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2119章 最强石皇
    海面上,五位骨族尊者在铜印的庇护下,仓惶的逃到骨族三帝的身后。

    他们虽然保住了性命,却也弄得很惨,骨身损伤严重,就连为首的八臂尊者,都失去了三条手臂,如果骨族三帝再慢上一步,只怕他们全都在劫难逃。

    藏山魔镜飞回,悬浮于张若尘的面前,镜面泛起道道涟漪,将被收进去的三位骨族尊者映照出来。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三位骨族尊者如堕炼狱,承受魔火的焚烧。

    听到惨叫声,骨族三帝和逃脱的五位尊者身上,均是散发出滔天的怒意,恨不得立刻将张若尘碎尸万段。

    可最后,他们还是按捺住了,并未轻举妄动,龙煞皇的存在,让他们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通过刚才短暂的碰撞,骨族三帝已经是真切感受到了龙煞皇的强大,他们若是登岛,必定讨不到什么便宜,说不得还会吃大亏。

    伴随着张若尘将一道强大的空间力量注入藏山魔镜,三位骨族尊者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下一刻,三缕圣魂从藏山魔镜中飞出,没入张若尘取出的空间宝瓶之中。

    看到这一幕,八臂尊者当即怒吼道:“张若尘,我骨族与你不死不休。”

    他是骨族十二尊的领袖,自进入真龙岛以来,他亲眼看到七位尊者被打杀,却无法出手搭救,这不禁让他恨欲狂。

    骨族三帝身上均是散发出恐怖的杀机,金刚之力涌动,那方铜印变得如山岳一般巨大,简直要压塌天宇。

    “嘭。”

    大范围的海面极速坍塌,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海水汹涌澎湃。

    张若尘敢当着他们的面,抹杀三位骨族倾力培养的尊者,这是肆无忌惮的挑衅,更是对他们骨族的侮辱,不可饶恕。

    每一位骨族尊者,不说成神,都至少拥有着成为绝顶大圣的天资,此次进入真龙岛,竟是相继折损了七位,这无疑是无比巨大的损失。

    多少年来,骨族还从未吃过这么大的亏。

    “吼。”

    龙煞皇咆哮,双翼缓缓扇动,凝聚出浩瀚的神力,以无比凶戾的目光,注视着骨族三帝。

    “张若尘,出岛一战。”弑灵帝低喝道。

    张若尘淡淡道:“不如你登岛来与我一战,一对一,决生死。”

    他可不傻,骨族三帝均是大圣之下第一层次的绝顶强者,掌握金刚之力,且能相互配合,战力可以成倍的叠加,要同时对付他们三个,绝非一件轻松的事情。

    弑灵帝散发出的气息暴涨,暗金色的骨身上,浮现出一道道金刚之印,可怕的气机,笼罩向张若尘,似乎真打算出手。

    张若尘眼神平静,将沉渊古剑握在手中,无数时间印记和空间印记,环绕在他的身周,让他仿佛置身于另一片时空之中。

    “哗。”

    张若尘挥动沉渊古剑,轻描淡写的斩出一剑。

    诸多时间印记和空间印记融入剑芒之中,使得小范围内的时空发生扭曲,继而破碎,显现出漆黑的虚无空间。

    见状,弑灵帝当即出手,以金刚之力,凝聚出一道无匹的拳印,粉碎空间,迎上剑芒。

    金刚之力号称无坚不摧,以弑灵帝的实力施展出来,足以将最顶级的万纹圣器,打得支离破碎。

    “咔嚓。”

    很不可思议的,金刚拳印竟是被剑芒生生剖开。

    剑芒虽然也被金刚拳印磨灭掉大部分,却仍旧继续向着弑灵帝斩杀而去。

    “砰。”

    弑灵帝猛然轰出一拳,将虚淡的剑芒轰碎。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却是有着数道时间印记,没入了弑灵帝的体内。

    弑灵帝发出一声闷哼,气息出现细微的起伏,显然是吃了一点亏。

    随着时间之道造诣的提升,张若尘对于时间力量的运用,无疑是变得更加精妙,即便掌握着能与九大恒古之道相对抗的力量,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住。

    骨族三帝的确很强,联手要胜过黑暗之子,但单一个体,却要稍微弱上一些,张若尘自是无惧。

    “我很期待你们能够再度登岛。”

    留下这句话,张若尘直接驾驭着龙煞皇离开。

    这一战明显无法继续进行下去,自然也就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稍微有些可惜的是,因为骨族三帝的插手,让他没能全灭骨族的尊者。

    “该死的张若尘,此仇不共戴天。”八臂尊者忍不住仰天发出怒啸。

    其他四位尊者,都显得很沉默,身上散发出浓浓的悲戚之意。

    曾经的骨族十二尊,声名远播,响彻地狱界和天庭诸界,十二尊一出,大圣之下第一层次的绝顶强者,都要退避,那是何等的辉煌。

    但现在,所有的辉煌荣耀都已不在,成为了张若尘、小黑等人崛起的垫脚石,实在是很可悲。

    “所有人都轻视了时空传人的潜力,放任他真正成长了起来,难以再制衡,在不久的将来,他或许有望与阎无神比肩。”弑灵帝沉声道。

    闻言,裂渊帝和灭元帝身上,均是散发出极为凝重的气息。

    如果张若尘真的达到阎无神那一步,到时候,即便是他们三帝联手,或许都将奈何他不得。

    事到如今,他们不得不承认,须弥圣僧的这位传人,确实是地狱界的大敌,成长速度太可怕,以至于让地狱界都没能反应过来。

    没用太长时间,真龙岛便恢复了平静,地狱界强者,死的死,逃的逃,几乎被清扫一空。

    与此同时,几大古文明和天龙界的大军,也都撤出了真龙岛,一艘艘庞大的战船,横亘在海面之上,乘风破浪。

    此次,几大古文明和天龙界都遭受了不小的损失,主要是由那诡异莫测的姆祖造成。

    尤其是在真龙岛出现神力爆发这段时间,姆祖真身出动,驱使大量邪异孩童,令各方诸多强者遭劫。

    但与地狱界比起来,他们的这点损失,无疑是根本算不得什么。

    “轰。”

    龙神殿主体建筑之外,一场激烈的大战进行着。

    激战的双方,正是剑皇与姆祖,双方均是打出了真火,似乎非要分出胜负不可。

    剑皇一剑在手,一剑寒光耀九天,势不可挡。

    而姆祖则是释放出诸多的粗手,每一条都可无限延伸,或刺,或缠绕,同时更释放出可怕的精神力,想要淹没剑皇的意志。

    “哇哇。”

    在姆祖的身周,汇聚了数以千记的邪异孩童,均是发出刺耳的啼哭声,竟是以哭声演化出尸山血海的恐怖异象。

    千里之外,张若尘和龙煞皇收敛气息,与周围的空间相结合,隐匿得十分完美。

    “姆祖这次得到了大量的孩子,力量会大幅提升,剑皇恐怕会有麻烦。”龙煞皇目光微凝道。

    张若尘当然看得出来,剑皇虽强,可面对姆祖与诸多邪异孩童的联手,仍旧是有着落入下风的迹象。

    但即便如此,剑皇却根本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反而是战意越发高涨。

    张若尘眼中闪过几缕异光,道:“看来剑皇是想通过与姆祖的战斗,来让自身实现大的突破。这两位斗得如此厉害,石皇竟然都不曾露面。”

    龙煞皇沉默了片刻,道:“石皇的本体乃是一块奇石,曾沐浴多位神灵的血液,也因此,使得它诞生出的灵智,极为混乱。事实上,我和丹皇也有着相同的问题,所以,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处于沉睡之中。”

    “只有剑皇和姆祖颇为特殊,剑皇继承的是昆仑界那位剑神的意志,而姆祖继承的则是黑暗神殿那位神灵的意志,故而,它们的灵智都很纯粹,它们之间的争斗,算得上是中古神战的延续。

    “而我则是因为受到主人那件宝物的攻击,才得以将紊乱的灵智熔炼为一体。”

    对龙煞皇而言,受到逆神碑的镇压,其实算得上是因祸得福。

    清晰的灵智,才有希望更进一步,变得更强。

    闻言,张若尘心中不由一动,他知道龙煞皇乃是由四种神力凝聚而成,每种神力中都蕴含着可怕的意志,很难真正融合在一起。

    而那丹皇,是帝品丹药的部分精气蕴育而成,但在此过程中,必定受到了黑暗神力的侵蚀,诞生出的灵智,同样不可能纯粹。

    “走,我们去找石皇。”张若尘突然道。

    龙煞皇先是一怔,随即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隐隐猜到了张若尘的打算。

    没有半点迟疑,龙煞皇当即便是动身,石皇的老巢所在,他自然是很清楚。

    绕过剑皇和姆祖的战场,张若尘和龙煞皇进入到龙神殿的主体建筑之中。

    昔日的龙神殿,神圣而辉煌,引无数修士前来朝圣,如今却是残破不堪,入眼尽是断壁残垣。

    石皇有一点和姆祖很像,那就是都将老巢建在了地底,且都没有建造通道,因为它们都能够随意在大地中穿梭。

    而若是有人想要强闯,无疑是会立刻将它们给惊动。

    不过,这对张若尘而言,并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

    空间挪移施展,张若尘带着龙煞皇,悄无声息的潜入到了地底空间。

    地底空间的格局极为简单,尽管一片昏暗,可张若尘还是瞬间便锁定了石皇的所在。

    石皇此刻正盘坐在一方古朴的石台之上,双目紧闭,气息平稳,对身边的事物,似乎没有丝毫的察觉。

    心意一动,张若尘取出逆神碑,调动自身的圣道规则,打入其上的一些古文之中,继而对着石皇镇压而去。

    相继镇压过龙煞皇和丹皇,如今再做这种事情,无疑是显得很有经验。

    而就在他出手的瞬间,石皇突然睁开了双眼,身上迸发出极其恐怖的煞气,磅礴的大圣之力释放而出。

    “给我镇压。”

    张若尘低喝,以手抵住残缺的逆神碑,径直向前。

    所到之处,向他冲击而来的煞气和大圣之力,纷纷消散,回归天地自然。

    这便是逆神碑的力量,能够将圣道和神道的力量,都消弭于无形。

    张若尘曾听接天神木的幼苗说过,逆神碑有着惊人的来历,似乎是源自于天庭,属于禁忌,一旦被人认出来,将会有天大的麻烦。

    石皇眼中迸发出可怕的目光,如两柄尖刀,凌厉之极,徒然打出一拳,凝聚磅礴的大圣之力,结结实实的打在逆神碑之上。

    “砰。”

    一股恐怖的力量传递而来,竟是让张若尘与逆神碑同时倒飞而出。

    张若尘脸色微变,暗惊道:“竟然能够对抗逆神碑的力量,石皇的实力,究竟强到了何种地步?”

    他早就知道,尽管逆神碑很神奇,但能发挥出多强的威力来,与他本身的修为实力,有极大的关系。

    即便逆神碑真有逆神之能,也绝非现在的他所能催动出来。

    “杀。”

    石皇低吼,身上散发出滔天的杀机。

    此刻的石皇,宛如从地狱走出的一尊修罗,无比的危险。

    很显然,突然遭受攻击,使得石皇的负面意志全面被激发出来,内心对杀戮充满了渴望。

    这一刻,张若尘才算是真切看清了石皇的形态,身高一丈,拥有六条手臂,通体呈青黄之色,隐隐浮现出诸多奇异的纹络,浑然天成。

    “石皇的本体,竟然是一块玄黄石。”张若尘心中震动不已。

    玄黄石乃是世间最为珍贵的奇石之一,只有本源强大的大世界,才有可能孕育出来,落在神灵手中,可以演化出一座小世界来。

    像池瑶女皇炼制的九枚界子印,其中便是加入了玄黄石。

    玄黄石最是坚硬,就算是神灵出手,都难以将之打碎。

    眼见石皇主动扑过来,张若尘连忙将自身所有的圣道规则,都一并打入逆神碑上的古文中。

    “砰。”

    石皇的拳头再度打在逆神碑上,张若尘虽倒退了一步,却总算顺利将之抵挡住。

    “好强的力量,如果再强一些,就连逆神碑也无法镇压。”张若尘暗道。

    龙煞皇亦是看得心惊,它已经很久没与石皇交过手,没想到,石皇竟然已经强横到如此地步,堪称它们五大霸主中的最强者。

    幸好石皇的灵智紊乱,源自不同神血的意志,一直在对抗,使得石皇不得不经常陷入沉睡,要不然,他们其他四位霸主,说不得都会有大麻烦。

    石皇不断出手,不甘心被逆神碑镇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本身的大圣之力,不断被消弭掉,已然是难以再撼动逆神碑。

    就在张若尘准备一鼓作气,将石皇镇压时,石皇竟是摇身一变,化作了本体,直径接近一米的玄黄奇石。

    如此巨大的玄黄石,就算是神灵见到,都绝对会为之大打出手。

    张若尘的目光,锁定在石皇的本体之上,不由微微一凝。

    眼前的玄黄石上,烙印有六道玄奥无比的神纹印记,每一道都截然不同,均是散发出奇异的神光,相互交织,形成一道特别的护罩。

    就连逆神碑压在上面,这道神光护罩都未曾消失。

    当然,并不是说逆神碑就失去了作用,只是这种作用被大幅削弱,无法真正损伤到石皇的根本。

    “石皇的野心好大,竟然已经完全吸收六位神灵的神血,继承六位神灵的部分手段,一旦它本身的意志,将六位神灵的意志粉碎融合,它的修为实力必然会暴涨到一个惊人的地步。”龙煞皇惊讶道。

    但随即它又摇头道:“神灵的意志,岂是轻易能够粉碎融合,尤其还是六位神灵的意志,石皇这样做,很可能会让自身万劫不复。”

    闻言,张若尘的眼神,徒然变得凌厉起来:“属于神灵的手段吗?难怪能够对抗逆神碑,但你又能对抗到几时?”

    他已是决定与石皇对抗到底,看看谁能耗得过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