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树里有人


    cpa300_4();    叶少阳临危不乱,咬破舌尖,对着抓住自己右臂的几双手喷了一口血,几只地尸立刻哀嚎一声,向后退去。

    右手解脱,叶少阳立刻舞了个剑花,朝左手边刺去,将更多的地尸赶开。

    上半身坐起来,就好办了。叶少阳伸手到腰间,摸出一把铜豆子,对着众多地尸抛洒出去。这些地尸修为并不强,连普通的铜豆子也对抗不了,顿时一个个哀嚎起来,退回到地穴之中。

    叶少阳刚站起来,一个大块头突然扑上来,直接又将他压倒。是那只巨型地尸。刚才没上,只因为同伴太多,堵住了空间,现在别的都跑了,总算让它抓住机会,双手死死卡住叶少阳的脖子,按倒在地,一双大口立刻凑上来。

    叶少阳偏头躲过一击,枣木剑从侧面刺进地尸体内,感受到一股浓稠的液体喷射出来,但这地尸实在太强,仅仅抽搐了一下,再度扑上来。

    “操,这么能抗!”眼看要被咬到,叶少阳情急之中,想了一个很蹩脚的办法,主动伸出脑袋,钻进地尸脖子里。

    地尸体积庞大,脖子也长,叶少阳脑袋伸进去之后,正好卡在它下巴和锁骨之间,令它的脑袋无法向下移动,猎物就在嘴巴下面,却咬不到,这种感觉令地尸格外愤怒,口中连声怒吼着。

    不过叶少阳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地尸皮肤上有一层粘液,弄的满脸都是,而且那一堆赘皮在自己脸上来回蹭过,那种冰凉柔软的触感,令他心里很是恶心,差点当场就吐出来。亲手动輸入字母網址:П。即可新章

    叶少阳定了定神,想着这地尸是由树根控制,当下从地尸体内拔出枣木剑,在它身后挥舞起来,将那树根一根根斩断,暂时缩了回去。

    不过这地尸自身修为也强,一时间并没有什么影响,大声嚎叫着,试图抬起脑袋。叶少阳只好用手臂紧紧抱住它的脖子,一时间僵持起来,不敢松开,一扫眼看见之前退走的那些地尸,再度爬了出来,在向自己快速靠近,心中一声叹息,看来只好牺牲一下了。

    当下皱起眉头,张开嘴,对着地尸的脖子,用力咬了下去。

    一口又腥又臭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叶少阳努力吐出去,舌尖用力,将一大口血送到地尸体内。

    天师血入体,地尸也抗不住,凄厉的叫起来,不知哪里爆发出的一股庞然大力,抓住叶少阳,猛地丢出去,在地上扭动挣扎起来。

    叶少阳急忙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纯净水,漱了漱口,把口中残余的尸血吐出去,又洗了洗嘴巴四周,吸了口气,还是感觉到一股淡淡的腥臭,干脆抓了把干艾叶嚼起来,虽然味道也不好受,总算是将腥臭味压住。

    转头看去,地尸还抱着脖子在地上打滚,但已经是垂死挣扎。叶少阳赶紧跑回到金钱路里,避免其余地尸的攻击,等了不一会,地尸彻底不动了,嘴巴里不断流出绿色的树液。

    “这就死了?”周静茹惊道,有点不敢相信,这么大的块头,被叶少阳咬了一口,就死了?

    “我的天师血,对一切邪物都有抗性,更不要说是舌尖的血,直接进入身体的话,就是尸王都扛不住,别说它一个地尸。”叶少阳看着死掉的地尸,这家伙本来想咬自己,结果被自己用嘴巴咬死,想想真有点造化弄人的感觉,不过一个天师,被地尸逼到要用嘴巴去咬死对方,这实在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周静茹道:“你的血既然这么厉害,你捉鬼的时候,直接咬一口不就完事了吗。多省事。”

    叶少阳翻了翻白眼,“你说的轻巧,修为强的鬼妖,怎么可能给我机会去咬它,修为不强的,直接就灭了,也用不着去咬。”

    叶少阳喘了口气,从地上捡起一根槐树的根,贴了一张地火符上去,点燃起来,拿在手中,凡是木属性的妖怪,都怕火,修为再强也不例外。叶少阳手拿火把,向槐树飞奔过去。

    到了只有几米远的地方,进入树妖攻击范围,一时间树冠倾斜,所有纸条疯狂舞动起来,有些试图缠绕叶少阳,有些居然会喷射尸血。

    叶少阳猜测,这尸血是从树妖地尸体内吸出来的,这槐树妖的修为没见怎么样,修炼和攻击的方法倒是别出心裁,也算是妖界的创意家了。

    右手舞剑飞快,挡住喷射而来的尸血,左手拿火把,焚烧靠近的树枝,就这样冲到槐树下,把两样东西都丢掉,蹭的一声抽出七星龙泉剑,一时间光华大放,所有树枝都向后退去,畏缩不前。

    叶少阳划破中指,按在剑柄上,紫色光华立刻又盛几分,举起宝剑,朗声念道:“郎朗日月乾坤,光辉护我金身,四方妖邪鬼怪,顷刻化作轻尘!七星归位,龙泉杀敌!诛邪!”

    对着树干,用力劈下。

    一个女子的飘渺形体,突然出现,举起双臂,托住剑锋,叶少阳低头一看,是一个裸。女,身材完美,披头散发,面上露出哀求之色。

    “**师怜我修行数百年,请饶过我。”

    “树妖?”叶少阳冷冷一笑,“你也不知道害了多少人,现在求饶?”毫不迟疑的将宝剑压了下去,巨大的剑气,从树冠一直斩到底。

    “啊”树妖的精魂发出一声凄厉的呼号,然后,被斩碎。

    巨大的槐树,从中间笔直分成两半,向着两边缓缓倒下,轰的一声倒在地上,数不尽的精魄,从中飞出。

    叶少阳望着漫天飞舞的精魄,叹了口气,这槐树妖,不知道害了多少性命。

    “少阳哥,死了吗?”周静茹紧张的问道。

    叶少阳一头黑线。“少阳哥没死。”坐在地上,把左腿裤子撕开,小腿上少了一块肉,是之前被某只地尸一口咬下去的,流了很多血。

    “啊,你受伤了!”周静茹捂嘴叫道。

    “皮外伤,没多大事。”叶少阳打开一瓶纯净水,冲洗了一下,从背包里拿出绷带,刚要包扎,被周静茹抢过去。

    “我来帮你吧。”周静茹蹲在他面前,小心翼翼的包扎伤口。由于姿势的问题,领口下落,走光了。但是叶少阳压根没有偷窥的心思,默默看着她的脸,她专注的神情,看上去很美。

    包扎好伤口,叶少阳站起来,蹬了蹬腿,没什么大事,向前走到槐树妖被斩断的树根前,这才看到,在一堆木屑中间,躺着一个蚕茧一样的长条的物体,心下一惊,仔细打量起来,“蚕茧”很薄,有点透明,里面好像躺着一个人。

    叶少阳心中震撼,伸手摸了一下,冰凉刺骨,惊声说道:“冰蚕丝?”最^新^章^节百渡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