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九十九章 五行截阴阵
    谢雨晴抽了抽鼻子,道:“哪有什么妖气,我怎么没闻到?”

    “你当然闻不到。”

    “那……里面是不是有僵尸?”谢雨晴紧张的问道。

    “僵尸肯定没有,”叶少阳道,“里面的东西,比僵尸厉害。你后面的才是僵尸。”

    “我后面?”谢雨晴悚然回头,只看到那个老冯,呆呆的站在自己不远处。“别开玩笑,哪里有僵尸?”

    叶少阳不答,双手叉腰,问老冯:“您多大了?”

    “六十五。”老冯的声音很低,很压抑。

    周静茹皱起眉头,道:“张经理,你怎么连年纪这么大的工人也收?”

    张经理陪笑道:“大小姐有所不知,他不是我们的工人,是个要饭的,流浪到我们工地上来,我看他可怜,就让他来看个东西,好歹给他一口饭吃。”

    周静茹面色缓和下来,道:“算你还有点良知。”

    叶少阳摇摇头,道:“可惜你好心帮了倒忙。”抬起头,问老冯:“你是哪里人?”

    “江北省……别的不记得了。”老冯说的很慢,给人的感觉像个机器人。

    叶少阳看着他浑浊的眼睛,叹了口气,说道:“你可知道,你已经死了?”

    听见这句话,在场几人好像被雷劈了一下,当场惊呆。老冯慢慢皱起眉头,两眼之中,突然露出凶光,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我没死,我没死!”老冯低声吼叫,从地上操起一根钢筋,慢慢的朝叶少阳走来。

    “老冯,你干什么!放下!”张经理大声呵斥。

    老冯全然不顾,走了几步,举起钢筋,对着叶少阳狠狠刺来,叶少阳轻松避过,欺身上前,左手捏了个法诀,用力拍在老冯面门上,力道看上去不是很大,却将老冯击飞出去,落在地上,砰的一声,摔的四分五裂。

    所有人怔住。

    张经理大叫一声,哆哆嗦嗦的说:“这是咋回事,你咋把他打碎了?”

    “他根本就不是人,你们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谢雨晴第一个跑过去,弯腰观察了一会,壮着胆子,捏起一块碎肉,红彤彤**的,像是冰柜里的冻肉,惊道:“天哪,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没有血?”

    “他的血,已经被吸干了,刚才的他,只是还有一口阳气在,属于行尸。”叶少阳凭空一抓,往回一带,一个人影突然显现,被他抓在手里,正是老冯,身影飘忽,浮在空中。

    “鬼,鬼!”张经理惊声大叫。

    谢雨晴白了他一眼,“鬼有什么大不了的,大惊小怪。”她自己是看鬼看多了,有一定免疫力,只要不是长的太恐怖,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场,也不怎么害怕了。

    “**师,饶命,饶命。”老冯的鬼魂却是一改之前的呆板,拱着手,求饶起来。

    “你是哪里人,怎么会讨饭,老实说来。”

    人一死,生前所有事情都会记起来,老冯老老实实回答:“我叫冯宝,是江北省太行县人,家中只有一个儿子。我有老年痴呆,走失了,才流落到此地。”

    叶少阳接着问:“你是怎么死的?”

    老冯摇摇头,“不知道,那天我在吃饭,不知道被什么袭击了,有一个东西,刺到我脖子里,吸干了我的血,呜呜,我看不清它的模样啊……”

    叶少阳叹了口气,画了道引魂符,放飞起来,道:“去阴司报道吧,来生会有补偿。”

    老冯拜谢,化作轻烟,附身在灵符上,飞向远处。

    谢雨晴道:“杀死他的凶手,是什么人,或者说,是什么鬼?”

    叶少阳摇摇头,“人死之后,魂魄天知,只要是跟自己有关的事,没有不知道的,哪怕是被人用阴谋诡计害死的,死后也会知道一切细节。可老冯居然不知道杀死自己的凶手是谁,说明对方修为极强,能够隐藏真身,避过天知。”

    张经理听得一愣一愣的,战战兢兢的道:“叶先生,你……会抓鬼?”

    叶少阳不理他,从背包里取出七根七寸铜钉,放在井口旁边,用手掌一拍,就钉下去一根,围着井口,一连钉下七根钉,这一手功夫,看的张经理和周静茹目瞪口呆,谢雨晴算是见怪不怪。

    之后,叶少阳拿出墨斗,拉出朱砂红线,在七根铜钉上绕来绕去,口中念道:“我有一间房,半间租与转轮王。有时放出一线光,天下邪魔不敢挡。”

    朱砂线纵横交错,形成一张网状,将井口封住,叶少阳再取出一张灵符,用朱砂笔画了数道,贴在井沿上。

    谢雨晴看他完事,忙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这下面有邪物,但现在不是跟它拼命的时候,先封起来,让它出不来再说。”

    搞定之后,叶少阳拿出阴阳盘,用咒文激活,沿着院子慢慢的走了一遍,望着庙堂,缓缓点头,“原来如此……”

    “少阳哥,怎么了?”周静茹走上来,问道。

    “这是一个五行截阴阵,”叶少阳伸手指了指那口巨钟和下面的水井,道:“乾位有钟,为金,坤位有井,为水,震位有草,为木……”量着步子,向前走了三大步,用脚在地上蹭了蹭,露出一片红土,道:“风水学中,红土为土,正在坎位上,土也有了。”

    转过身,来到庙堂前,伸手往门廊上摸去,摸到什么,用力掰开,对众人摊开手心,手中握着一块椭圆形的石头,颜色火红。

    “离位上放着燧石,燧石非石,乃是火之精,火也有了。金木水火土齐全,你们再看地下,镶嵌着一块石瓦,瓦谐音为洼,在风水学中,是积存之道的意思,这五行截阴阵,利用五行元素,吸取日月之精,积存在门前的阵眼石瓦上面,五行截阴阵,就算活了。”

    三人听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云里雾里的,周静茹喃喃道:“不是很明白,但是……听上去好厉害啊。”

    叶少阳道:“当然厉害,能布下这种阵法的,都是有大道行的法师,用阵法之力,截断庙堂里的邪气,让里面的东西出不来。”

    说完,来到那口巨钟前,仔细看了看,纳闷道:“这钟至少有上百年历史,说明这个阵法,存在至少有上百年了。按说有阵法压制,这里阴阳调和,进来的人不会有事,那对夫妻,还有老冯,怎么会被弄死呢……”

    叶少阳一边说,一边走进了庙堂,环顾了一遍,到处堆满尘埃,香案倒在地上,香炉倾倒,一片狼藉。

    庙堂只有一间房,也只有一尊塑像,坐落在庙堂正中央,却只有半个身子,地上散落着一地的瓷器碎片。

    叶少阳转头朝张经理看去,惊道:“这是怎么搞的?”

    张经理挠了挠头,刚要开口。叶少阳感受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急忙将三人赶出庙堂,来到当院,朝张经理努了努嘴,“安全了,说吧。”最^新^章^节百渡搜---蓝~色~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