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836章 追杀解沧海
    在东域圣城,即便是海域,也分布有大量铭纹,能够将修士的破坏力,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不至于因为一场九步圣王级别的战斗,毁掉整座城池。

    即便如此,解沧海一斧劈出,方圆数百里的海域,都变得巨浪滔天。

    血发男子面色平静,站起身来,修长的手指,向上方一点。

    “哗——”

    成千上万道规则,从指尖喷薄而出,化为一面圆弧形的盾印,直径长达百丈,宛如一个生长在海面的巨大蘑菇。

    玄天战斧劈在盾印上面,爆发出可怕的能量风暴。

    四周的海水,被挤压得耸立起来,形成千米高的环形水山。

    随后,环形水山向四面八方涌去,将一座座岛屿淹没。

    三百里外,张若尘藏身的那座小岛,也被波及。

    岛屿,在一瞬间就四分五裂,沉入海底。

    张若尘坠入进海中,全身无比疼痛,就像是被道域境强者隔空打了一掌。幸好他的肉身强大,否则,肯定会受伤。

    “道域境修士也太可怕,隔了数百里,战斗余波都差点将我震伤。”

    这一战,让张若尘意识到,道域境修士战场的百里之内,是死亡禁区,闯入进去,后果不堪设想。

     对于,圣境以下的修士而言,道域境修士战场的千里之内,都是禁区。

    此刻的解沧海,却是震惊无比。

     他全力以赴,劈出的一斧,竟是被对方轻松化解。大圣之下,解沧海第一次遇到如此可怕的人物,心中生出一丝退意。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接我一剑。”

    血发男子并没有出剑,依旧站在小舟上。

    他的体内,却飞出一道夺目的剑光。

    若是有大圣在一旁,就能看清,那道剑光,其实是一道急速飞行的人影,人影与血发男子长得一模一样。

    大圣之下的生灵,却很难看不清这一点。

    解沧海毕竟是道域境界的老妖怪,猜出那道剑光的本质,惊呼一声:“剑魂,你竟然修炼出,如此可怕的剑魂。”

    那道剑光,就是血发男子的剑魂。

    只有将剑九参悟到一定程度,才能修炼出剑魂。

    参悟的越深,剑魂越强。

    解沧海施展出一种防御类的中阶圣术,皮肤的表面,生出一层石皮,包裹全身。石皮越积越厚,化为一座百丈高的石山。

    “轰隆。”

    剑光与石山碰撞在一起。

    石山爆碎。

    剑光从解沧海的胸口进入,穿体而过。

    解沧海的身体,没有一丝伤痕,但是圣魂却被血发男子的剑魂重创,不仅头疼欲裂,甚至都有些无法控制体内的圣气和圣道规则。

    圣气和圣道规则,变得紊乱。

    另一头,血发男子脚下的小舟,宛如离弦之箭,向他急速冲来,血发飘飘,宛如一位绝代谪仙。

    “逃。”

    解沧海的心中,只有这样一道念头。

    “千里魔踪。”

    解沧海两指夹着千里魔踪符,向胸口一按。

    符箓融化而开,凝成一层魔光,包裹住解沧海的身体。

    血发男子的眉头紧紧一皱,左手捏着竹简,右手抬了起来,顿时,方圆数百里的海水凝固,全部化为剑形的白色冰晶,剑尖朝上,寒光四射。

    先前还是海水,现在却是一片剑林。

     冰剑的数量,何止千万。

    “啪啪。”

    数之不尽的冰剑,飞了起来,如万剑朝宗一般,全部向解沧海飞去。

    “走。”

    解沧海大吼一声,化为一道光梭,爆发出千倍音速,冲破一层层剑雨,片刻后,便是逃遁到了千里之外。

    千里魔踪符,是解沧海最重要的保命手段,即便遇到大圣级别的敌人,也有一丝逃生的希望。

    毕竟,大圣的速度,也达不到千倍音速。

    “有点本事,要夺回《天魔血斧图》,果然没那么容易。那就还是,先去擒住那个神秘的小家伙。”

    血发男子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随后,驾驭小舟,来到先前张若尘藏身的那座小岛附近。当然,小岛已经沉没。

    他与姜云冲没有太深的交情,只是刚好可以合作一次。

    血发男子不仅想要夺回《天魔血斧图》,也想夺取张若尘身上的十万年古圣药和太一祖石,还想擒住张若尘,拷问出关于灭神十字盾的一些秘密。

    “真是机警,他竟然已经遁走。”

    血发男子自嘲的一笑,忙活了半天,竟是一无所获。

    解沧海受的伤很重,体内的圣气,越来越乱。

    “本圣和血发男子交手的时间,虽然短暂,但是战斗余波何等强横,以神崖先生的精神力强度,必定能够感知到。为何他没有出手,镇压那个血发男子?”解沧海的心中,相当不解。

    他却不知,姜云冲在天绝阁和天绝岛,早就布置了手段,能够蒙蔽神崖先生的感知。

    此刻,姜云冲神崖先生有说有笑,正在相互试探对方。

    “不行,不能回天绝岛……”

    解沧海停下脚步,眼神不停变换。

    那血发男子,肯定会去天绝岛的附近等他。

    恐怕解沧海还没有见到神崖先生等人,就会遭到拦截,以他现在的状态,还有再一次逃走的机会吗?

    解沧海打出一道传讯光符给了神崖先生,随后遁入进海底,全力以赴疗伤。

    当然,他打出的传讯光符,还没有飞进天绝岛,就被一道无形的力量击落,化为齑粉,洒在了海水里面。

    “解沧海受了重伤,现在是除掉他,夺回《天魔血斧图》的最佳时机。”

    张若尘不断施展出空间大挪移,追着解沧海留下的气息,寻觅他的踪迹。

    全盛时期的解沧海,张若尘自然不是对手。但是,凭借青天浮屠塔,张若尘还是有几分信心,拿下受了重伤的解沧海。

    一连施展出九次空间大挪移,张若尘追了近千里。

    突然,解沧海的气息,消失不见。

    寻找了半个时辰,张若尘各种手段都施展出来,依旧一无所获。很显然,解沧海的身上,也有收敛气息和隐藏踪迹的宝物。

    难怪血发男子没有去追他,或许是早就料到这一点。

    张若尘很不甘心,一旦错过今天这个机会,很有可能,解沧海就会将《天魔血斧图》送回黑魔界,昆仑界的无上传承,就真的流失了出去。

     “楚南,前来与我会合。”

    张若尘打出传讯光符,将项楚南唤了回来。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项楚南赶了回来,问道:“大哥,情况有变吗?”

    张若尘摇头,道:“你的千里眼,到底靠不靠谱?”

    项楚南顿时信心十足,拍着胸口保证,道:“我的千里眼,除了不能看到过去和未来,就没有看不到,识不破,视不穿的。这点信心,还是有。”

    “给你一个时辰时间,将解沧海给我找出来。”张若尘道。

    距离攻打东域圣王府的时间越来越近,留给张若尘的时间,已经不多。

    “包在我身上,若是不能将那个老小子找出来,项爷我挖掉这双眼睛。”

    “神通附体,千里望虚。”

    项楚南飞到距离海面千丈的位置,站在一片云团上方,双瞳中爆射出两道光柱,观望四面八方。

    接下来,项楚南和张若尘在一片片区域寻觅,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一个时辰后,项楚南依旧没能找出解沧海。

    项楚南整个人都有些疯狂,因为运用千里眼的时间太久,双瞳开始流血。但是他知道,找出解沧海的重要性,一直在咬牙坚持。

    张若尘的心,不再像先前那么平静,但是,却没有给项楚南施加压力。

    又过去半个时辰,张若尘道:“楚南,算了吧!时间已经来不及,我们先去东域圣王府。”

    “找到了!”

    项楚南疯狂的大笑,指向南边,道:“解沧海正在向金虹大陆的第六城区赶去,第六城区有一座圣王府分府,那里很有可能就是他的目标……”

    说完这话,项楚南双目一闭,笔直向下坠落。

    张若尘接住了他,发现催动千里眼的时间太久,项楚南体内的圣气,已经耗尽。而且,他的眼皮下面,挂着两行鲜血。

    “多谢了兄弟,接下来就交给我。”

    张若尘将项楚南送入进乾坤界,随即,急速飞向第六城区。

    东域圣王府的主城,位于金虹大陆的中心,属于第一城区。

    第六城区的那座圣王府,是距离主城最近的圣王府,与主城呈犄角之势,重要性不言而喻。解沧海重伤未愈,便是赶去那里,必定是有极其重要的任务。

    “难道第六城区的圣王府,有什么特别之处?”

    张若尘赶到圣王府外,发现府中灯火通明,有军士在巡逻,有侍女在小径中行走,一切安然平静,没有发生想象中的屠杀画面。

    “难道解沧海,根本没有来这座圣王府分府?”

    张若尘站在一座水池的边缘,轻轻摸了摸下巴,准备退走,赶去第一城区的东域圣王府主城。

    那里才是今晚的主要战场。

    就在这时,圣王府的深处,传出一股浩荡无边的圣道气息,将府中所有修士都镇压得趴伏在地上。

     “果然有问题。”

    张若尘犹如幽灵一般,小心翼翼的向圣王府深处潜行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