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2041章 赌战
    眼见张若尘准备对藤谷等人下杀手,黑魔界的一众强者,也不禁将目光投向墨聖,等待其做出最终的决定。

    哪怕是以黑魔界的底蕴,若然一次性折损数百位圣王,其中还包括五位顶尖的九步圣王,也足以感到肉痛。

    墨聖的眼神变得无比凌厉,敢当着他的面,如此羞辱黑魔界的强者,哪怕是以他的淡漠性格,也不免被激怒。

    这么多年来,张若尘还是第一个敢这般威胁他的人。

    此刻,张若尘的目光亦是十分凌厉,毫不畏惧的与墨聖对视。

    无形之中,两人的意念剧烈碰撞在一起,穿透无垠虚空,进入到一个奇异的白色空间之中。

    两道意念显得很是朦胧,犹如两团混沌之气,疯狂进行着碰撞,都想将对方击溃。

    “嘭。”

    连续碰撞十几次后,两道意念同时炸开。

    “嗡。”

    空间出现剧烈的震动,道道涟漪扩散开来。

    一时间,血神教和黑魔界的强者,均是受到到极强的冲击,不由纷纷向后倒退。

    “这是……”

    双方的强者均是露出惊色,不知道张若尘和墨聖究竟做了什么。

    张若尘的身体轻轻颤动了一下,嘴角却是在此刻微微上扬,脸上露出一抹别样的笑意。

    墨聖巍然不动,但其眼神却是微微一凝。

    短暂的意念交锋,让墨聖终于是正视起张若尘来。

    对于自身实力,他有着绝对的自信,有十足把握可以击败张若尘,但想要留下张若尘,恐怕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此子成长的速度,着实可怕。”墨聖心中暗道。

    继续放任张若尘这般成长下去,恐怕大圣之下,将鲜有人能够制衡。

    当然,张若尘的实力,达到如今这等层次,想要继续往上提升,已经是极为困难,甚至有可能一直卡在这一层次。

    这种情况,可谓是再平常不过。

    心念转动,墨聖目光紧紧注视着张若尘,低沉道:“好,张若尘,本座答应与你对赌,倒要看看,你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这才是黑魔界领袖,该有的气魄。”张若尘露出笑容,将脚从藤谷的肩膀上放下。

    卓古等人心中均是有些丝丝诧异,不明白墨聖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

    以墨聖的冷酷无情,应该是不太会在意藤谷等人的死活的,为达目的,一些牺牲在所难免。

    张若尘一挥手,一道幽暗的魔光出现,化作一块数丈高的黑色石碑。

    石碑一出现,便是立刻释放出恐怖的魔道气息,浩荡的魔气弥漫,在上空凝聚出厚重的黑云,几乎要将天穹压塌。

    “天魔石刻。”

    一时间,所有黑魔界的修士,均是露出激动之色。

    尤其是卓古,此刻更是目光精光,眼神显得无比炙热,简直忍不住想要出手抢夺。

    石碑上,刻的是一位身着战甲的盖世魔王,手持一杆魔枪,一枪将一座大世界洞穿,其高大无比,大世界在其面前,也显得十分渺小。

    如此画面,当真是震撼人心,让人不禁深思,在那无比遥远的岁月,是否真有这样一位盖世无敌的魔王?

    “天魔霸枪图。”

    卓古舔了舔嘴唇,眼神变得越发炙热。

    他所修炼的便是天魔霸枪图,且成就极高,同样境界,在黑魔界的历史上,都鲜有人能及。

    但卓古却并未就此满足,他隐隐感到自己的魔功并不圆满,究其原因,定然与他只是参悟拓印图有关。

    若能得到天魔霸枪图的真迹,他的魔功必然能够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层次,届时,超越墨聖,成为黑魔界大圣之下第一强者,都并非是没有可能。

    此次,卓古之所以专程赶来血神教,正是因为探听到消息,天魔霸枪图很有可能存在于血神教中。

    现在看来,他这一趟倒真的是没白来。

    张若尘将手放在天魔石刻之上,淡笑道:“我们血神教有着四幅《天魔石刻》,你们手中又掌握着几幅?”

    “四幅?应该不止吧,解沧海当初竞拍所得的天魔血斧图,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在你的身上。”墨聖淡淡道。

    张若尘道:“或许吧,还是先说说你们掌握了几幅《天魔石刻》。”

    “正好,我这里也有五幅《天魔石刻》。”

    墨聖一翻手,一块数丈高的石碑,凭空出现。

    在这块石碑之上,镌刻着一头凶戾的贪狼,栩栩如生,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从石碑上跃出。

    贪狼狂啸,将一片星海摧毁,无数星辰都支离破碎,似末日来临。

    “天魔贪狼图。”

    张若尘低语,眼中泛起道道异光。

    他倒是不信墨聖所说的话,以黑魔界的力量,在昆仑界搜寻这般长时间,收集到的《天魔石刻》,绝不会仅仅只有五幅。

    在很久以前,三十六幅《天魔石刻》,便是分散开来,黑市、血神教、拜月魔教等势力均有收藏。

    张若尘记得,就连圣明的国库之中,都曾收藏有两幅《天魔石刻》,只是后来却不知下落。

    《天魔石刻》意义重大,乃是昆仑界的六大奇书之一,每一幅都蕴含着精妙绝伦的传承,使得昆仑界的魔道不衰。

    不仅如此,其本身更是强大的战器,只要修炼相对应的魔功,便能发挥出强绝的威能。

    张若尘心中很清楚,想要将黑魔界收集到的《天魔石刻》,全部夺过来,是很不现实的。

    所以,他现在所想的便是,能夺一幅,算一幅,能够破坏黑魔界的计划,总是一件让人很开心的事。

    心中快速闪过诸多念头,张若尘道:“既如此,那我们便对赌五场,规则很简单,双方派出修为相当之人,各携带一幅《天魔石刻》,无论以何种手段,只要能够将对方的《天魔石刻》夺取,便算取胜,若你们赢了,我还会附加释放一些俘虏,如何?”

    “便依你所说,不过,本座倒是想知道,你张若尘是否会出手?”墨聖道。

    张若尘的目光扫过一众黑魔界强者,轻笑道:“我若出手,同在道域境,你们黑魔界何人能做我的对手?”

    听到这话,黑魔界一方的道域境强者,都不禁露出怒色,他们还从没被人如此轻视过。

    恼怒之余,这些强者也冷静了下来,虽然张若尘这话很狂,但事实似乎的确如此,张若尘所创造的那些惊人战绩,他们中并无人能够做到。

    “不如由本座来做你的对手,如何?”墨聖忽然轻语道。

    此话一出,所修黑魔界修士,都不禁露出惊讶之色,感到十分意外。

    墨聖可是他们黑魔界圣王境的最强者,古往今来,在同境界,都鲜有人能及。

    在所有黑魔界修士看来,张若尘虽强,却也还远没有让墨聖亲自出手的资格。

    张若尘凝视了墨聖片刻,随即大笑道:“好,我也想看看黑魔界领袖,是否真有传言中的那般强大。”

    “不过,你却必须拿出两幅《天魔石刻》,来作为筹码,不然,我倒是更愿意与同境界的人战斗。”

    闻言,墨聖的眼睛微眯,稍作沉思,随即道:“本座答应你,快些开始吧。”

    “为了保证赌战的公平,我们双方的人马,都要退得足够远,为进行赌战之人,提供开阔的战场,第一战,我会派遣一名道域境强者出战。”张若尘道。

    墨聖只是微微点头,却是并未说什么。

    身形一动,墨聖骑乘到血瞳魔狼的背上,极速远去。

    见状,一众黑魔界修士均是没有迟疑,立刻紧跟上去。

    而看到黑魔界的人马退去,血神教这边很多人都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他们这边强者太少,真要硬拼起来,无疑是很吃亏。

    “小师弟,你真要与墨聖交手?我能够感知得到,此人体内蕴藏着极其恐怖的力量,远胜于我。”罗辰沉声道。

    他本身实力极强,能够进入大圣之下第三层次,对于力量的感知,远胜于其他人。

    听罗辰这么一说,其他人不由得也都露出担忧之色,觉得张若尘此次实在太过冒险。

    张若尘微微一笑,道:“墨聖的确很强,但也并非完全不可抗衡,放心,我不会做完全没有把握的事情,现在倒是需要确定一下出手之人,除我之外,还需要四人。”

    此次赌战,非同小可,人选必须要慎重。

    “小师弟,让我出手,早就看那群魔崽子不顺眼了。”豹烈第一个报名。

    金禹微微摇头,道:“五师弟,你出手恐怕不行,撇开墨聖,同样是临道境,对方起码有三人比你强,就算是我,也没有太大把握。”

    “那怎么办?”豹烈顿时急了。

    他很想在这个时候,为张若尘分忧,但同样也害怕会输了赌战,让黑魔界夺走《天魔石刻》。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由我去打斗阵。”

    木灵希突然开口,将沉默打破。

    紧接着,寒雪亦是道:“师尊,我也要出手。”

    寒雪从阴间归来时,修为尚且只是规则大天地,借助日晷,闭关十年,其修为已是顺利突破至道域境。

    但就修为而言,寒雪已经是不比张若尘差多少。

    张若尘的目光扫过木灵希和寒雪,在她们的眼中,看到坚定决然之色,知晓已经无法再改变她们的心意。

    不由得,张若尘点头道:“好吧,算上你们俩,至于剩下的两个人选,就定四师兄和小黑。”

    “嗯。”罗辰毫不迟疑的应道。

    而小黑则是将头转向一旁,一脸不乐意,道:“开什么玩笑,居然想让本皇去与那些魔崽子厮杀,本皇是什么身份?他们哪有资格与本皇交手?”

    “难道你就不想找黑魔界的人出气?还是说你根本就不在乎《天魔石刻》落入他们的手中?”张若尘反问道。

    闻言,小黑不由狠狠瞪了张若尘一眼,道:“本皇是那种人吗?不就是对付黑魔界的小辈吗?本皇出手便是,但你怎么确保我们这边的《天魔石刻》,不被对方夺走?”

    一翻手,张若尘取出一个卷轴来,道:“这是空间传送卷轴,如果实在不敌对手,便利用其遁走,能将黑魔界收集到的《天魔石刻》赢过来,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可若是输了,也绝不能将我们这边的《天魔石刻》,拱手送人。”

    “你这是一早就想好耍赖了啊,不错,很有本皇的风范。”小黑顿时嘿嘿笑了起来。

    对此,张若尘一点也不感到脸红,对付黑魔界,无须太过讲究。

    而看到张若尘拿出空间传送卷轴,众人不由都放下心来。

    这东西不但是能够保住《天魔石刻》,关键是能够确保出手之人的安全,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将空间传送卷轴和一幅《天魔石刻》,交给木灵希,张若尘认真道:“千万要小心,不要勉强,我不想看到你受半点伤害。”

    “放心吧,我一定会带一幅《天魔石刻》回来。”木灵希十分自信道。

    说罢,木灵希快速闪掠而出,出现在一座高耸入云的雪山之上。

    这座雪山距离血神教和黑魔界新据点,各有三千里,处于中间位置,双方强者都很难出手进行干预。

    木灵希立身于雪山之巅,衣袂飘飞,遥望黑魔界一方,朗声道:“何人与我一战?“

    “墨聖师兄,第一战,便由我出手吧。”

    当即,萧无常站出来说道。

    因为得到天魔拔刀图真迹的缘故,萧无常已经隐隐是黑魔界道域境的第一人。

    墨聖微微点头:“嗯,不要丢黑魔界的脸。”

    倒也无需墨聖拿出《天魔石刻》,萧无常直接將自身所拥有的那一块取了出来。

    对他而言,这不仅仅是筹码,也是他的一大底牌。

    此时,左厉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木灵希身侧悬浮的黑色石碑,眼中充满了渴望。

    那块黑色石碑上,镌刻的乃是一头魔蛟出海,掀起惊涛骇浪,要将一座世界淹没,画面极为震撼。

    “萧师弟,一定要将那块《天魔石刻》抢回来,师兄我必有厚报。”左厉颤声道。

    天魔狂蛟图的真迹,正是他魂牵梦萦之物。

    萧无常伸出一只手来,轻轻触摸着天魔拔刀图,嘴角不由微微上扬,道:“左师兄放心便是,不用太久,我就会将那天魔狂蛟图带回来。”

    说罢,萧无常不再耽搁,整个人化作一道凌厉的刀芒,直冲木灵希所在的雪山而去。

    第一场赌战,即将拉开序幕。

    无论是血神教,还是黑魔界,双方均是翘首以待。

    与此同时,在血神教附近,越来越多修士汇聚而来。

    实在是血神教这边弄出的动静极大,还有之前墨聖在功德分驿站现身,根本就不可能不惊动他人。

    当然,这些修士都只是远远观望,并未打算插手血神教与黑魔界的争斗。

    张若尘和墨聖都不好惹,还是不要冒然去趟浑水的好。

    “黑魔界怎么突然转性了?竟会愿意拿《天魔石刻》作为筹码,与血神教进行一对一的赌战,直接杀进血神教不是更好吗?”

    “血神教怎么说也是神灵创建的势力,哪怕早已衰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谁敢说血神教就没有点什么厉害的底牌?黑魔界自然也会有所忌惮。”

    “相比之下,其实这种赌战,黑魔界应该更容易夺取到《天魔石刻》,毕竟血神教那点底蕴,如何与黑魔界比?”

    “恐怕没那么简单,你什么时候见张若尘吃过亏?看着吧,接下来的赌战,应该会很有意思。”

    ……

    读者为《万古神帝》写的第三首歌,已经制作出来。大家可以关注小鱼的微xin公主-号“feitianyu5”,或者自己搜索“飞天鱼”,添加关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