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849章 相见甚欢
    东域圣城一战,落下帷幕,以神崖先生为首的天堂界派系诸圣败逃告终。

    这一战,令得张若尘、姜云冲、慕容叶枫等人,威名大震,在东域修士心中,树立起绝顶强者的风范。

    因为有他们在,让别的大世界的修士,意识到,昆仑界并不是可以随便拿捏的软柿子,也有一些狠角色。

    解沧海和绝岩狐的陨落。

    天臣被擒。

    神崖先生重伤逃走。

    ……

    …………

    如此惊人的战绩,足以震慑住他们。

    东域圣城回归平静。

    在这个敏感的时期,各大世界的圣境修士,集体沉默,全部都不敢轻举妄动。

    东域圣王府。

    张若尘与“东域王”陈胤,相对而坐。

    这个“东域王”,是池瑶女皇封的王爵,代表的是官位。而执掌薪火令的张若尘,则是真正的东域之王,一域的主宰。

    张若尘将遇见陈羽化的整个过程,讲述了出来。

    听完后,陈胤出奇的平静,只是轻叹一声:“在临死时,父亲找到了能够继续执掌薪火令的人,相信他走的时候,必定是欣慰的。”

    “可惜我现在还执掌不了薪火令。”张若尘道。

    张若尘距离精神力五十九阶,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陈胤的眼中,露出一道忧虑的神色。

    周天大阵被神崖先生等人严重破坏,在没有修复之前,根本无法运转起来,保护东域圣城。

    守护东域圣王府主城的九品大阵,也出现损坏。

    如此局势之下,若是无法激活上古铭纹,东域圣城将会相当危险。万一地狱界的修士,来到东域圣城肆意破坏,将是毁灭性的灾难。

    除了地狱界,天堂界、圣泽界、黑魔界……等等大世界的修士,也不得不防。

    他们不可能善罢甘休,肯定会报复。

    姜云冲背着双手,站在窗边,悠然的道:“张若尘,你若是信得过姜某,姜某可以暂时帮你执掌薪火令。”

    “阁主的精神力,达到了五十九阶?”张若尘道。

    姜云冲转过身来,笑道:“我的精神力,虽然没有那么强,但是有人的精神力,却达到了那么层次。”

    “姻若。”

    暗紫色的戒法魂瓶,出现到姜云冲的手中。

    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从瓶中飞出,她的身体,呈半透明,浑身沐浴着光雨。

    “噼啪。”

    张若尘调动精神力,从虚空中抓来一把雷电,向姻若打了过去。

    姻若微微含笑,伸出一根纤柔的玉指,在半空画出一个圆圈。圆圈疾速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攻击过来的雷电吞噬得干干净净。?张若尘点了点头,相信了她拥有五十九阶的精神力强度,问道:“她是何人?”

    “姻若。”

    姜云冲虚握姻若那只半透明的光手,有些淡淡的惆怅,道:“当年,我们是一起进入沉睡状态,可惜我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姻若的躯体,被人盗走了,至今也没有找到。或许,在数万年前,就已经毁掉。”

    要知道,修士主要是将精神力,储存在圣心。

    而姻若,只是一道圣魂,却堪比五十九阶的精神力圣王。若是,她的肉身还在,圣心苏醒,精神力得强到何等程度?

    对于姜云冲,张若尘了解太少,说不上信任。

    但是,通过先前那一战,张若尘看得出,姜云冲是真的拼死都在保护东域圣城。要说他是异界修士,张若尘还真有些不信。

    张若尘的心中,还有一点疑虑,问道:“《天魔血斧图》的那位神秘卖家,到底是什么人?”

     “此人自称叫做夏问心,至于他的身份,我也不太清楚。”

    姜云冲继续道:“两天前,他携带《天魔血斧图》来到天绝阁,希望寄存拍卖。当时,我收到消息,神崖先生、解沧海等人想要灭掉东域圣王府,掌控东域圣城。”

    “于是,就与他做了一场交易,利用他去对付解沧海。”

    “他知道被利用,但是,却接受了我开出的条件。此人,在乎的是利益和结果,并不在乎过程。”

    “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是昆仑界的修士。”

    张若尘问道:“为什么?”

    “昆仑界的修士,怎么可能将六大奇书之一的《天魔石刻》拿出来拍卖?难道不怕被整个昆仑界的修士咒骂?”姜云冲道。

    张若尘道:“你不是说,他是一个只在乎利益和结果的人,难道会在乎别人骂他?”

    “呃……”

    姜云冲微微一怔,随即,伸出手指摸了摸下巴。

    姻若掩嘴一笑,她可是很少看到,姜云冲被问得哑口无言的模样。

    “不过,我倒是相信你的猜测,此人应该不是昆仑界的修士。”张若尘道。

    姜云冲问得:“此话怎讲?”

    “还记得先前的拍卖会?解沧海拿出了三株十万年古圣药,外加一块能够炼制至尊圣器的太一祖石,可是,他却选择了我拿出来的灭神十字盾。”

    “灭神十字盾的确是一件宝物,但是,就连我都不知道,它的品级高低。夏问心为何直接就选中了它?”

    “除非……他认识灭神十字盾,对它相当了解。”

    张若尘的双目,深深的一凝。

    灭神十字盾是不死血族十大部族之一齐天部族的至宝,夏问心如此看重它,还真是一件玩味的事。

     经过深思熟虑,张若尘将薪火令暂时交给了姜云冲。

    如今的东域圣城,必须要由上古铭纹来守护,张若尘不得不这么做。

    慕容叶枫回来了,与张若尘会面,两人远远的对视,随后皆是一笑。

    八百年过去,慕容叶枫早已不是曾经那个青涩的“小叶子”,看起来三十来岁的模样,身形雄武,嘴角和下巴都冒着浅浅的胡须,经过不知多少鲜血的洗礼,已经脱变成一个成熟的男子。

    上一次,在无顶山,两人远远见过一次。

    但是,因为池瑶的出现,张若尘不得不跟随月神一起离开昆仑界,远走天庭。

    所以,这一次,才是他们二人八百年后,真正意义上的会面。

    张若尘的心中感触万千,双目都有些湿润,道:“小叶子,你真的没有让我失望,现在别说是大将风采,都能封侯、封王了!”

    慕容叶枫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八百年前,自己说出的豪言壮语:“终究有一天,我要成为圣明中央帝国的第一战将。大将出征那日,你来给我壮行。”

    “殿下。”

    慕容叶枫的双目有些发红,但是嘴里,却发出了笑声。

    张若尘看到慕容叶枫的双臂,变成了白骨,衣袖上全是圣血,连忙取出一罐圣明之泉,扔给了他。

     “我就不与殿下客气了!”

    慕容叶枫一把抓住木罐,仰头倒灌,喝了起来。

    顷刻间,喝下半罐。

    张若尘有些无语,笑骂道:“你以为是酒吗?那是生命之泉,何等珍贵,喝下数滴就能让你白骨生肉,你居然喝了半罐。”

    “无所谓,喝完又到殿下那里取便是。”慕容叶枫笑道。

    生命之泉是疗伤珍品,慕容叶枫双臂上的血肉,很快就生长出来,恢复如初。

    “可惜,让神崖先生等人逃走了,后患无穷。”慕容叶枫的神情,变得肃然。

    张若尘道:“一位地师,哪有那么容易杀?大圣都未必做得到。”

    慕容叶枫道:“话虽如此,但是神崖先生受了重伤,现在是除掉他的最佳时间。否则,等到他伤势恢复过来,必定会疯狂报复。到时候,被动的就是我们。殿下,不如你请圣书才女,使用天下棋台,将神崖先生的位置找出来,我去斩他。”

    “你怎么知道,我能请动圣书才女?”张若尘道。

    慕容叶枫笑了一声:“殿下和圣书才女的深厚情义,天下皆知,有什么好隐瞒?”

    张若尘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得不说,慕容叶枫说得有道理,现在的确是除掉神崖先生的最佳时机。

    他不得不拉下脸,刻出一道传讯光符,再次求助圣书才女。

    与此同时,张若尘又刻下光符,传讯给远在云武郡国的真妙小道人,让它赶来东域圣城。

    神崖先生虽然逃走,但是,他的九杆阵旗和七颗神座星球,却遗落在了东域圣城,被张若尘收取。

     真妙小道人对阵法的研究很深,若是能够掌控九杆阵旗,或者是七颗神座星球,必定实力大增。

    慕容叶枫问道:“殿下准备如何处置天臣?”

    天臣是血战神殿的猩红天使,战力比一般的道域境修士都要强大,绝对是天堂界在昆仑界的顶级人物。

    目前,张若尘将他,囚禁在乾坤界。

    “这样一位强者,被我们擒住,天堂界怎么可能不闻不问?等吧,相信很快就会有人前来,与我谈条件。”张若尘笑道。

    “哗——”

    圣书才女的光符,飞到张若尘的手中。

    “这么快就回复了殿下,看来殿下在才女心中的地位不低啊!哈哈!”慕容叶枫笑道。

    张若尘瞪了他一眼,随即,查看光符上的内容。

    “怎么说,她同意帮我们吗?”慕容叶枫问道。

     张若尘道:“目前中央皇城的局势相当紧张,她正游走各方,稳定各大世界的修士。就算要帮我们,最快也要等到数日之后。”

    慕容叶枫点了点头,能够理解圣书才女的艰难处境,道:“神崖先生没有生命之泉,他的伤势,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痊愈。数日时间,我们还是等得起。”

    “正好趁这几天时间,将修为提升到八步圣王境界。”张若尘道。

    慕容叶枫微微一惊,有些愕然的道:“几天时间,突破一个境界?”

    要知道,当初慕容叶枫从七步圣王境界,修炼到八步圣王境界,可是整整花费了六十年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