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2100章 一线生机
    时隔十万年,神灵战斗所留下的神力,不但未曾消散,反而凝聚成了一头头可怕的怪物,恒古之道当真是玄妙莫测,无愧拥有“恒古”二字。

    “原来这个最大的坑洞中,并非没有神力结晶,而是都变成了强大的怪物,只有将它们杀死,才能变回本来的面目。”张若尘心中暗道。

    在时空秘典形成的多元空间内,静静的悬浮着一块人头大小的晶石,正是击杀那头空间怪物所留。

    如张若尘所想的那般,中心区域这个坑洞内,神力结晶的数量,确实最多,但想要得到的难度却极大。

    而眼下,他所想的不是如何去获得大量的神力结晶,而是要如何脱身。

    上百头怪物,便等于是上百尊修炼了恒古之道的不朽大圣,换做任何一名圣王境强者前来,恐怕都会感到心颤。

    当然,这些怪物,并不能和真正的大圣相比。

    毕竟能够修成大圣的生灵,个个都是惊才绝艳之辈,心性、智慧、圣术、道,都不是这些怪物可以比拟。

    “怎么会有如此多怪物?”

    千星天女眼中满是不安之色,不由自主的向张若尘靠近。

    身周的每一头怪物,都让她感受到极大的威胁,有再多的底牌,都未必能够抵挡住。

    张若尘的表情,亦是变得很凝重,出现如此情况,完全是他不曾预料到的。

    他们现在身处于极深的地底,不能飞行,不能进行空间挪移,当真是有一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感觉。

    如果出现的怪物,只有三五头,张若尘倒是有把握对付,可现在是多出了几十倍,百拁境的大圣,估计都得退避三舍。

    微微沉思,张若尘将目光投向一条最为幽暗的通道,他刚才注意到,其他通道都有怪物冲出,唯独这条通道没有。

    不过,涌入这条通道中的各种神力,数量却是最为庞大,神力几乎化作了一条有形的河流。

    “凡事皆有一线生机,或许……”张若尘心中猛然一动。

    “吼。”

    就在这时,上百头神力怪物齐齐咆哮,释放出无比狂暴的气息,要将一切都毁灭。

    一时间,空间风暴、时间印记、黑暗潮汐和本源神光同时出现,目标锁定在张若尘和千星天女的身上。

    见状,千星天女难以保持古井无波的心境,心乱如麻。

    反观张若尘,越是危险,却越是镇定,瞬间催动时空秘典,全力构造多元空间,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构造出来的多元空间,是为了笼罩自身。

    当然,千星天女亦是被笼罩了进来,免于被神力怪物攻击。

    “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待在这里,我们都只有死路一条,必须去一个没有神力怪物的地方。”张若尘正色道。

    千星天女摇头道:“这里根本就是神力怪物的巢穴,除非我们能够去到地面上,否则,根本就躲避不开。”

    “那条通道中,并无神力怪物出现,闯过去,或许能有一条活路。”张若尘将手指向那条最为幽深的通道。

    闻言,千星天女不由将目光投了过去,以本源神目进行窥探。

    不多时,千星天女便是看出了这条通道的一些不同寻常之处,低声道:“你说的或许是对的,但我们距离那条通道,足有七百丈远,这些神力怪物,恐怕不会轻易放我们过去。”

    “试过才知道。”张若尘眼中闪过一道坚毅的目光。

    说话间,他已是在调动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施展出各种强大的时间手段和空间手段。

    千星天女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实在很难明白,为何在这种绝境中,他还能如此镇定、自信,没有一丝慌乱和畏惧,能够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这种气质的人,无形中会给人一种安全感,让她微微失神了一瞬。

    定了定神,千星天女亦是催动本源珠,释放出玄妙的本源神光,加持在层层多元空间之上,使得多元空间的构造,更为紧密。

    情况太过凶险,唯有与张若尘联手,方才能有活下来的希望。

    张若尘和千星天女自然不会一直呆在原地,任由神力怪物攻击,多元空间在不断改变着构造,使得二人的位置得以改变,一点点向着那条幽深的通道靠近。

    谁也不知道过去的结果是什么,但事到如今,已经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唯有冒险一试。

    “轰。”

    受到怪物的攻击,多元空间纷纷被撕裂开来。

    所幸,有着圣气的支撑,多元空间能够自行修复。

    可这并非是长久之计,空间膜壁修复的速度,明显赶不上怪物破坏的速度。

    一头形似神蟒的空间怪物,尾巴尖锐如神枪,猛然刺出。

    “砰。”

    层层空间膜壁破碎开来,宛如玻璃一般,显得极为脆弱。

    “铛。”

    空间怪物的尾巴,刺在张若尘的胸口之上。

    火神铠甲抵挡住了怪物尾巴所携带的可怕劲力,但一道凌厉的空间之力,却透过火神铠甲,直接轰击在张若尘的肉身之上。

    张若尘闷哼一声,嘴角当即溢出丝丝鲜血来。

    强忍着胸口的疼痛,张若尘快速调动空间规则,以强大的空间力量,凝聚出一道绝世锋芒。

    “咔嚓。”

    受到绝世锋芒的斩击,怪物的尾巴应声而断。

    “哗啦。”

    不待张若尘松口气,另一只神力怪物也突破了多元空间,一只利爪抓摄而来。

    张若尘刹那转身,尽所能的调动体内圣气,一掌拍击而出。

    伴随着高亢的龙吟之声,一条浑身被火焰包裹的巨龙飞出,与怪物的利爪碰撞在一起。

    “嘭。”

    火焰巨龙与怪物利爪同时爆碎开来,可一道可怕的黑暗之力,却是瞬间侵入张若尘的手掌之中。

    张若尘的大部分力量,都用来催动时空秘典,加上仓促应对,吃亏是在所难免。

    这股黑暗之力极为难缠,张若尘即便动用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也只能暂时将其压制住,而无法立刻驱除。

    作为时空掌控者,张若尘无惧时间和空间的攻击,但面对本源和黑暗的攻击,却不免十分头疼。

    与此同时,千星天女也遭到了怪物的攻击,以本源珠抵挡住大部分力量,可还是受了不轻的伤。

    无论是修为,还是肉身,她与张若尘相比,都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如果不是有张若尘挡在前面,她绝对会伤得更重。

    眼见又有怪物突破多元空间,千星天女连忙将一道圣符打了出去。

    圣符泛起赤光,释放出极其恐怖的力量。

    “轰。”

    怪物的半边身体,直接被这股力量摧毁。

    可惜这根本无用,只要怪物体内的暴戾意志不灭,其便能够无限再生。

    连续遭到怪物的攻击干扰,张若尘和千星天女的移动速度,大幅减慢,那条幽深的通道,显得可望而不可及。

    没过太长时间,二人都已是遍体鳞伤,身上的衣衫,都已被鲜血染红。

    一挥手,千星天女再度将一道圣符打出,抵挡住一头时间怪物的攻击。

    “我身上已经没有几道圣符了,难道这次真的要死在这里不成?”千星天女的眼中,浮现出丝丝绝望之色。

    没有了圣符,哪怕她身上有着老天主镌刻的神纹,又能抵挡住多少次怪物的攻击呢?

    感受到千星天女的情绪变化,张若尘不由发生一声大喝,道:“鱼晨静,不就是一群大圣级的怪物,你已经认命了吗?我们现在的处境的确很危险,但却还远不足以让我们绝望,内心怯弱之人,永远成为不了真正的强者。”

    “我怯弱吗?”千星天女喃喃低语。

    从她踏上修炼之路开始,无论做什么,都无比的顺利,学任何东西,都是一学就会,她是那般的完美,注定能够成为神灵。

    可张若尘却说她心境有缺陷,有再好的天赋,也无法有大的成就。那种缺陷,平时根本不会显露。

    可是,陷入生死绝境,遭遇不可战胜的大敌,却会暴露出来。

    因为张若尘的那句话,千星天女选择单独外出历练,想要证明自己并不是他说的那样不堪。同时,也想通过历练让心境更加圆满,达至完美无缺。

    她做出了许多的改变,比如在须弥道场和孔雀山庄的出手,换做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为那对她没有好处。

    但很显然,这样的改变,还不足以弥补她心境上的缺陷,当遇到真正的危险时,她的心境仍旧显得很脆弱,无法独当一面,远未达到百折不饶的地步。

    就在千星天女怔住的时候,一头黑暗怪物突现,弥漫浓郁黑暗力量的翅膀,如天刀一般斩下。

    “嘭。”

    张若尘身形一动,瞬间出现在千星天女的前方,双手打出掌印,龙象齐出,抵挡住劈斩下来的黑暗翅膀。

    这一击的威力极强,张若尘的双臂颤动,臂骨发出了破裂之声。当然,最为可怕的还是黑暗力量的侵蚀,蚀骨销魂,任谁都难以承受。

    张若尘的双脚犹如生了根,稳如磐石,一步未退,大喝一声:“你想找死吗?”

    一个无形的漩涡,出现在张若尘的身前,瞬间将怪物的黑暗翅膀绞碎。

    此乃是他的空间圣相,以他现在的修为实力,哪怕是顶级的万纹圣器,靠近空间圣相,都会被绞成碎片,变成废铜烂铁。

    一般情况下,张若尘并不会动用六大武道圣相来战斗,因为一旦圣相受到损伤,将会对今后的修炼,造成极大的影响。

    但如今已经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却就无须再有那般多的顾忌。

    只要能够渡过难关,任何手段,都可以利用起来。

    千星天女回过神来,目光紧紧的盯着张若尘,露出难以理解的神色。

    张若尘为何要出手救她?

    同为真理奥义的拥有者,他们是敌非友,她更是曾明确说过,有朝一日,一定会夺取张若尘所拥有的真理奥义。

    还有之前的两次亲密接触,均为绝佳的机会,可张若尘却都没有对她下手。

    为何救她?当然是因为,张若尘很清楚千星天女修炼的本源之道,在这里可以发挥出很大的作用。只有联合两个人的力量,才有可能逃出生天。

    “你还想发呆到什么时候?我能救你一次,不代表我能救你第二次。”张若尘道。

    千星天女完全清醒过来,心中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情绪,竟然觉得张若尘似乎并不是那么讨厌。

    “鱼晨静啊,你到底在想什么?这个家伙逼你写下婚书,又把你当成人肉盾牌,还瞧不起你,说你心境有缺,难有大的成就。如此万恶卑鄙的无耻之徒,必须得讨厌,坚定不移的讨厌下去。”

    快速收敛心绪,千星天女那双妙目,瞪了张若尘一眼,道:“吼什么吼?本天女是在思考对策。”

    “那你想出了什么对策?”张若尘道。

    这种时候,千星天女自然不敢开玩笑,当即,一挥手,取出一辆精致无比的圣车,正是她曾经在封神台使用过的星芒圣车。

    星芒圣车极为古老,曾经乃是大圣的车驾,年生日久,自然而然的沾染上了大圣的气息,成为一件大圣古器。

    最为重要的是,其内部有着一个极大的空间,修炼环境极佳,价值绝不在一件君王战器之下。

    对于星芒圣车,张若尘并不陌生,当初在封神台,他不止一次进入过其中,且还与千星天女在其中大战了一场。

    正是在那个时候,他逼迫着千星天女,写下了那份婚书。

    一瞬间,张若尘便是明白了千星天女的意思,借助星芒圣车,他们可以更快的闯过去。

    只是星芒圣车虽然很不凡,可想要抵挡住上百头神力怪物的攻击,明显是不太可能,只怕承受不住几击,就会变成碎片。

    “星芒圣车肯定抵挡不住那位怪物的攻击,所以,还得靠你的藏山魔镜和这件时空宝物。”千星天女严肃道。

    闻言,张若尘并未做过多的思考,当即道:“立刻行动,迟则生变。”

    这种时候,必须要当机立断,继续耽搁下去,情况只会对他们更加不利。

    没有任何迟疑,千星天女进入到星芒圣车内,而张若尘则是在外面,如此才能掌控时空秘典和藏山魔镜。

    待得星芒圣车表面浮现出璀璨的星芒,繁奥的铭纹交织成网。

    张若尘开始收拢多元空间,将星芒圣车包裹起来。

    与此同时,藏山魔镜也被祭出,变作数丈大小,悬于星芒圣车的上方,降下厚重的魔气。

    “轰隆隆。”

    星芒圣车被催动,一道道大圣之力勃发,如同星辰一般撞出。

    “砰。”

    数头挡在前方的神力怪物,直接被星芒圣车撞飞了出去,强行开辟出一条路来,以最快速度,向着那条没有怪物出没的幽深通道。

    一时间,所有的神力怪物,尽皆被激怒,疯狂的对星芒圣车展开攻击。

    空间裂缝、黑暗神光、时间长河、本源光束……,种种毁灭性的力量,接连不断的轰击而出,简直可以将大片星空都给淹没。

    张若尘的表情无比严肃,一心三用,以藏山魔镜和时空秘典防御的同时,将毁灭金阳祭出,主动攻击那些靠近的神力怪物。

    幸好他的心神强大,圣气雄浑,才能够坚持下来。

    只是即便如此,还是有攻击落在星芒圣车之上,险些将星芒圣车掀飞出去。

    “一定要撑住。”

    千星天女咬牙,将布置于星芒圣车中的所有阵法,全部催动,。

    对她而言,这次所遭遇的凶险情况,正是最好的磨砺,只要能够熬过去,或许她心境上的缺陷,就能得到弥补。

    连续遭到怪物的攻击,星芒圣车不免受到一些损伤,绽放出的璀璨星芒,逐渐黯淡了下去。

    “还有三百丈……两百丈……一百丈……”

    张若尘眼神坚毅,目光紧紧盯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幽暗通道。

    他也不确定进入到其中,就能够摆脱怪物的攻击,但眼下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似是因为距离那条幽深通道越来越近,所有的神力怪物,都变得暴躁起来,不禁发出更为可怕的攻击。

    “哗啦。”

    多元空间完全被撕裂,滔天的神力,瞬间将星芒圣车淹没。

    而受到这股神力的冲击,星芒圣车更快的冲入前方的幽暗通道之中,发出巨大的声响。

    在距离幽暗通道还有十丈距离时,所有神力怪物都停了下来,似是在惧怕着什么,竟然都不敢越雷池一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