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846章 一法破乾坤
    血战神殿,每隔百年,才会经过重重筛选,选出十位绝顶英杰,培养成猩红天使。

    猩红天使修炼的是血战神殿第一神功《血武战图》,为“太乙神功榜”上的神功宝典之一,修炼者的战力,远超同境界修士。

    而且,血战神殿的猩红天使,必定是有进入真理天域修炼的机会,可以参悟到真理规则。

    正是如此,天臣没有修炼出道域,但是却比很多道域境修士更加强大。

    以血战神殿和张若尘的深仇大怨,天臣见到张若尘,就像是见到杀父仇人一般,杀气瞬间就爆发出来。

    “呼啦。”

    天臣的四只血翼展开,宛如四片血云,能够遮天蔽地。

    四翼扇动,冲向云霄,攻向站在薪火塔顶部的张若尘。

    金虹大陆的修士,全部都能感受到天臣身上,那股威震九霄的圣威。就算知道,张若尘掌控了上古铭纹,但,昆仑界的修士,却依旧十分担忧。

    毕竟,上古铭纹只是激活了很少一部分,未必能够无敌。

    没看见东域圣王府主城的九品阵法,都被这群异界修士攻破?

    在薪火塔的顶部,张若尘俯看下方越来越巨大的四片血云,盯向大曦王,道:“以我现在的修为,的确是惹不起天臣这样的人物。但是,你惹得起,对吧?”

    大曦王一双美丽至极的杏眸,冷视张若尘。

    竟然想要借她的手,对付天臣。若是天臣没死还好,万一天臣死在上古铭纹之下,那么她就真的没有回头路可走。

     天堂界和血战神殿,绝不会放过她。

    天臣,可不是花藏影那种角色,杀一个,就能将血战神殿急得跳脚。

    张若尘平静的与大曦王对视,道:“天臣就要冲破上古铭纹的阻隔攻上来,还不出手?”

    大曦王凝视了张若尘半晌,最终还是打出精神力,操控神核珠。

    “一法破乾坤。”

    天臣的双手,结出指印,随即眉心的神武印记,浮现出来,快速转动。

    “哗——”

    一道血红色的流光,从眉心飞出。

    足有十数种圣道规则,扭缠在血光中,将一层层上古铭纹击穿。

    呆子惊呼一声:“不好,一法破乾坤,是《血武战图》上面的中阶圣术,威力无穷,东域圣城的上古铭纹未必挡得住。天女殿下,我们要不要助张若尘一臂之力?”

    一般来说,施展中阶圣术,修士只能调动单一的圣道规则融入其中。

    比如,施展掌法类中阶圣术,只有和掌道规则结合,才能起到力量增幅作用。

    融入的掌道规则越多,圣术爆发出来的威力越强。

    可是,一法破乾坤,却能融入多种圣道规则,爆发出来的威力,远胜别的中阶圣术。

    天初仙子轻轻摇头,道:“东域圣城的上古铭纹,必定是神灵留下,虽然只是激活了部分,却也不是天臣能够撼动。令我好奇的是,以张若尘的精神力强度,应该催动不了那座塔才对。他是请来了帮手?”

    天初仙子做梦也不会想到,帮助张若尘收拾天堂界派系的人,会是大曦王。

    若是天堂界派系的修士看到这一幕,表情恐怕会非常精彩。

    云层中,一座罡风漩涡,再次凝聚出来,比先前的漩涡更大。

    罡风漩涡和天臣眉心涌出的血红色流光,碰撞在一起,发出一道“轰隆”的巨响,整个天穹都渲染成血红色。

    罡风漩涡挡住了“一法破乾坤”,并且,缓缓压下去。

    “这么强吗?”

    天臣的脸色变得凝重,心知凭借一己之力,多半无法对抗上古铭纹,连忙传音给另外两位道域级别的强者,“一起出手,破开上古铭纹。只有掌控了那座塔,我们才能真正控制东域圣城。”

    另外两位道域强者,不再隐藏身形,从虚空中走出。

    其中一位,身体周围飘浮着上百条白色锁链,形成一个直径千丈的巨大圆球。他站在圆球中心,穿得极其华丽,身上有一股超然的贵气。

    但是,因为有锁链圆球的阻挡,在场任何人都看不清他的真容。

    另一位,气息要稍微弱一些,站在地面,浑身散发出浓密的妖气,隐隐间可以看见,五条白色的尾巴在妖气中飘浮。

    这一次,没等张若尘询问,大曦王便是说道:“是圣泽界的绝岩狐,和魂界的寺寒。”

    “魂界?”张若尘道。

    要知道,大曦王就是魂界的天之骄女,新生一代的领袖。

    当然那位寺寒,绝不是新生一代的修士,比大曦王要高出一两个辈分。

    大曦王想要打消张若尘的疑虑,道:“虽然同是魂界的修士,可是,我与寺寒,并没有什么交集。昆仑界和广寒界的修士,你应该也不是个个都很熟吧?”

    张若尘不置可否的一笑,“最好不要动逃走的心思。”

    为了以防万一,说出这话的时候,张若尘手掌按到大曦王的香肩上,轻轻一拍,将一股火焰圣气,打入进她的体内,侵入进她的圣脉和经脉。

    那股火焰圣气,是由火神拳套的力量,焱神腿中的赤红色铭纹,再加上张若尘自己修炼出来的净灭神火,凝聚而成。

     火焰圣气化为,一只只火焰飞虫。

    飞虫,细小如光点,盘踞在大曦王的各条经脉和圣脉。

    并且,通过经脉和圣脉,火焰飞虫还进入大曦王的气海和圣心。可以说,只要张若尘的念头一动,就能将大曦王焚烧成灰烬。

    就算她逃走,想要炼化体内的火焰飞虫,在她准备炼化的那一刻,火焰飞虫就会发动攻击。即便不死,她的一身修为,也得全部废掉。

    “张若尘,你……太狠了……”大曦王娇躯轻轻颤抖。

    张若尘道:“狠?当初,你使用青烬的圣魂,夺舍我的时候,又何尝不狠?”

    最开始,大曦王还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只要暂时向张若尘妥协,总能找到脱身的机会,说不一定,还能趁张若尘疏忽大意的时候,将他反杀。

    但是,张若尘太小心谨慎,她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反而一步步落入张若尘的算计之中。

    此人绝对是商子烆的大敌,大曦王第一次感觉到,以前低估张若尘,是一个何等巨大的错误。

    ……

    海上。

    神崖先生的脸色,变得难看,心中很是恼怒。

    本来,以他这位阵法地师的种种手段,加上解沧海、绝岩狐等人的力量,要拿下东域圣城,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但事实却是,意外不断。

    姜云冲笑了起来,道:“看来控制上古铭纹的人,乃是我们昆仑界的修士。神崖先生,不如你投靠昆仑界,说不一定,今天还有一条生路。”

    神崖先生轻哼一声:“东域圣王府的主城,足有三位堪比道域境修士的强者,张若尘想要腾出手来对付老夫,得先过他们那一关。而你们,在此之前,就会变成死人。”

    神崖先生十分清楚上古铭纹的威力,凭借天臣、寺寒、绝岩狐三人的力量,只能短暂与其对抗。自有他,才有与上古铭纹对抗的实力。

    所以,必须尽快解决掉姜云冲和慕容叶枫这两个麻烦。

    海上的大战,再次爆发,战得比先前更加激烈,海域变得天翻地覆。

    东域圣王府主城的上空,上古铭纹凝聚成密密麻麻的剑气丝线,交织成网,攻击向天臣、寺寒、绝岩狐三大高手。

    剑气丝线锋利至极,绝岩狐只是轻轻挨到了一根,一条狐尾就被斩断,变得鲜血淋淋。

    天臣穿着一具神遗古器级别的血铠,将一根根剑气丝线撞碎,不断迫近云层上方的张若尘。那具血铠,完全激活之后,似乎是能够成倍的增幅他的战力。

    “区区上古铭纹挡不住本座,张若尘,受死。”天臣长啸一声。

    薪火塔顶的陈琉璃,被天臣的啸声,震得耳膜破碎,双手捂着耳朵,半蹲在地上,脸上露出极度痛苦的神色。

    张若尘取出青天弓和白日箭,一箭射出去。

    “嘭。”

    白日箭撞击在天臣的胸口,迸发出大量火花。

    血铠将白日箭挡住,天臣的身体,只是轻轻晃动了一下,便是箭上的力量,全部都化解。

    “就凭你这点力量,即便本座站在原地,你也奈何不了本……座……”

    突然,天臣的脸色一变,身体笔直向下坠落。

    就在刚才,他体内的力量快速衰竭,一股强烈的虚弱感,传遍全身,令得他难受至极。

     “那只箭……有问题……”

    天臣终于意识到,刚才大意了!

    否则,以他的灵觉,肯定会提前避开白日箭,不会任凭它击在身上。

    白日箭上刻有时间印记,能斩修士的寿元,天臣竟然不闪不避的硬接,只能说他太过自信,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将张若尘放在眼里。

    张若尘瞪了大曦王一眼,道:“再不全力以赴,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将你的圣衣拔光,从这里扔下去?相信无数修士,都会蜂拥过来,争先恐后将你抢走。”

    “无耻。”

    大曦王冷啐了一声。

    不过大曦王也清楚,张若尘现在是真的很着急,胜负生死都在刹那之间,将他逼急,他肯定什么事都做得出去。

    大曦王倒也不敢继续应付了事,全力以赴催动上古铭纹。

    “轰隆。”

    一连有十多只神兽虚影,凝聚出来,冲撞在天臣的身上,将其打得重重坠落在地上。

    遭受这一连串攻击,天臣就算没死,估计也都受了重伤,短时间内,绝对没有再战之力。

    废掉一个,另外两个,也就好对付。

    神兽虚影、罡风旋转、雷电光柱不断落下,将寺寒和绝岩狐打得狼狈不堪。特别是实力稍弱的绝岩狐,五条狐尾几乎全断,妖体变得血肉模糊,很多地方都能看的白森森的骨头。

    绝岩狐感受到死亡威胁,心中恐惧不已,已经在思考逃走的办法。

    不过,就在这时,天边浮现出亮光,七颗星辰显现了出来,散发出强大至极的神威。

    神崖先生站在其中一颗星辰上,急速向薪火塔的方向冲去。

    “太好了,神崖先生终于赶来,张若尘再也不能逞威。”

    “上古铭纹是由神崖先生主持修复,先生必定留下了后手,我倒要看看张若尘会怎么死?”

    天堂界派系的修士,既是大喜过望,又是恨得咬牙切齿,都像看神崖先生,将张若尘碎尸万段。

     张若尘太可恨,处处与他们作对,害得他们损失惨重,不知多少高手陨落在其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