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1970章 神魔鼠的爹
    “唰。“

    凌飞羽握住飞回的焚天剑,指向洪远通四人,强大杀意释放而出。

    “凌飞羽,你可知,你已经铸下大错,将会为神教招来灭顶灾祸,难道你还想继续错下去?“洪远通大喝道。

    凌飞羽眼中泛起可怕杀机,目光投向洪远通,道:“洪远通,事到如今,你竟然还不知悔改,是觉得我不敢杀你吗?“

    “悔改?我何错之有?如今昆仑界风雨飘摇,随时都有可能倾覆,我一心为神教,与幽神殿交好,即便将来昆仑界不复存在,神教仍旧能够得到幽神殿的扶持,此乃石教主所定之大计,你敢质疑石教主?”洪远通振振有词道。

    有着石千绝做靠山,他还真不相信凌飞羽敢把他怎么样,所以即便事情败露了,他仍旧底气很足,无惧与凌飞羽对抗。

    凌飞羽眼神越发冰冷,道:“你敢拿石千绝来压我?别说是你,就算是石千绝,敢做背叛神教的事情,我也照样杀之。”

    闻言,洪远通不由自主向后倒退了一步,色厉内荏道:“凌飞羽,你想做什么?想让神教分崩离析吗?”

    “哗啦。”

    凌飞羽出剑,快如闪电。

    一道剑光闪过,洪远通还未反应过来,便已是身首分离。

    “凌飞羽,你竟敢……”

    洪远通眼睛瞪得极大,心中充满不甘。

    至死,他都不敢相信,凌飞羽居然真的敢杀他。

    “砰。”

    洪远通的头颅掉落在地,目光黯淡,已然是身死魂灭。

    修为同样是规则大天地,真实实力,洪远通却是不及凌飞羽十分之一,而其修炼的时间,却要比凌飞羽长千年。

    眼见洪远通死在凌飞羽剑下,剩下的三位魔教圣王,不禁肝胆剧颤,心神蒙上一层死亡阴影。

    扑通一声,三人直接跪在凌飞羽面前,求饶道:“凌宫主饶命,我们是利益熏心,受了洪远通的蒙蔽,请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一定将功赎罪,以后一切都听从凌宫主你的命令,绝不敢再有二心。”

    他们那里还会看不清楚状况,凌飞羽这次是动了真怒,把谁搬出来都无用,不求饶,就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倒是很想逃,可没看到幽神殿三位道域境强者和洪远通都被凌飞羽干净利落击杀吗?而且还有张若尘在一旁,他们如何能逃脱?

    凌飞羽并未理睬三人的求饶,身上的杀气极盛,道:“神教容不得吃里扒外的叛徒,你们敢背叛神教,就该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说罢,凌飞羽便想出剑击杀三人。

    张若尘凭空出现在凌飞羽身边,出手阻拦道:“如今昆仑界大敌当前,杀掉他们,未免有些可惜,不如让他们去功德战场,击杀地狱界修士,将功补过。“

    闻言,跪在地上的三名强者连忙道:“我们愿意去功德战场杀敌,请凌宫主给我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只要能有机会先保住性命,别说是去功德战场,就算是去更加凶险的地方,他们也会争抢着去。

    凌飞羽将目光转向张若尘,凝视片刻,随即收敛强烈杀意,冷声道:“我就给你们一次机会,带上你们的人,即刻赶往功德战场,与地狱界大军对抗,扬神教之威,谁若是敢怠慢,那便休怪我剑下无情。”

    “是,是,是。”

    三人如蒙大赦,连声应道。

    向张若尘投去一道感激的目光,三人没敢耽搁,以最快速度退出魔帝圣殿,生怕凌飞羽突然改变主意。

    早知会弄成现在这般模样,他们还真不该听洪远通的怂恿。

    如果选择极力对抗幽神殿,等到凌飞羽归来,那便是大功一件,何至于弄得被迫去功德战场厮杀。

    功德战场凶险万分,他们这一去,说不得就没机会再回无顶山。

    当然,现在这样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若非张若尘开口,他们现在都已经成为凌飞羽的剑下亡魂。

    所以,说起来,他们还真得感谢张若尘。

    就在当日,三位地位尊崇的魔教长老带领数百魔教圣境以上修为的强者,离开无顶山,径直赶往中域的功德战场。

    与此同时,凌飞羽和张若尘来到拜月魔教关押囚徒的寒冰地牢。

    那些支持凌飞羽,不愿与洪远通等人同流合污的魔教强者,都被关押在此。

    寒冰地牢极为古老,谁也不知道究竟存在了多长时间,幽深无比,越往下,便越是冰寒刺骨。

    传说之中,寒冰地牢的最底层,即便是大圣,都不敢在其中待太长时间,抵挡不住其中的冰寒气息。

    一路往下,凌飞羽释放出许多被囚禁的魔教强者。

    好在这些强者都是刚被关押起来,洪远通都还没来得及对他们下手,所以他们都安然无恙。

    也幸好是这样,要不然,凌飞羽绝不会手下留情,会将所有叛徒一并灭杀。

    刚进入寒气极重的一层,张若尘便在一座囚牢中看到一个熟人。

    “齐师姐,好久不见。”

    张若尘笑道。

    囚牢中的不是别人,正是昔日他在两仪宗相识的齐霏雨,本身乃是拜月魔教圣女宫的一位圣女。

    当初张若尘为木灵希打上无顶山,还曾见过齐霏雨,一晃多年过去,齐霏雨如今也已是圣王境强者,在拜月魔教中的地位很高。

    说起来,当初拜月魔教一分为二,齐家上下是选择跟随石千绝,唯独齐霏雨选择跟随淩修,准确说是跟随凌飞羽。

    正因如此,凌飞羽才对齐霏雨十分照顾,让其能够这般快修炼到圣王境,圣女宫的许多事务,几乎都交给齐霏雨处理。

    现在,齐家的顶尖强者,都已经被发配去功德战场,齐霏雨又成了唯一的例外。

    看到张若尘,齐霏雨不禁有些惊讶,随即起身向凌飞羽欠身行了一礼,道:“参见宫主。”

    凌飞羽微微点头,挥手间将囚牢门打开。

    “宫主,你平安回来,神教终于不用落入洪远通那阴险小人手中。”齐霏雨道。

    凌飞羽道:“洪远通通敌叛教,我已经将他斩杀,所有参与此事的圣者和圣王,也都已经发配去功德战场,所以你无需担心什么。”

    闻言,齐霏雨先是一惊,随即露出笑容,道:“宫主英明。”

    无须细说,齐霏雨也已经猜出,神教能够渡过这一劫,定然与张若尘有极大关系。

    凌飞羽出手,解开齐霏雨身上的封禁,继而道:“你先出去,稳定神教局势,避免神教人心惶惶。”

    “是,宫主。”

    齐霏雨当即应道。

    对着张若尘微微点头,齐霏雨快速闪掠而出。

    “嗯?”

    猛然间,张若尘眼中闪过一道异光,察觉到一些东西。

    “唰。”

    张若尘化作一道流光,掠入一旁的通道之中。

    见状,凌飞羽不免有些诧异,连忙跟了上去。

    通道尽头,张若尘停下,这里也有着一间囚牢,且囚牢中也有着一个熟人。

    被囚禁在这间囚牢中的不是别人,正是拜月魔教三十六护宫兽将排在第一的首鼠,也即是神魔鼠。

    当初神魔鼠不可一世,却偏偏遇到小黑这个克星,只得乖乖听话,负责在拜月魔教中保护木灵希。

    此刻,在囚牢中,除了神魔鼠,还有另外一人存在。

    正是因为感知到此人的存在,张若尘才会立刻赶过来。

    此人身材矮瘦,长得尖嘴猴腮,嘴里露出两颗泛黄的大板牙,一双眼睛小得就像绿豆,看上去别提有多猥琐,与神魔鼠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苏醒者。”

    张若尘心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

    见过姜云冲和洪天机,他对于苏醒者的气息,可谓是越发熟悉。

    神魔鼠目光转动,看向张若尘,顿时露出惊喜之色:“尘爷,你是来救我的吗?”

    “我还以为你已经跑了呢,没想到居然也被囚禁在寒冰地牢中。”张若尘笑道。

    以他对神魔鼠的了解,这家伙最是滑溜,有什么事情,溜得可说是比谁都快,硬气与其是完全不沾边,所以理论上来说,神魔鼠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神魔鼠一瞪眼,有些气急败坏道:“要不是那些家伙太阴险,居然偷袭我,要不然鼠爷哪会被他们抓住?“

    一转头,神魔鼠看向刚出现的凌飞羽,顿时露出笑容:“凌宫主,看到你没事就太好了,洪远通那老小子居然说你已经被幽神殿抓走,千万不能饶了他。“

    “放心,洪远通已经死在我的剑下,你身边这位是?”凌飞羽将目光投向与神魔鼠极为相似的中年男子。

    神魔鼠嘿嘿一笑,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老爹。”

    闻言,张若尘和凌飞羽均是露出诧异表情。

    神魔鼠乃是拜月魔教在数十年前,从一座中古遗迹中挖掘出来,乃是单独的,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老爹来?

    尤其他们俩都看出,这个和神魔鼠极为相似的中年男子,修为极高,给人一种深不可测之感。

    “敢问前辈如何称呼?与神教有何渊源?”凌飞羽颇为严肃的问道。

    之所以如此问,是因为在此之前,她根本不曾见过这名中年男子,甚至不曾听说过有其存在,不确定其是否属于神教成员。

    中年男子和神魔鼠一个德性,十分猥琐的嘿嘿笑道:“你可以叫老夫噬灵王,在十万年前,老夫便已经身在神教,你说老夫与神教有何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