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916章 局势严峻
    功德值兑换大殿变得无比安静,落针可闻,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张若尘身上,时空好似在这一刻静止。

    “才三十五亿点功德值,和前面相比,差距真大。”

    张若尘微微叹息摇头,并不满足现在的功德值。

    天庭界圣王功德榜,一共有十八万三千六百七十三人,四大主宰世界加百强世界,占了大半,其他世界鲜有人能够上榜。

    比如广寒界,在张若尘之前,便仅仅只有一人上榜,且排名不算多靠前,而那已经是倾尽广寒界之力。。

    以张若尘如今所拥有的功德值,还只能排在万名以后,距离圣王功德榜第一,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圣王功德榜前一万名乃是一道坎,想迈过去很不容易,功德值往往许多达到四五十亿点。

    按照功德神殿的规矩,但凡能够进入圣王功德榜前一万名,都能得到巨大好处,可得到大量功德之气洗礼肉身和圣魂。

    若能进入前一千名、一百名乃至前十名,好处会更大,任谁都难以抗拒。

    其实很多在圣王功德榜上排名靠前之人,早就可以突破至大圣境,却一直压制修为。

    原因无外乎有三个,一则是想去渡真理之海第十层海域,获取无上机缘;二则是可以在功德战场发挥大作用,乃是天庭界主导功德战场的重要底牌;三则是功德神殿会给予极大好处,那种好处是一般人根本无法想象的。

    可惜的是,想进入圣王功德榜前列,实在是太难。

    张若尘所认识的真理神殿十大神传弟子之一的聂湘子,一百多年前,便已经是大圣之下最顶尖的强者,积攒海量功德值,也仅仅只是排在圣王功德榜的第九十三位,堪堪挤进前一百。

    那些排名前列的,大多都是大势力倾尽所有力量,专门推上去。

    真要靠个人,几乎没什么希望冲到最前面去。

    就像张若尘此次一下子得到三十五亿点功德值,也是很多人合力的结果,那般多不死血族,并非他一人所杀。

    “张若尘,你真的将围攻冥王剑冢的不死血族大军全灭了吗?”

    一名女性修士开口询问道。

    听到这道声音,张若尘不由回过神来,转身道:“难道不应该吗?你们都去功德战场,昆仑界本土不也得需要人守护吗?我这人胆子小,不敢去功德战场,就只能守在昆仑界本土,等地狱界修士送上门来。”

    闻言,很多人不禁露出极为尴尬的表情,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先前他们都在嘲讽张若尘是懦夫,不敢去功德战场。

    现在张若尘说出这番话来,无疑就是在回应他们。

    灭掉不死血族数十万大军,如果这都算懦夫,那他们又算什么呢?

    “据说不死血族这次出动五名神子,七名帝子帝女,还邀请冥族的冥仙相助,你真的把他们全灭了?”刚才提问的女修士再度问道。

    很显然,她了解很多内情,连冥仙和血屠神子都知道。

    也正因如此,她才感到难以置信。

    凭张若尘和镇狱古族,如何能够对付如此多绝顶强者?

    不说其他人,单单一个血屠神子,感觉就足够攻破剑冢。

    还有那冥仙,阵法和诅咒都很可怕,亦是有着覆灭剑冢之能力。

    张若尘微微一笑,道:“既然你消息如此灵通,这些事情,又何必来问我呢?”

    目光转动,张若尘看向大曦王,笑道:“潋曦仙子,好久不见,仙子风采依旧,让我甚是想念,上次仙子走得太匆忙,却是将这件无影天衣落下了,现在物归原主。”

    说话间,他手中出现一件泛着幽光的透明宝衣,缓缓向大曦王飞去。

    大曦王伸手接住无影天衣,眼神微微一愣,显然是没想到张若尘会来这样一出。

    一旁,商子烆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背在背后的一只手不由握紧。

    而这时,张若尘将目光转过来,眼中显露出一抹十分挑衅的笑意。

    下一刻,他再度笑着对大曦王道:“潋曦仙子,欢迎随时来东域做客,让我一尽地主之谊,带你领略东域风光;我还有事,就不陪仙子了。”

    说罢,张若尘向大曦王投去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即转身离开。

    “唰。”

    许多人都将目光投向大曦王,眼中满是异样之色。

    据他们所知,张若尘与商子烆势同水火,大曦王也应该与张若尘是敌对关系才对。

    可听刚才张若尘话里的意思,他分明是与大曦王关系不一般,这无疑是显得很古怪。

    “神女殿下,你和张若尘之间……”寺寒面露疑惑之色。

    大曦王反应过来,瞪了寺寒一眼,冷冷道:“我与张若尘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你看不出他是在挑拨离间吗?”

    寺寒连闭上嘴巴,不敢再说什么。

    其实他心中也有着疑问,上次他从张若尘手中很轻松便救走大曦王,张若尘根本不曾出手拦截,且他发现当时大曦王身上并未被下任何禁制,最起码大曦王精神力是可以运用的。

    以他对张若尘的了解,张若尘杀伐果断,从不会怜香惜玉,为何会对大曦王区别对待?

    难道说,大曦王与张若尘之间,真的有些什么?

    “子烆,你应该不会相信张若尘的话吧?”大曦王看向商子烆。

    商子烆面露微笑,道:“当然不会,张若尘那点小伎俩,我又岂会看不透?”

    只是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眼中不着痕迹闪过几缕异光,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子烆兄,要不要趁此机会干掉张若尘?”寺寒阴沉着脸,小声对商子烆说道。

    商子烆还未说话,大曦王已经开口阻止,道:“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张若尘能够灭掉不死血族数十万大军,肯定掌握着某些厉害底牌,贸然出手,我们很可能会吃大亏。”

    “他有底牌,我们就没有吗?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正是最好下手的机会,只要他离开功德总驿站,我们就能以雷霆之势,将他斩杀。”寺寒丝毫不以为意道。

    哪怕在知道张若尘可能全灭不死血族数十万大军后,他仍旧是没有太将张若尘放在眼中,觉得可以将张若尘吃定。

    “你太小看张若尘了,他远比你想象中更难对付。”大曦王摇头道。

    寺寒皱起眉头,沉声道:“神女殿下,你总是帮张若尘说话,难道你和他之间真有什么关系?”

    “放肆,你敢如此怀疑我,张若尘乃是子烆的敌人,也就是我的敌人,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大曦王冷声呵斥道。

    若非寺寒乃是魂界顶尖强者,有着极大背景,她绝不会让其再有机会开口说话。

    商子烆适时开口,道:“好了,无须动怒,寺寒也只是不想浪费大好机会罢了;不过,现在的确无需着急对张若尘下手,我和他之间,早晚会有一战,我会让他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任谁都能感觉得到,他身上有一股无匹的气势,对自身实力,无比自信。

    深深看了一眼张若尘远去的背影,商子烆转身向功德值兑换大殿外走去。

    他要继续去功德战场斩杀地狱界修士,积攒功德值,超越张若尘。

    无论如何,他都绝不能落在张若尘后面。

    大曦王亦是在凝视张若尘的背影,眼神颇为复杂,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非常不好。

    她必须得想办法从张若尘手中取回几件重要之物,尤其是关乎她后续修炼的神秘魂玉,不将其夺回,她将无法突破至大圣境。

    若非如此,她又何须受制于张若尘?

    看到商子烆等人离开,那些聚拢起来想看热闹之人,也都纷纷散开。

    他们这次还真是看到热闹了,只是与他们预料的有所不同。

    摆脱商子烆等人,张若尘来到功德宝物兑换处。

    这里并没有工作人员,需自助兑换功德宝物。

    功德宝物极为珍贵,每一件都需要海量功德值才能兑换得到。

    “功德金丹、功德战器、功德灵物……,种类还真多,都是好东西。”看着关于功德宝物的各种介绍,张若尘不由生出一些感慨。

    功德金丹乃是以功德之气炼制而成的丹药,有着很多种,功效各异,有的可以提升修为,有的可以提升体质,有的能够增长寿元,等等,每一颗都价值连城,且根本无处能买到。

    功德战器则是以功德之气铸造而成的战器,威力强大,比如商子烆曾经所用的功德神印,便是一件强大的功德战器。

    至于功德灵物,则是一些辅助之物,比如凌飞羽得到的功德洗剑髓,便属于这一类,能够用来洗炼剑魂,作用非凡。

    “一小瓶功德洗剑髓,竟然需要一千万点功德值兑换,还真是够昂贵的。”看着功德宝物对应的功德值,张若尘不禁有些暗暗咋舌。

    功德洗剑髓属于消耗品,一个剑修真要想将自身剑魂洗炼到极强状态,需要消耗的量不会少。

    功德值来之不易,不能随便挥霍。

    经过仔细思考,张若尘选择兑换了一些功德宝物,不光是他本身用,还有给身边众人的。

    守卫剑冢,大家都出了力,换取来的功德值,兑换成功德宝物,他自然不会独自占有。

    “听说了吗?北域仙机山封印进一步破裂,大批死族涌入昆仑界,所过之处,生机绝灭,很多城池都已经变成死城。”

    “你的消息太滞后,就在三天前,星宿教被死族围攻,伤亡惨重,不过,星宿教也是够狠,动用驭星术,灭到大批死族,让死族不得不选择撤退;仅此一战,星宿教元气大伤,已经是宣布封闭山门。”

    “星宿教作为昆仑界七大古教之一,底蕴深厚,竟如此轻易就被打残,死族还真是可怕。”

    “我也听说一个消息,就在昨天,裴雨田孤身一人杀入一座死族占据的城池,将那座城池打得沉陷,不知有多少死族被灭杀;有人看到裴雨田全身是血,掉下一座山崖,生死不知。”

    “南域有修罗族出现,与昆仑界中央第一帝国的大军爆发惨烈大战,朝廷的斗战天王陨落,杀尽王遭受重创;火族被攻破,险些遭遇灭顶之灾。”

    “东域情况更糟,尸族和鬼族攻势凶猛,那边的功德战场,早已是化作一片炼狱,很多厉害人物都将性命丢在那边,多位顶尖六阶鬼王和顶尖尸王,已经进入昆仑界,建立据点,一步步推进,简直要将东域化作一片阴土。”

    “不过,前两天池瑶女皇的战器——滴血剑出现,一剑寒光耀九州,斩杀修罗族两位神子,杀得修罗族节节败退,让朝廷大军得以稳住阵脚。”

    “昆仑界如今的局面是越来越复杂,天庭界与地狱界皆有很多厉害角色到来,感觉昆仑界恐怕真的是在劫难逃。”

    …………

    正当张若尘兑换功德宝物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些议论之声。

    听到这些消息,张若尘表情不禁变得凝重起来。

    昆仑界情况太糟糕,地狱界和天庭界都想将昆仑界瓜分掉,想要渡过劫难,生存下去,实在是太难。

    如果能多给昆仑界一些准备时间,等到昆仑界完全复苏,大批强者诞生,处境也不至于如此艰难。

    “看来的确得尽快赶往仙机山,北域情况太复杂,去得太晚,接天神木树干说不得就会落入他人之手。”张若尘心中暗暗想道。

    将所有功德宝物收起,张若尘并未继续在功德总驿站耽搁,当即沿路返回。

    如他所料,有人跟在了后面,但却并非是商子烆等人,倒是让他有些失望。

    如果商子烆等人敢跟来,他定会让他们有来无回。

    至于其他人跟着过来,多半是为探查情况。

    只要这些人不来招惹他,他也懒得与他们一般见识。

    剑墓宫中,张若尘第一时间将众人召集起来,将兑换而来的各种功德宝物分配下去。

    他并未厚此薄彼,豹烈、纪梵心、项楚南、慕容月等人皆有,就连罗乙都有份,且每件功德宝物都是有针对的。

    另外,镇狱古族也分到一部分功德宝物,只是因为他们人数太多,也就没法做到人人有份,由史乾坤去进行分配。

    “师叔,我们俩不能跟你去北域,师尊交代我们去大地神殿,有些重要事情要办。”大司空开口道。

    张若尘知道,大地神殿殿主被称为活菩萨,想来是与佛门有着一些关系,因陀罗大师让大司空和二司空前往大地神殿,定有深意。

    “殿下,属下也想回一趟慕容世家,去帮老祖宗。”慕容月亦是开口道。

    豹烈这时候也开口道:“小师弟,我打算去一趟中域,调查几位师兄弟的情况,你如果需要我,随时给我传讯,我会以最快速度赶到你身边。”

    “张若尘,贫道没啥事儿,可以跟着你去北域。”真妙小道人嘿嘿笑道。

    可张若尘却摇头,道:“不,你得留在这里,虽然不死血族暂时被打退,但我想他们不会轻易死心,所以我希望你留在这边帮助镇狱古族,修复中古神纹,防备不死血族再次攻打。”

    “你们到处跑,把贫道留在这儿做苦力。”真妙小道人撇嘴,显然有些不乐意。

    沈家家主沈嘉站出来,笑道:“还请前辈留下相助镇狱古族,我愿将《星斗图》交给前辈参悟。”

    “《星斗图》,好东西,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诚意,贫道就暂时留下帮你们。”

    真妙小道人双眼放光,立刻改变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