形的圣境高手。”一个穿着黑色丝绸长裙的高挑女子,低声说出一句,随即嘴里发出轻笑声。

    一道道黑色光纹,交织在她身体四周,宛如蚕茧一般将她包裹,根本看不清她的容貌和年龄。

    不过,可以依稀看见,她的肌肤凝白,酥峰挺拔,身材的轮廓就像是由绘画大师勾勒出来,极尽美感。

    在黑色蚕茧的对面,则是一个白色蚕茧。

    白色蚕茧包裹着一个穿着雪白纱衣的柔美佳人,很安静的坐在那里。

    张若尘向她们瞥了一眼,虽然她们没有刻意释放出圣威,但,却还是能感受到,两股强横的气息波动,由此可以判断,她们绝对是顶尖级别的高手。

    屠夫旁若无人的笑了一声:“兄台,那两位,可是太白界的黑白双娇,黑凤凰和白朱雀,一般的修士吃不消,哥哥我劝你还是别去招惹。”

    张若尘一言不发,只是轻轻点头,随即暗暗观察旁边这两人。

    屠夫嗜酒如命,手中捧在一只三尺高的酒鼎,时不时就会狂灌一口。他还问张若尘想不想喝,张若尘怎么可能喝陌生人的酒,自然是婉拒。

    长得白白胖胖的呆子,却是滴酒不沾,只是埋头吃肉。

    虚圣楼的小厮,不停上菜,却赶不上呆子吃得速度。

    就张若尘进来的这段时间,呆子已经吃下十七锅肉食,似乎依旧没有吃饱,还在狼吞虎咽。

    酒楼中,一群修士,谈论起东域最近发生的大事件。

    “亡灵鬼煞大军,源源不断从阴间冲出来,想要渡过尸河,进入昆仑界。但是,天庭下凡诸圣,很多都去尸河之畔镇守,那里每天都在爆发出圣战,殒神墓林和尸河打得昏天黑地,天翻地覆。也不知,天庭的圣境大军,还能挡得住多久?”

    “若是尸河防线被攻破,整个东域都会遭殃。”

    “放心,洛水濒临东海,与尸河相隔不知多少万里。那些亡灵鬼煞,再花十年时间,也未必能够攻打过来。”

    “别太乐观,据我所知,已经有地狱界的邪魔到达洛水。洛城周边那些渔村和城镇发生的怪事,怎么可能与地狱界无关?”?很显然,在场的修士,绝大多数都听说了此事,心中自然还是有些害怕。

    一个年轻少女的声音响起,道:“听说,张若尘回到了云武郡国,不如我们都逃去云武郡国避难?”

    张若尘有些诧异,没想到,竟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那个少女,大概十五六岁,长得颇为清秀。

    在她身旁,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老妪,修为达到鱼龙第九变,在洛水一带,应该算得上是一个人物。

    张若尘在昆仑界,尤其是在云武郡国周边这一片地域的名气极大,可以说,已经达到家喻户晓的程度,就连普通百姓,也都听过他的名,知道他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虚圣楼中的修士,全部都窃窃私语。

    “张若尘是不久之前才赶回来,刚回云武王城,便是击杀了数位圣境强敌,行事作风依旧是那么强横硬派。”

    那位清秀少女,口齿伶俐的道:“张若尘是何等人物?三脉断碎也能续,九大界子皆不敌。女皇面前不下跪,挥师亿万抢圣女。据说,他与月神娘娘去天庭后,也是大杀四方,同辈之中无人能敌。此等人物坐镇云武郡国,谁敢造次?”

    很显然,那清秀少女相当崇拜张若尘,在讲那些话的时候,眼睛都放着光。

    “洛水距离东域神土太远,朝廷的强者,根本庇护不了我们。不如我们都去云武郡国,请求张若尘收容?”

    “地狱界的邪灵,肯定不会放过洛城。我觉得,的确应该去云武郡国,毕竟张若尘是昆仑界的战神。”

    讥诮的笑声响起:“张若尘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们居然还想去寻求他的庇护,是去找死吗?”

    “没错,幽神殿的藏心尊者和风成道,可是修炼了接近两千年的九步圣王。有他们出手,张若尘想要活过这个月都很难。”

    “就张若尘,也敢称昆仑界的战神,哈哈,笑死我了!”

    “昆仑界无人啊!”

    “若不是不想与幽神殿争抢,就张若尘杀死封剑师侄这笔仇,我们天元六子就不会放过他。”

    虚圣楼的一座雅间里面,坐着六位身穿白色长袍的修士。

    他们表面看起来,也就三四十来岁。但,张若尘却能看出,六人的真实年龄,恐怕都在五百岁以上。

    “封剑?天元六子?”

    张若尘直皱眉头,似乎没有听过他们。?突然,张若尘心中一动,像是记起了什么,脸上便是露出笑意。

    封剑,不就是天堂界派系“天轨界”在真理天域的领袖,似乎的确是死在他的手中。

    还真是冤家路窄,张若尘对天堂界派系的修士,一点好感都没有。

    那个清秀少女,很是生气,道:“张若尘本来就是昆仑界的战神,你们也就只敢在这里说他的坏话,有本事去云武郡国,他一只手都能打你们六个。”

    “噗嗤。”

    天元六子之中的一人,有些控制不住笑意,一口酒水喷了出去。

    “昆仑界的人类都这么愚昧吗?好歹曾经是《万界功德榜》排名前五的大世界,怎么全是井底之蛙?”

    “师弟,好歹你是七步圣王,别跟一个小女孩一般见识。”

    “师兄所言甚是,只不过,她的话实在是太好笑。像她这种蝼蚁一般的生灵,根本不知道她眼中战神一般的张若尘,本王一根手指就能将他按死。”

    那个清秀少女气得不停磨牙,走向那座雅间,就要去与天元六子理论,一边走着,一边说道:“你们才是井底之蛙,你们才愚昧,张若尘本来就很强大,真正打起来,你们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放肆。”

    天元六子之一的天余子,沉哼一声,强大的圣威涌出,覆盖整座虚圣楼。

    楼中,响起“嘭嘭”的声音。

    一大片修士,从桌椅上面摔下去,被那股圣威压得趴在地上,浑身无法动弹。

    天余子豁然站起身来,有些凌厉的道:“区区一个凡人,竟然敢在六位圣王面前放肆,真以为我们不与你一般见识,你就可以得寸进尺?就凭你刚才那些话,本王就能定你死罪。”

    突然,天余子的眼睛微微一缩,发现那个十五六岁的清秀少女,竟然没有被圣威镇得趴下,依旧站在雅间外面。

    有人使用圣气,庇护住了她。

    天余子向释放出圣气的那位修士盯去,发现正是先前那个戴着面具的瘸子。

     “瘸子,你这是想多管闲事吗?”天余子冷声道。

    张若尘最近一勾,讽刺道:“你一个天轨界的圣王,却要给昆仑界的人类定死罪,好大的圣威啊!”

     屠夫盯着张若尘,脸上挂着笑容。

    呆子停止猛吃,有些呆愣的看着张若尘。

    太白界的黑白双娇,也看向张若尘,相互传音,不知是在讨论什么。

    霎时间虚圣楼中,剑拔弩张了起来。

    “六位大人请息怒……”

    虚圣楼的管事,立即向雅间走去,向天元六子赔罪,想要将那个清秀少女拉扯回去,但是却被天余子一掌推飞。

    “滚。”

    天余子的修为何等强大,轻轻一推,那位管事就“嘭”的一声,撞入进墙壁里面,也不知死了没有。

    “过分了!”张若尘道。

    天余子走出雅间,径直向张若尘而去,道:“过分又如何呢?”

    “师弟,稍微教训一下就可以了,我们得遵守天宫和功德神殿制定的规矩,不能随意杀人。”雅间中,年龄最长的天明子说道。

    天元六子在圣王中都是一等一的强者,在场没有几个修士敢得罪。

    他们都觉得,那个瘸子没必要因为一个凡人与天元六子叫板,这是自讨苦吃。当然,他们也觉得,天余子心胸太狭窄,没有气度,堂堂七步圣王,竟然与一个小女孩一般见识。

    他们不敢得罪天元六子,因此没有人插手。

    张若尘依旧背对着天余子,笑出一声:“幸好那个凡人没死,不然今天你得偿命。”

    “好啊!那本王就杀一个凡人,看你能不能让本王偿命。”天余子的五指捏成爪形,闪电一般抓向那个清秀少女的头颅。

    “嘭。”

    天余子抛飞了出去,身体撞穿虚圣楼的墙壁,坠落到了街道上面。

    张若尘站在那个清秀少女的身旁,缓缓收回拳头,就像是做了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

    很多修士都没有看清,张若尘是如何到达清秀少女的身旁,又是如何一拳击飞天余子,顿时心中震动不已。

    原来,瘸子这么厉害。

    “好快的速度,好强大的拳劲。”

    黑凤凰脱口而出,美眸涟涟的盯着那个瘸子。

    白朱雀一直在观察张若尘,对黑凤凰传音,道:“此人对力量的控制,才是最为可怕。一般来说,能够击飞七步圣王的力量,必定是能够崩山碎岳。但是,他的这一拳,击飞了天余子,却没有多少余波冲击在楼中别的修士身上。你做得到吗?”

    黑凤凰轻轻摇头。

    “我也做不到。”白朱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