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956章 唯快不破
    (上一章,关于混元剑的描述有一些错误,已经修改。实在是时间太久,记混淆了!汗!)

    ……

    看着树干内的“蓝色星空“,很多人都不禁感到头皮发麻,不敢继续停留,当即以最快速度退出虚空间。

    只是接天神木的诱惑实在太大,以至于即便明知很危险,可还是有不少人不愿退出去,想富贵险中求。

    那些退出虚空间之人,都很克制,并未厮杀到一起,尽皆留意着虚空间内的情况。

    虚空间内,双方人马各自施展手段,慢慢向接天神木树干靠近。

    “哧哧。”

    古怪声音响起,一片蓝色火光从接天神木树干中飞出,星星点点,看上去格外漂亮。

    如般若所说的那般,噬神虫的确是不受虚空间影响,飞行速度极快,与天庭界和死族两方人马蜗牛般的移动速度,形成鲜明对比。

    “砰。”

    源魔神子强势出手,魔枪刺出,将一只拳头大小的噬神虫刺穿。

    同为命运神殿弟子,源魔神子却是并未掌握般若奴役噬神虫的那种手段,只能出手将噬神虫杀死。

    在场两百多位强者中,最轻松的当属张若尘、纪梵心和般若。张若尘只需将乾坤界开启,噬神虫在感知到接天神木新苗气息后,便会自行钻进乾坤界。

    纪梵心和般若则是掌握着控制噬神虫的秘术,只要不是那种脸盆大小的噬神虫,都不会有什么威胁。

    张若尘并未刻意去收取噬神虫,进入虚空间的人太多,对他收取接天神木树干,无疑会造成极大阻碍。

    让噬神虫帮忙清理掉一些,无疑会对他更有利。

    接天神木属于昆仑界,无论是天庭界修士,还是死族修士,都属于外来者,想要夺取接天神木,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啊。”

    凄厉惨叫声响起,天庭界一位强者遭到噬神虫攻击,顷刻化为一团灰烬。

    紧随其后,两名死族强者,亦是遭劫,飞灰湮灭。

    一时间,双方强者均是变得慌乱起来,不少人都后悔起来,恨不得立刻退出虚空间。

    他们在虚空间行动困难,而噬神虫奇快无比,在这种环境下,即便实力很强,仍旧很容易遭到噬神虫攻击。

    眨眼之间,双方已经有超过十名强者殒命,连接天境强者都死掉两个。

    那两名接天境强者,都是被同一只噬神虫咬死,那是一只脸盆大小的噬神虫,生命力和防御力均是强大无比,临道境强者出手,都难以将之杀死。

    此刻,这只脸盆大小的噬神虫又盯上另一位接天境强者,似乎其专挑顶尖强者下手。

    张若尘的目光一直留意着这只最大的噬神虫的动向,乐得看其去攻击天庭界和死族的强者,但此刻,他却是想出手阻止。

    因为这只噬神虫现在盯上的人是风无形,此人乃是风岩的堂兄,他却是不能见死不救。

    风无形自知不是这只噬神虫的对手,连忙将一块古符激发,形成一道坚韧护罩,将自身牢牢守护起来。

    与此同时,他全力发动攻击,想要将噬神虫击退,毕竟古符也无法守护他太长时间。

    这只脸盆大小的噬神虫,比风无形预料的更加可怕,古符形成的护罩,仅仅只坚持了片刻,就被咬破。

    “啊。”

    风无形发出一声惨叫,手臂被噬神虫咬到。

    “噗。”

    张若尘在这个时候靠近过来,挥动沉渊古剑,将风无形被咬的手臂齐根斩断。

    幸好他出剑及时,只差一点,蓝色火焰就要延伸到风无形肩膀位置。

    出剑的同时,张若尘开启乾坤界,释放出丝丝接天神木新苗的气息。

    和之前那些噬神虫一样,这只噬神虫亦是受到吸引,很是迫不及待的主动钻入乾坤界中。

    “多谢道友出手相救。”风无形十分感激道。

    他很清楚,张若尘是专门过来救他,这份情谊,已是记在心中。

    张若尘道:“不用客气,风岩和我是结拜兄弟,这都是应该的,不过我还是要劝风兄一句,最好快些离开,莫要继续留在虚空间内。”

    “我正有此打算,张兄弟,你多加小心。”风无形点头道。

    暗地里,风无形传音道:“张兄弟,小心赤狐王。”

    留下这句话,风无形不再耽搁,当即向外退去,现在还未深入虚空间,退出去并不是太麻烦。

    “小心赤狐王?”张若尘露出异色,不禁向赤狐王看了过去。

    他与赤狐王并无什么交集,彼此间似乎也并无任何仇怨,为何风无形要他小心赤狐王?

    但既然风无形如此提醒,其中必有缘由,他还真得提防着赤狐王一些。

    耗费一些时间,从接天神木树干中飞出的千余只噬神虫,除了被张若尘收走百余只,其他的尽皆被天庭界和死族的强者杀死。

    待得这场战斗结束,有着上百人做出和风无形相同的选择,以最快速度退出虚空间。

    如此一来,虚空间内就只剩下七十多人,仍旧是对接天神木不死心。

    在接下来前进的过程中,双方强者又遭遇到两群噬神虫的攻击,每一群都有上千只。

    虽说留下的都是顶尖强者,可仍旧难以避免伤亡。

    在快要接近接天神木时,总共只剩下五十七人,天庭界一方二十六人,死族一方三十一人,死族相对占据着一些优势。

    张若尘扫了一眼在场之人,死族不用说,都是敌人,而天庭界这边,似乎也有不少敌人存在。

    黑魔界的四人,幽神殿六绝中的二绝,加上赤狐王,一共七人。

    如果可以,他还真想在这里,把所有敌人一网打尽。

    正想着,张若尘忽然察觉到身上有一样东西出现异动,不由连将之取出,不是别物,正是时空秘典。

    “这是……”

    张若尘心中一动,明显察觉到有一股奇异力量,融入到了时空秘典中。

    顿时,他发现时空秘典出现了一些变化,似乎能够与虚空间相契合。

    不由得,张若尘仔细体会起时空秘典的变化。

    毫无疑问,这股奇异力量,应该是须弥圣僧所留,或许只有时空秘典才能够容纳。

    “看来这便是昔日被砍断的接天神木树干,早已枯死,但树干中仍旧蕴藏着海量神木之气和神木规则,价值无量。”

    立身在接天神木树干之前,所有人都显得很激动。

    源魔神子挥动魔枪,无比霸道道:“不想死的,立刻滚出去。”

    “最好滚快点,不然就全部留下,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赤星神子冷声道。

    他们其实很想全灭天庭界一方的强者,但这明显不容易,所以,只能想办法让天庭界一方的强者退走,省得费手脚。

    毕竟真要打起来,他们即便能胜,怕也是需要付出不小代价,说不得连神子、神女,都要搭进去一两个。

    碧云海冷笑,道:“想霸占接天神木,你们有那个能耐吗?谁生谁死,真正战过才知道。”

    “碧云海,你不过是歧阳的手下败将,有何资格在此大言不惭?”琞枯神子嗤笑道。

    闻言,碧云海的眼神顿时浮现一道杀机,道:“歧阳是很强,但你又算什么东西?有胆量,现在便与我战一场。”

    “怕你不成。”

    琞枯神子身上散发出浓烈杀意,手中血斧表面浮现道道血色铭文,迸发出的凌厉锋芒,简直要将虚空间劈开。

    “哼。”

    碧云海发出一道重重的冷哼声,将圣气源源不断注入天蓝色葫芦中。

    被人如此挑衅,如果他都不出手,那还有什么颜面可言?

    “杀。”

    琞枯神子暴喝一声,挥动血斧,向碧云海劈砍而去。

    与此同时,碧云海亦是动了,无所畏惧的迎上去。

    虚空间限制极大,却是需要相距不远,才能厮杀到一起。要不然,即便动用至尊圣器,攻击范围,也会十分有限。

    琞枯神子与碧苍海以最快速度碰撞到一起,动用圣术和圣器,展开激烈对决。

    在这里无法借助外力,连圣器威力都会受到限制,所能依靠的,完全是自身的力量,他们两人无疑都是对自身力量十分自信。

    “看来只能先打一场,才能决定接天神木的归属,诸位,这个时候务必要同心协力,等击败死族,我等可以共享接天神木,总之,绝不能让接天神木落入死族手中。”轩辕裂空朗声道。

    闻言,天庭界一方众强者,无人提出异议来。

    眼下这种情况,似乎也只能如此。

    真要各自为政,只怕是谁也别想得到接天神木,他们还可能会被死族各个击破。

    只是死族一方人数要多一些,这场战斗,明显对天庭界一方不利。

    顷刻间,大战爆发,所有人都无法置身事外。

    火奴体外凝聚出一颗颗森白火球,冰冷刺骨,径直扑向张若尘。

    在外面时,他不是张若尘对手,完全被张若尘压着打,但那是因为张若尘借助了外力,现在在虚空间内,他有十足把握,可以将张若尘镇压,完成源魔神子所下达的命令。

    “嗯?”

    察觉到威胁气息靠近,张若尘不禁回过神来,将心神从时空秘典中抽出。

    “死。”

    火奴低吼,将凝聚出的十几颗森白火球打出,封锁张若尘所有退路。

    如此近距离,以虚空间的特殊环境,他相信,张若尘绝对没有办法避开。

    只要承受他这一击,张若尘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

    “唰。”

    张若尘刹那之间,将身体横移出去,避开所有森白火球。

    “怎么可能?”

    火奴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这可是在虚空间中,任谁行动速度都极为缓慢,张若尘的速度怎么可能变得如此快?

    就在火奴愣神的瞬间,张若尘极速出现在其近前,沉渊古剑直刺其眉心。

    成千上万道时间印记浮现,如繁星点点,将火奴笼罩。

    火奴虽然反应极快,可在这一刻,时间却像是静止了,让他根本来不及抵挡。

    “噗。“

    沉渊古剑无坚不摧,直接刺穿头盔,刺入火奴的眉心之中。

    凌厉剑意爆发,冲入火奴体内,以摧枯拉朽之势,瞬间将火奴的圣魂破灭。

    火奴瞪大眼睛,眼神慢慢黯淡下去。

    他本以为可以在虚空间镇压张若尘,却没想到,才刚一交手,他便死在张若尘剑下,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