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2033章 血魔再现
    不管怎样,得知燕离人无事,且已修炼到大圣境界,总是一件高兴的事情。

    “第二梯度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里隐藏着什么秘密?”

    现在蚩临渊落单,无疑是张若尘逼问各种事情的最佳时机。

    蚩临渊心中很是无奈,他现在是完全无法脱身,又不能对张若尘出手,当然,即便真动起手来,他恐怕也不会是张若尘的对手,只能是自讨苦吃。

    “怎么?你是真想吃点苦头吗?”张若尘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蚩临渊不禁心颤,连忙道:“第二梯度的秘密,其实我知道的并不多,听师尊说,这里极为辽阔,足以比得上中域九州中的一州之地,很可能是由一座残破的世界演化而来。”

    “在这片世界中,即便是师尊,也有一些地方,不敢贸然踏足进去,比如早前囚禁师伯的那片血域。”

    闻言,张若尘心中微微一动,第二梯度明显比他预料的更加神秘,很可能涉及到了一些禁忌的东西。

    “血后当初被打下无尽深渊,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死去,整整过去八百年,血后究竟在图谋些什么?”木灵希低语道。

    血后明明那般强大,且又充满野心,却选择蛰伏于无尽深渊,着实是很古怪。

    尤其到了后面,昆仑界的九帝三后,逐渐销声匿迹,如果血后选择在这个时候出世,或许连池瑶女皇,都抵挡不住,那样不正好能够满足其称霸昆仑界的野心吗?

    听到木灵希的低语声,张若尘的心中也不禁浮现出一些疑问,但这些事情,恐怕唯有血后本身才能给出答案。

    孔兰攸声音清冷道:“外面那些血兽是怎么回事?培养那般多血兽的目的是什么?”

    从进入第二梯度,孔兰攸便是很在意此事,因为血兽的数量太多,且其中不乏强大的存在。

    如果这些血兽全部释放出去,恐怕整个中域,都将会有大麻烦。

    “血兽都是师尊以秘法蕴养出来的,拥有部分不死血族的特性,至于师尊的目的,那便不是我所能知晓。”蚩临渊道。

    他虽是血后所收的弟子,可知道的事情,其实十分有限,他也不敢随便开口询问,反正血后让他做什么,他便乖乖去做。

    曾经,张若尘一度以为,无尽深渊中跑出的那些血兽,乃是普通蛮兽沾染了血后留下的血气,变异而成。

    现在听到蚩临渊的回答,张若尘终于明白,事情果然不是那么简单,一切的关键,还是在血后身上。

    此刻,张若尘所想到的,不仅仅是那些血兽,还有心魔邱怡池和上官阙身上所发生的古怪变化。

    当初莫忧谷一战,张若尘曾亲眼看到邱怡池背后长出四对血红色羽翼,与不死血族的肉翼极为相似,且拥有着惊人的生命力,要不然,那一战,邱怡池早已被他击杀。

    而上官阙亦是如此,一位精神力圣王,肉身理应是极为脆弱,不会拥有太强的恢复能力,可偏偏其胸膛炸开,却能快速修复,与不死血族无异。

    张若尘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然出手,一掌拍在蚩临渊的身上。

    蚩临渊并未因此受伤,但其身上却发生了惊人的变化,背后有着血气喷发,四对血红色的羽翼瞬间张开。

    果然,如张若尘所猜测的那般,蚩临渊的情况,与邱怡池一般无二。

    木灵希和孔兰攸均是不由露出讶色,如此变化,当真是诡异。而且,蚩临渊背上的血红色羽翼上,竟是散发出不死血族的气息。

    “你和邱怡池也接受了秘法的洗礼?”张若尘淡淡问道。

    蚩临渊没想到自身的秘密,竟会被张若尘发现,只得回答道:“的确如此。”

    “这种洗礼对你们有什么影响?会如不死血族一般,对鲜血充满渴望吗?”

    张若尘沉声问道。

    蚩临渊收起血红色羽翼,眼中浮现崇敬之色,道:“师尊的秘法玄妙无比,经过洗礼,让我们的肉身发生翻天覆地的脱变,拥有媲美不死血族的强大生命力,却又不会像不死血族那般,总是渴望吸食鲜血;当然,如果愿意,我们也可以通过吸食鲜血来变强。”

    听到这话,张若尘的心顿时一动,掀起惊涛骇浪,血后竟然掌握着如此秘法,其究竟想要做什么?

    表面上,张若尘仍旧显得很平静,古井不波,也没有再继续追问这件事情。

    与血后有关的秘密,恐怕蚩临渊是没办法为他解答的,问也是白问。

    “如果此事传出去,只怕是会有许多人都想接受秘法洗礼,尤其是那些邪道和魔道修士。”木灵希有些凝重道。

    不死血族的肉身和生命力强大,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不知多少修士都羡慕不已,渴望能够拥有。

    尤其还无需对鲜血产生依耐性,这无疑是更加诱人。

    张若尘点头,事实的确如此,看蚩临渊此刻的状态便知道,其完全是自愿,而非是受到强迫。

    心中快速闪过许多念头,张若尘再次看向蚩临渊,道:“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曾在第一梯度,看到一个血色骷髅头,疑似与血魔有关,你可知道它的情况?”

    “此事,我曾听师尊提过,血魔的确来到了第二梯度,如今似乎是在一处秘地中,具体的,我便不知道了。”蚩临渊微微思索道。

    张若尘若有所思,很是随意的一挥手,笼罩住房间的空间领域,便是消失无踪,而蚩临渊也得以重新恢复行动能力。

    “你可以走了!”

    蚩临渊暗自松了一口气,道:“太子殿下好好休息,有事吩咐一声便是。”

    说罢,蚩临渊没有迟疑,立刻便是退了出去,生怕张若尘反悔。

    “接下来,该怎么办?”木灵希将目光投向张若尘。

    张若尘背负着双手,走到窗台边上,仰望充斥着浓郁血煞之气的天穹,低语道:“既来之,则安之,无尽深渊第二梯度充满了神秘,我想探查一番,另外,我发现这里有着一种奇异力量,对淬炼肉身的帮助极大,在这里修炼一段时间,倒也不错。”

    “也不知姑姑是否会让我们走出这片宫阙?”孔兰攸微微皱起眉头。

    如果血后要将他们软禁起来,想探索第二梯度的秘密,无疑便只能搁浅。所以,他们来到无尽深渊,其实是十分冒险,不确定是否还能从这里离开。

    张若尘眼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道:“我想做什么,何须经过她的同意。”

    不管怎样,张若尘、木灵希和孔兰攸暂时是在这里住了下来。

    血后显得十分殷勤,每天都会来看张若尘数次,给张若尘送来天阶圣丹、元会圣药,甚至还有大圣级蛮兽的肉烹饪的食物,等等。

    可以说,天庭那些深受神灵喜爱的神子、神女,才有可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可惜,无论血后做什么,张若尘始终没有表现出丝毫亲近之意,很难得与其说上一句话。

    眨眼间,十天过去。

    花园中,张若尘静静盘坐在一块大青石之上,动用体内的十条血灵脉,汲取着天地间游离的奇异力量。

    十天来,除了偶尔与木灵希、孔兰攸说说话,其他时间,张若尘基本都在修炼。

    他的肉身已经极为强横,早早便达到大圣之下的层次,想要再有所提升,难度可谓是极大。

    但在吸收第二梯度存在的奇异力量后,张若尘发现,他的肉身强度,竟是有着颇为明显的提升。

    有如此好处,张若尘自是不会放过。

    “呼。”

    张若尘深深呼出一口浊气,双眼睁开,从修炼状态中退了出来。

    “差不多已经到极限,再继续吸收这片天地充斥的奇异力量,也难以再有明显的效果。”张若尘微微有些叹息。

    不过,总的来说,他的收获不小,仅凭此,他便可说是不虚此行。

    “尘儿,累了吧,母后用十万年玉灵精髓,给你做了能够蕴养圣魂的琼浆,你尝尝看。”

    就在这时,血后的声音突然响起。

    对于血后这种不请自来的行为,这些天下来,张若尘已经是习惯了。

    张若尘站起身来,自大青石上跃下,淡淡的看了血后一眼,道:“你不用白费这些心思,我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

    血后的动作一滞,继而缓缓将递出的糕点盘放下,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目光注视张若尘,血后温和问道:“尘儿,你想问什么?”

    张若尘道:“你与冥王是什么关系?”

    听到这个问题,血后的脸色不禁微微发生一些变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看来你已经见过冥王,他对你说了什么?”

    “冥王说你是他的妹妹。”张若尘目不转睛的盯着血后。

    血后并未回避张若尘的目光,微微点头,道:“不错,冥王的确是我的兄长,我们都来自地狱界,是不死血族一位神的子嗣,只不过,我与冥王都是庶出,并不是很受重视,这才被送入昆仑界中。”

    张若尘虽然已经猜到事情是这样,可当听到血后亲口说出,心中仍旧不免生出一些波澜,不死血族那位神灵还真是厉害,送入昆仑界的两个子嗣,都将昆仑界搅得天翻地覆。

    将心绪平复,张若尘再度问道:“你为何要让上官阙盗走我上一世的尸身?”

    无疑,第二个问题,才是张若尘最为在意的。

    血后那般费尽心思,让上官阙去做这件事情,其中必有特殊的原因。

    似是早就知道张若尘会问这个问题,血后微微一笑,道:“母后带你去个地方,你就会明白。”

    “姑姑,你要带表哥去何处?”

    孔兰攸的声音响起。

    张若尘转过头,顿时看到木灵希和孔兰攸从一旁走来。

    血后看了二人一眼,道:“你们也都不是外人,一起吧。”

    说罢,血后一挥手,一道血光出现,将张若尘三人一并包裹住,继而带着三人从花园中消失无踪。

    再出现时,已经是在一个幽暗的山洞前。

    这个山洞位于一座巍峨雄壮的大山脚下,抬头望去,可以看到山体上有着古怪的暗红色火焰燃烧着。

    “轰隆隆。”

    山巅之上有着恐怖的雷霆闪电存在,散发出强烈的毁灭气机,完全是一副灭世的景象。

     

    一眼望去,穿过密集的雷霆闪电,隐隐能够看到一头庞然大物,盘踞于山巅之上,似神魔俯瞰世间。

    不知为何,来到这里后,木灵希体内的冰凰血脉巨震,仿佛受到了某种力量的牵引。

    “那是什么?“木灵希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目光紧紧盯着山巅那模糊的庞然大物。

    血后亦是抬起头来,淡淡道:“那是一头殒落的血凰,整座山都被血凰的血液浸透,使得这座山生机绝灭,山上的血焰,早已不知燃烧了多少年。”

    “怎么会有神境的血凰殒落于此?”张若尘喃喃自语道。

    哪怕有着血后的庇护,张若尘仍旧能够感受到可怕的神威,由此可以想象,这头血凰生前,必定强大无比。

    在昆仑界的历史上,凤凰一族极为强大,与神龙一族齐名,诞生过多尊神灵,只是年代太过久远,早已被人遗忘。

    血后道:“无尽深渊第二梯度,有着太多神秘,哪怕是我,也并未能够完全掌握,这其中涉及到诸多禁忌,你们现在还太弱小,知道得太多,并无什么好处。”

    说话间,血后迈步向着幽暗的山洞中走去。

    张若尘转头看向木灵希,伸手将其纤纤玉手握住,轻声道:“不要想那么多,有我在,什么事都不会有。”

    “嗯。”

    木灵希点头,将目光从山巅的庞然大物身上移开。

    一头修炼成神的血凰,不知何故殒落于此,着实是对她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看了一眼前方的血后,张若尘三人不由快步跟了上去。

    像这种地方,如果不是有血后带着,他们根本就无法靠近,这不禁让他们都很好奇山洞中隐藏的秘密。

    从外面看,山洞内幽暗无比,可真正进入其中,就会发现,其内有着点点荧光存在,将黑暗驱散。

    山洞十分深邃,兜兜转转,走了许久,也未能走到尽头。

    “血后,这才不到一个月,你怎么又来此地了?”

    黑暗中,一道极为浑厚深沉的声音响起。

    张若尘的目光转动,最终锁定在一道从黑暗中走出的高大身影上。

    此人身高超过两米,比蚩临渊都要高半个头,身形更是极为魁梧,身上的肌肉隆起,犹如一条条虬龙盘踞。

    其袒露着上身,面容刚毅,眉宇间透出一股无匹的霸气,让人不禁心生畏惧。

    “如此强的九步圣王。”张若尘暗暗有些心惊。

    他能够感受得出来,眼前的魁梧男子,修为是九步圣王临道境,只差一步,便能达到大圣境,体内蕴藏着极其可怕的力量,皮肤表面流转着数以千万记的圣道规则,似一拳就能将星辰打碎。

    在张若尘所接触过的九步圣王中,没有几人能够与此人相媲美,更别说超越。

    血后淡淡看了魁梧男子一眼,身上散发出丝丝可怕的威压,漠然道:“血魔,本后的事情,何时轮到你来过问?”

    “嘿嘿,随口问问而已,何必动怒。他们三个是谁?我记得,你似乎从不带人来这里。”血魔讪笑道。

    张若尘眼中浮现一抹异色,不禁仔细的打量起魁梧男子来,之前他还曾问过蚩临渊关于血魔的事情,没想到这般快就与其相见。

    又一个本该早已死去的人,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很多事情,越发显得扑所迷离。

    ……

    总算是把今天这章写了出来。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