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2155章 溺爱
    当众斩下自身一臂,宙宇心中羞愤无比。

    比上次栽在血神教,更加屈辱。

    可宙宇没办法,张若尘对敌人,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死在他手中的天堂界高手还少吗?

    可怜他宙宇乃是天堂界的领袖,更是神子,又是光明神殿倾力培养的对象,身份是何等的尊贵。现在,却颜面尽失。

    漫长岁月以来,天堂界的一代代领袖,应该没有谁比宙宇更加憋屈。

    “这次就饶过你,但,最好别再有下次,牢牢记住我的这句话。”张若尘的声音,在宙宇的耳边再次响起。

    宙宇心中尽管不忿,却有一种如蒙大赦的感觉。

    轻呼出一口气,宙宇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带上伯兰,化作一道流光,径直离开了连珠府。

    此次天堂界,可说是颜面尽失,宙宇自然是不可能再继续留下来,省得被人笑话。

    更何况,有张若尘在暗处,天堂界恐怕也很难在这次的议会中,占到什么便宜,反而会处处受到制约。

    “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人暗中威逼宙宇如此做?”

    “以宙宇的实力和身份,谁能这么威逼他?“

    “一般人的确是无法威胁到宙宇,但有一个人却可以,那个人甚至能够威逼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

    “你说的是……张若尘?”有人惊呼。

    提到“张若尘”三个字,连珠府中,多位大世界的领袖,都不禁变了脸色。

    没有人是傻子。

    能悄声无息让池孔乐的五行混沌体,大放异彩,让时间剑法威力倍增,恐怕也唯有张若尘,才能办到。

    再仔细想想,张若尘威逼宙宇,当众自断一臂,绝对有着特殊的用意。

    分明就是在警告所有人,在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得先考虑清楚后果。

    想到此处,无数修士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大圣之下无敌的张若尘,已经悄然来到中央皇城。”

    “得立即通知下去,让母界的修士,接下来在皇城中行事,低调一些才行,别像宙宇他们一样,撞到了刀口上。”有大世界的领袖,心中如此想到。

    一时间,第九府内的气氛,变得压抑了许多,很多修士都生出了一种,被张若尘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以张若尘那肆无忌惮的行事风格,没多少人是能够不忌惮的,有再显赫的出身都不行,宙宇就是最好的例子。

    “哗——”

    灵湖上,涌现出一层迷雾。

    迷雾,如烟似云,快速将池孔乐、镇元、慈航仙子和王师奇的身影吞没,使得他们消失在红墙绿瓦之间。

    那些迷雾,能够隔绝一切感知,四人就像是直接凭空消失了一般。

    镇元、慈航仙子、王师奇都是一等一的强者,已经有所感应,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在一张石桌边坐下,似在等待着什么。

    一道挺拔的身影,缓缓的,从迷雾中走出,脚踩湖水,生出一圈圈细微的涟漪,出现在池孔乐四人的视野中。

    不是别人,正是已经收起“三十六变”,恢复了本来面目的张若尘。

    池孔乐紧盯着那道身影,呼吸都已经屏住,贝齿轻咬下唇,眼眶变得微微发红。

    缓缓的,张若尘走到池孔乐的面前,盯着她那高挑的身姿,眼中蕴含丰富而又深刻的情感。

    一翻手,张若尘取出一个透明的玉盒来,递向池孔乐,那张让地狱界和天庭界修士都会见之而恐惧的脸上,浮现出充满柔情的一抹笑:“孔乐,我也不知道该送你什么礼物好……哏哏……渴不渴?这枚果子,我也不知道它甜不甜,要不你尝一尝。”

    张若尘其实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一个父亲,以至于此刻见到池孔乐,竟是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玉盒中,有着一颗拳头大小的果子,散发出淡淡的晶莹光华,浸泡在一种清澈的液体中。

    “那难道是传说中的……大圣道果!”

    一旁,王师奇忽然瞪大了眼睛。

    作为儒道的圣师,王师奇自是见多识广,一眼便认出,张若尘取出的果子,正是那珍贵无比的大圣道果,拥有夺天地造化的奇异功效。

    如此珍贵的宝物,张若尘竟然拿来给池孔乐解渴,他就没见过比这更疯狂的事情。

    这可是大圣道果,传说之中,只要炼化一颗,不说是百分之百能够修炼到大圣之境,但也相差不了太多。

    王师奇的资质不弱于任何人,然而却缺少了大圣之心,致使他始终无法突破至大圣境。

    而大圣道果有一个奇异的作用,就是能够弥补缺少的大圣之心,铺平成为大圣的道路。

    因此,王师奇眼中,此刻流露出了浓浓的渴望之色。

    镇元和慈航仙子,亦是露出丝丝讶色,没想到张若尘连这等稀罕的宝物,都能拿得出来。

    池孔乐没有去接玉盒,而是直接扑进了张若尘的怀中,眼泪不受控制的流淌而出,似要将所受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

    “父亲,我好想你,你为什么一直都不来看我?你不是答应过我,回到昆仑界,就带我去孔乐山,带我去看万家灯火,看山川大河……”

    池孔乐不断的抽泣着,豆大的泪珠不停的往地上滑落,纤细的娇躯,在轻轻的抽搐。

    听到池孔乐的抽泣声,张若尘心中充满了歉疚,他实在是一个很不称职的父亲,没有尽到做父亲应尽的责任。

    张若尘的心在颤动,即便他努力的绷着,挺直腰背,坚毅如山,可双眼仍旧是开始泛红,眼中有着泪水在打转,不由抬起双手,紧紧的将池孔乐抱住。

    “孔乐不哭,都是父亲不好,父亲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张若尘伸手抚摸着池孔乐的头,轻声安抚着。

    池孔乐的情绪,却是始终显得很激动,“父亲,我好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你以后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别怕,父亲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谁也不能欺负你。”张若尘的声音略带颤抖,那一种无法言喻的心情。

    看到池孔乐哭泣的模样,他的心,简直都快要碎了!

    说到底,池孔乐始终还只是一个孩子,根本就不应该去承担如此多的烦忧。

    无论如何,今后,他都绝对不会再让池孔乐受半点委屈,就算是神,也不行。

    王师奇站在一旁,目光投在张若尘的身上,眼神显得十分复杂。

    曾经,他视张若尘为乱臣贼子,曾不止一次向池瑶女皇谏言,极力主张要将张若尘杀死,免除后患。

    可没想到,今时今日的昆仑界,却需要张若尘去撑起一片天,他们儒道更是承了张若尘极大的一份人情。

    若没有张若尘,昆仑界的局面,必然会更加艰难,至少,各大世界会无所顾忌的进行掠夺,谁也没法去遏制。

    剑冢一战,张若尘守住了幽冥地牢,没有让不死血族释放出关押的冥王。

    北域仙机山一战,张若尘破坏了死族的阴谋,让死族无法继续吸纳北域的复苏之力,更是封锁了世界通道,让死族更难进入到昆仑界。

    而真龙岛一战,张若尘不仅守护了世界门之匙,还极大的挫了地狱界的士气。

    可以说,张若尘回归昆仑界后,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几乎都对昆仑界,产生了极为巨大的影响,一次次改变着整体局势的走向。

    “是我的眼光太狭隘了吗?”王师奇扪心自问道。

    许久之后,池孔乐的情绪,才逐渐平复了下来,离开张若尘的怀抱。

    张若尘伸手轻轻摸了摸池孔乐的头,将装有大圣道果的玉盒,塞到其手中。

    将自身情绪调整好,张若尘向镇元和慈航仙子走了过去,微笑道:“镇元师兄,慈航师姐,好久不见。”

    尽管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胜过镇元和慈航仙子,但却没有半点倨傲,显得极为随和。

    “张师弟,你的成长速度,着实是很让我惊讶,仙机山一别,才过去多长时间,你的实力,便已经达到大圣之下的无敌层次,连阎无神也败在你手中。也唯有你的威慑力,才能让那逼得那宙宇,不得不自断一臂。”镇元很是感慨道。

    从张若尘踏足真理天域,镇元便开始进行关注,可以说,他是看着张若尘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以张若尘如今的实力,无疑是已经能够得到道家一脉的认可。

    池孔乐走上前来,双眼尽管还泛红,可还是十分乖巧的行礼,道:“多谢镇元师伯,出面为我解围。”

    镇元摆手道:“小事而已,无须太过客气,即便我不出面,张师弟也必定有解决之法。”

    “说起来,我和慈航师妹,也是因为意外发现了张师弟的踪迹,才会跟着来到灵湖,正好遇到这些事情。”

    若非发现了张若尘,以镇元和慈航仙子的身份,又岂会特意待在一众小辈交流的地方?

    这时候,张若尘将目光投向慈航仙子,正色道:“慈航师姐,可否告知于我,在西天成佛的究竟是哪一位帝皇?”

    最开始的时候,张若尘主观的认定,既然拥有八龙伞,那么那位帝皇,必然就是明帝无疑。

    可之后,他细细思索后,却是有了别的想法。

    八百年前,昆仑界人族一共有着九位帝皇,尽管佛帝和魔帝身死,可也还有着七位,除却文帝外,其他六帝尽皆已经销声匿迹,所以,西天成佛的那位,未必就是明帝。

    但,既然对方手中有着八龙伞,就必然与明帝有很深的关系,通过他,或许能够知道关于明帝的线索。

    所以,无论如何,张若尘都想弄清楚那位帝皇的身份。

    哪知道,慈航仙子却是在摇头,道:“对于那位帝皇的身份,即便是在西天佛界,也没有多少人知道,恕我无法告知。”

    闻言,张若尘心中不由一动,没想到那位帝皇的身份,竟是如此的神秘,是在顾忌着什么吗?

    从昆仑界开始大统一进程开始,明帝、武帝、道帝、剑帝、邪帝、文帝和青帝,便相继消失无踪,没人知道他们去了何处,直到近些年,文帝才重新显露踪迹。

    还有昔日的三后,血后、魂后和幻后,血后说是已经被杀死,却在无尽深渊第二梯度活得好好的,反倒是魂后和幻后,不知所踪。

    仔细想来,这一切未免太过古怪,六帝二后究竟去了何处?是在秘密谋划着什么吗?

    张若尘思前想后,也没有任何的答案,或许唯有等他见到西天成佛的那位帝皇,才有可能解开部分谜团。

    与镇元和慈航仙子又聊了一些地狱界大军的事后,张若尘便带着池孔乐,离开了连珠府,他暂时还不想走到明处来。

    池孔乐紧紧挽住张若尘的手臂,脸上洋溢着纯真灿烂的笑容,抛开了所有的压抑和烦恼。

    “父亲,女皇真的是我的母亲吗?”

    尽管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可池孔乐还是想让张若尘亲口告诉她。

    听到这个问题,张若尘的脚步不由一滞,平静的心绪,出现极大的起伏。

    池瑶女皇当初的欺骗,对张若尘而言,乃是一道很难迈得过去的坎。

    但,事到如今,张若尘自然不会再隐瞒,池孔乐有权利知道这些。

    沉吟片刻,张若尘点头道:“是。”

    闻言,池孔乐不由陷入沉默,自从知道张若尘是自己的生父后,她便暗中去调查了很多事情,知晓了张若尘与池瑶女皇之间的恩怨情仇,但这不但没能为她解惑,反而是让她心中的疑惑,变得更多。

    最让池孔乐感到不解的是,她与池昆仑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既然池瑶女皇对张若尘是那般的绝情,为何要生下他们?

    池孔乐相信,张若尘是真心对她好,但,池瑶女皇的爱,也同样不假。

    现在,池孔乐最希望的一件事,便是能够一家团圆,可以同时享受到父爱和母爱。

    只是池孔乐也明白,这只是她的一个奢望,张若尘与池瑶女皇之间的矛盾,是一个谁都解不开的结。这个结,她可以解开吗?

    “父亲,你知道哥哥在哪里吗?”池孔乐问道。

    相比于其他,池孔乐现在更关心池昆仑的安危。

    张若尘道:“嗯,不用担心,你哥哥不会有事,父亲很快就会让你们团聚。”

    他此次赶来中央皇城,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想从阎无神的手中,救出池昆仑。

    若连自己在乎的人,都无法保护好,还谈什么守护昆仑界?

    接下来的三天,池孔乐都过得极为开心,因为有张若尘陪伴在身边,陪她聊天,陪她炼剑,让她几乎忘却了所有的烦恼。

    尽管时间不长,池孔乐却已经十分满足。

    张若尘伫立在一棵翠绿的柳树之下,含笑看着正在溪流中嬉戏的池孔乐,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幸福之色。

    陪伴在池孔乐身边的这三天,是他这么多年来,最为轻松开心日子。

    “如果时间能够停止在这一刻,该有多好。”张若尘心中想道。

    若是有选择,他根本就不想做什么大圣之下的最强者,更不想打打杀杀,他只想做一个普通人,能够给予身边的亲人和朋友更多的陪伴。

    “唰。”

    细微的动静响起,将张若尘拉回了现实。

    一只肥的像猪的兔子,和一头高大威猛的魔猿,从林中闪掠了出来。

    它们俩不是别人,正是吞天兔锅锅和魔猿。

    “尘爷,我们来了,有事你吩咐。”锅锅跑到张若尘的身边,极为殷勤的说道。

    张若尘伸手一抓,捏住锅锅脖颈的软毛,锅锅的身体,立刻缩小,被轻轻提了起来,嘴角露出一道笑意。

    “孔乐,过来,父亲送你一件礼物。”

    池孔乐没有迟疑,立刻便是跑回了岸边,满脸期待的看着张若尘。

    张若尘将毛茸茸的锅锅递了过去,道:“我把它们俩送给你,让它们陪你说话和玩耍。”

    听到这话,锅锅立刻瞪大了眼睛,挣扎道:“什么?尘爷,你专门将锅锅我和魔猿那傻大个召唤过来,就是为了把我们送给一个小丫头当宠物?”

    “怎么?你有意见?你们俩今后好好陪着孔乐,她要是不开心,我拿你们俩是问。”张若尘道。

    锅锅脖子一缩,连忙讨好道:“哪能啊,我就随便问问,锅锅我以后,一定好好给孔乐小公主当宠物,这是我的荣幸。”

    接到张若尘的传讯,本来以为有什么好事儿,锅锅是屁颠屁颠的赶过来,哪知道竟会是这样的结果,简直让它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池孔乐伸手接过锅锅,轻轻的抚摸着,笑盈盈道:“好可爱的兔子,胖嘟嘟的,我很喜欢,谢谢父亲。”

    “喜欢就好。”张若尘脸上露出溺爱的笑容。

    之所以特意将锅锅和魔猿,从王山召唤过来,张若尘是希望它们俩能够陪伴和保护池孔乐。

    毕竟,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不可能一直守护在池孔乐的身边。

    其实,张若尘是想将池孔乐收入乾坤界中的,如此最为安全,可池孔乐却不愿意,说什么也不想再中央皇城处于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置身事外。

    无奈之下,张若尘只得做这样的安排。

    锅锅和魔猿都是道域境的修为,实力极强,有它们俩在池孔乐的身边,张若尘也能放心一些。

    ……

    今天有事耽搁了,更新迟了,抱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