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2161章 张若尘的圣旨
    略作沉吟,张若尘道:“属于昆仑界的传承,谁也不能夺走。”

    “多谢张兄。”雪无夜连忙道谢。

    有了张若尘这句话,雪无夜暗暗长舒了一口气,要是让“飞仙剑诀”流传在外,那他无疑会成为万香城的罪人,无颜去面对列祖列宗。

    猛然间,张若尘想到了什么,一挥手,将一具尸体取出,道:“既然见到了你,便有劳你将他带回万香城安葬。”

    “他是……剑帝老祖的二弟子,雪岚山。”雪无夜面露惊色。

    他虽然还很年轻,并未见过雪岚山的真身,可万香城中,却有着雪岚山的画像,故而,他一眼便是认了出来。

    雪无夜叹息道:“岚山师伯祖已经失踪三百多年,没想到,他老人家竟是早已身死,不知张兄是在何处寻得师伯祖的尸身?”

    雪岚山乃是一个传奇人物,剑道天赋直追剑帝,在剑帝失踪后,很快就成为万香城的第一强者。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雪岚山会悟透剑九,成为第二个剑帝时,雪岚山却突然失踪,生死不知,曾对万香城造成不小的影响。

    “雪岚山的尸体,是多年前,我进入阴阳海时,在一艘亡灵古船上发现。“张若尘道。

    雪无夜眼中浮现丝丝哀伤之色,道:“师伯祖失踪时,已然是大圣之下最顶尖的强者,前往阴阳海,定然是为了寻找成就大圣的机缘,可惜,他老人家终是失败。”

    以雪岚山的天资,如果不是受限于昆仑界的大环境,突破至大圣境,绝不会是太困难的事情。

    雪无夜恭敬对着雪岚山的尸身一拜,随即,挥手将其收了起来。

    等中央皇城的危机解除,他便会带其回归万香城。

    而将雪岚山的尸体,交到雪无夜的手中,张若尘也算是了解了一桩心事,毕竟,这是他当初承诺过的事情,自是要做到,如此,他的心境,方能真正圆满无缺。

    修炼室的大门开启,九天玄女、殷元辰等人,均是立刻走了进来。

    看到雪无夜伤势尽愈,所有人的眼中,都不禁露出惊异之色,暗暗猜测张若尘究竟施展了什么手段?

    但,无论如何,雪无夜活了下来,总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张若尘看向九天玄女和殷元辰,道:“孤心傲如今在何处?”

    “张兄是想对付孤心傲?“殷元辰问道。

    张若尘道:“对付二字,谈不上。我只是想找他拿回一些不属于他的东西。”

    “孤心傲应该还在天乐宫。”殷元辰道。

    天乐宫乃是一家极其有名的酒楼,悬于第三城区的上空,乃是专供圣境强者吃喝玩乐的地方,极尽奢华。

    自天庭各界修士,大批涌入中央皇城后,天乐宫便成为各界大人物,聚会的地方,比过去更加的繁华热闹。

    殷元辰之前便是在天乐宫,救下了雪无夜,以孤心傲的性子,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离开。

    九天玄女眼神变化,轻声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如今张若尘已然是树敌极多,她是真的不希望,再让其牵扯到更多的麻烦之中。

    “昆仑界的人,不能任人欺凌,昆仑界的宝物,同样不能任人掠夺,继续忍让下去,只会让很多人变本加厉,更加的肆无忌惮。”

    “该是制定规则的时候,无论是谁,来到昆仑界,都必须要遵守。”张若尘平和的道。

    可是语气中,却又带有一股不可违逆的意志。

    闻言,九天玄女不禁陷入了沉默,她想到了最近朝廷的处境,池孔乐之前在连珠府的遭遇,还有此次雪无夜的重伤,的确是不能够再继续这样下去。

    要不然,昆仑界没有被地狱界灭亡,反而是被天庭各界掠夺一空,不管是生灵,还是宝物。

    当然,人各有志,那些一心想要投靠强界之人,却也不能强求他们,为昆仑界而战。

    张若尘一挥手,取出一张金色的皮卷,乃是以一块顶尖圣兽王的皮制成,其上交织着大量繁奥的纹络,浑然天成。

    始一取出,便是散发出强大的威压,让雪无夜的一众剑侍纷纷倒退。

    张若尘以指为笔,动用自身的圣血,在金色皮卷上,书写下一个个文字。

    当张若尘写下最后一个字时,金色皮卷立即散发出夺目的光芒,化为一道圣旨。

    任谁都能够感知得到,这道圣旨中,蕴含着极其恐怖的圣力,寻常的不朽大圣,都未必能够承受得住。

    自张若尘达到圣境以来,还是第一次书写圣旨,且,还是血印圣旨。

    有这样一卷圣旨在手,大圣之下,几乎可以横着走。

    心意一动,张若尘从乾坤界中,召唤出一尊庞然大物,乃是一条狰狞可怖的神蟒,正是邪灵。

    最近一段时间,邪灵吞噬了大量强者的圣魂,又得诸多天材地宝的滋养,本身变得越发的强大,与神蟒尸骸的契合度,也因此大为提升,激发出更为磅礴的神力。

    “主人,有何吩咐?”

    邪灵低着头,恭声问道。

    如今,张若尘已是在邪灵的圣魂中,种下血神咒印,因而,邪灵再也不敢有半点放肆。

    张若尘一抖手,将血印圣旨抛给邪灵,同时以精神力,传递了一道讯息过去。

    邪灵没有迟疑,头顶圣旨,摆动着身躯,快速离开紫宸殿,继而离开紫微帝宫。

    九天玄女等人皆有些疑惑,不知道张若尘究竟要做什么,因为,他们都没看到血印圣旨上写的是什么?

    但,他们能够预料到,接下来,恐怕会有大事发生,说不得会震动整个中央皇城。

    击败阎无神后,张若尘终于要树立自己的威严了吗?

    与此同时,大批剑神界的修士,正在天乐宫中饮酒作乐,好不逍遥自在。

    最为奢华的一座楼阁中,却显得很安静,没有歌舞升平的景象,仅仅只有两个人相对而坐。

    坐在左边的是,一名冷俊的年轻男子,生有一双丹凤眼,眉心处有着一道清晰的剑形印记,身上散发出凌厉的锋芒,宛如一柄出鞘的神剑,所向无匹。

    其不是别人,正是剑神界的小剑尊,孤心傲。

    坐在孤心傲对面的,则是一名略显干瘦的阴鸠男子,身着青黑色袍服,表面隐约显现出大量繁奥的阵法铭纹,明明就坐在那里,却给人一种不在同一个空间的感觉。

    此人同样有着非比寻常的来历,出自阵灭宫,是一位极其可怕的阵法地师,名为周禛。

    阵灭宫,乃是中古时期,由多位阵法天师联手建立,乃是阵法一脉的圣地,走出的阵法圣师极多,与天宫的关系,十分的密切。

    而周禛,便是阵灭宫这一代,最为杰出的传人,拥有卓绝的阵法天赋,名气丝毫都不在五行观的陆百鸣之下。

    “周禛兄能赶来昆仑界,大事定可成功,来,我敬你一杯。“孤心傲举杯笑道。

    周禛不苟言笑,端起面前的美酒,一饮而尽。

    “昆仑界不愧是万古不灭大世界,经历中古大劫,竟然都还能有翻身的机会。”周禛沉着脸说道。

    孤心傲点头:“谁也没有想到,昆仑界竟会是双世界之灵?本以为当初,黑心魔主引荒天斩接天神木,昆仑界便会彻底走向没落。没曾想,如今居然又诞生出了新的世界灵根,让枯竭的昆仑界,重新复苏。”

    “不过,如果那棵蟠桃树,若是再被斩断,恐怕昆仑界就会真正的万劫不复。”

    对于任何一座大世界而言,世界灵根都无比重要,没有了世界灵根,便失去了成神的基础。

    昆仑界曾经何等的辉煌鼎盛,可在接天神木被斩断后,便进入了长达十万年之久的无神时代。

    直到蟠桃树成为新的世界灵根,才又诞生出新神。

    “肯定是昆仑界诸神在布置,早早做了各种准备,沉寂十万年,等待重新崛起的机会。而且,谁敢说那些无上强者,就真的全部陨落在中古浩劫中了呢?”

    “还有,中古时代,昆仑界启用日晷,覆盖整个中域大地,培养出了多少强者?同样不见得都已死去,昆仑界的水,很深,远比你我想象的更复杂。”周禛意味深长道。

    闻言,孤心傲心中不禁震动,他虽然也接触到不少秘辛,但与周禛相比,无疑还差了不少。

    再度饮下一杯酒,周禛继续道:“但,其实这些都无关紧要,只要斩断蟠桃树,昆仑界诸神的所有布局,都将付诸流水,届时,谁也无法阻止昆仑界的灭亡。”

    “蟠桃树就在中央皇城,所以,这一战,对昆仑界至关重要,一旦中央皇城被攻破,无论蟠桃树隐藏得多深,都必然会被找出来,那将会是昆仑界的末日。”

    说出这番话时,周禛的眼中满是冷意,似乎很乐得看到那样的结果。

    “真到了那时候,昆仑界隐藏的很多东西,或许就都将浮出水面。”孤心傲眼中泛起一道精光。

    最担心昆仑界重新崛起的,不是地狱界,而是天堂界派系。

    谁不担心,被秋后算账?

    有些不光彩的事,既然已经做了,就要让它彻底淹没在岁月长河之中。谁敢将它重新翻出来,就必须毁灭。

    就在这时,一名身形略显肥胖的中年男子,进入到楼阁之中。

    孤心傲呵斥道:“褚向云,你进来做什么?滚出去。”

    褚向云,正是天乐宫的宫主,本身乃是一位修为颇高的圣者,在昆仑界也算是一位人物,否则,也没办法在中央皇城站稳脚跟。

    “孤公子,我无意打扰,只是东域王的使者前来,让你……”褚向云欲言又止,额头上不断冒出头大的汗珠。

    听到“东域王“三个字,孤心傲的眉头,不由微微皱起,道:”张若尘想做什么?“

    自张若尘在东域圣城下达禁令后,无论是天庭界的修士,还是地狱界的修士,都已经知道,他有着一个东域王的身份。

    而作为一域之王,张若尘无疑是昆仑界权势地位最高的人之一。

    “那位使者让你立刻去接东域王的圣旨。”褚向云颤声道。

    “啪。”

    孤心傲一掌拍在桌子上,猛然站起身来,身上散发出极其可怕的气势。

    他是谁?剑神界的领袖,威名赫赫的小剑尊,就算是一般的大圣,都没资格让他去接圣旨。

    同为圣王,张若尘却让他却接圣旨,分明就是一种侮辱。

    “好个张若尘,欺人太甚,真以为没人能治得了你了吗?”孤心傲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怒色。

    褚向云身体不断颤抖,承受不住孤心傲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息,差点瘫倒在地。

    他是真不想来传这个话,在孤心傲的眼中,他就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可他不得不来,相比之下,张若尘这位东域王,无疑是更加惹不起。

    “孤心傲,还不速速出来,接东域王圣旨。”

    一道无比浑厚的声音响起。

    声音中夹杂着丝丝神威,震动天宇,让所有身在天乐宫中之人,都不禁心神颤动。

    孤心傲走出楼阁,一眼便看到拥有庞大神蟒之躯的邪灵,眼睛不由微微一眯,他能够清晰感觉到,邪灵所拥有的强大力量,竟是让他都感受到了丝丝威胁。

    “本尊可不是昆仑界修士,让张若尘少在本尊面前逞他东域王的威风,如果有什么事,让张若尘亲自过来。”孤心傲强势道。

    张若尘的确很不好惹,但他同样不是好欺负的,接圣旨这种事情,若是传扬出去,他的颜面何存?

    邪灵盘踞于半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孤心傲,头上的血印圣旨飞出,“孤心傲,接旨。”

    血印圣旨绽放出璀璨的金光,散发出浩瀚的威压,如一座太古神山,向着孤心傲镇压而下。

    “哼。”

    孤心傲重重冷哼了一声,一抬手,释放出一道百丈长的凌厉剑芒。

    剑芒无坚不摧,斩裂空间,就算是一般的不朽大圣,都得选择退避。

    然而,还未真正靠近血印圣旨,剑芒便是快速湮灭,根本就不曾对血印圣旨造成半点损伤。

    看到这一幕,孤心傲的眼神,不由微微一凝,真切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翻手间,孤心傲取出一柄紫金色的圣剑,以圣气催动,斩向血印圣旨。

    紫金色圣剑表面浮现出二十万道王级铭纹,更有数十万道剑道规则缠绕其上,迸发出如虹的剑气。

    血印圣旨缓缓展开,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释放出来,禁锢空间,碾压一切。

    尽管孤心傲极力抵挡,可血印圣旨仍旧在快速镇压下来,将他引以为傲的剑法击溃。

    “怎么可能?”

    孤心傲心中震动,难以接受这一现实。

    如果是张若尘亲至,倒也罢了,如今仅仅一道圣旨,便压得他动弹不得,这样的结果,任谁也无法接受。

    “东域王有旨,天宫有天条,昆仑界有界规,天庭各界修士,若是违反天条,一切由天宫处置。若是违反昆仑界的界规,亦会严惩不贷。”

    “界规第一条,不得欺凌昆仑界本土修士,不得掠夺昆仑界的功法传承。”

    “界规第二条……”

    ……

    邪灵昂起头,朗声宣读道,声音清晰传遍整个中央皇城。

    与此同时,血印圣旨完全展开,一行行绽放无量圣光的大字,映照在天宇之上,只要身在皇城中,便都能够看见。

    很显然,张若尘所书写的这张圣旨,并不仅仅是给孤心傲,而是针对皇城中所有天庭界的修士。

    所谓的界规,也是他张若尘制定的规则。

    很多修士看到圣旨映长空,都生出一个念头:“张若尘这是想要以一己之身,力压万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