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喝鬼血


    cpa300_4();    急忙从地上捡起还没熄灭的火把,凑过去,那“蚕茧”一遇见火,立刻融化,露出一个窟窿,一股冷气,立刻冒了出来,叶少阳伸手驱散,定睛看去,看到一只白皙的人脚,非常小巧,肯定是个女的。

    用火把将“蚕茧”整个融化,叶少阳倒吸一口冷气:里面直挺挺的躺着一个姑娘,身着衬衫短裤,短发还染成淡黄色,相貌清秀,栩栩如生。

    “呀,这不是之前看到那个上吊自杀的姑娘吗?”周静茹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来。

    经她这么一提醒,叶少阳又打量了一遍这姑娘的衣着,还真是那个少女,恍然大悟,怪不得她的死亡幻象会在树下出现,原来尸身就藏在树里。

    “这姑娘看上去,怎么像还活着啊?”周静茹吃惊的说道,话刚落音,那少女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睛。

    周静茹吓得急忙后退,“不会是诈尸了吧?”

    叶少阳知道不是,不过眼前发生的一幕,让他也有点看不懂了,干脆什么也不做,在一边等待着,那姑娘慢慢睁开眼睛,眼神慢慢聚焦,落在叶少阳身上。

    “好冷……”

    冷怎么样,总不能抱你吧?叶少阳挠了挠头,脱下上衣,给她裹在身上,手伸进“蚕茧”里的时候,的确感到里面的空气冰冷异常,于是把她抱了出来,放在草地上。

    少女的脸色,一点点变得红润起来,呼吸也逐渐变得平缓,几分钟后,她尝试着坐起来,深吸了一口气,眼泪立刻流下来,“三年了,终于吸到新鲜空气了。”

    叶少阳与周静茹互相看了一眼,一脸震惊,她在树干里,躺了三年?那是怎么活下来的?

    “是你救我出来的?”少女定睛看着叶少阳,缓缓说道,“你是法师?”

    叶少阳点点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很饿,很渴。别的没事。”少女眼巴巴的看着他。

    周静茹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纯净水,把少女轻轻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打开水瓶,一点点喂她,少女喝了点水,精神又好了一点。

    叶少阳跟周静茹商量了一下,决定先把她带回去,让她吃点东西,不过她现在身体虚弱,不能走动。叶少阳只好背她。双手托在她两只大腿上,感觉她的皮肤非常嫩滑,有种吹弹可破的感觉,及时念了一道静心咒,避免自己胡思乱想。

    “少阳哥,那些地尸,怎么办?”周静茹担心的说道,自从槐树被毁之后,那些地尸就钻回到土里,再没出来过。

    叶少阳解释道:“它们不是僵尸,失去树妖的供给,很快就会死,不用管它们。”

    下山的路挺长,尽管这少女身材娇小,体重很轻,叶少阳还是累的气喘吁吁,把她背回到度假村之后,整个人累得不行了。

    周静茹让她躺在自己的床上,叫来服务员,要了一碗米粥,亲自喂她喝,少女喝了半碗米粥,直接睡着了。

    “明天再找她说吧,先让她好好睡一觉。”周静茹提议道。

    叶少阳点点头,“就让她在你这睡?”

    周静茹立刻有点担心,“怎么,有什么危险吗?”

    “这倒没有,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能把自己封在蚕茧里三年不死,不过她百分百是人,身上没有一丝不对的气息。”

    “那就行。”周静茹放下心来,“就让她跟我睡吧,我照顾她。”

    叶少阳笑了笑,道:“你倒是挺会照顾人的。”

    “我只是觉得她很可怜。这里又没护士,总不能让她跟你睡吧?”

    “咳咳。”叶少阳干咳起来,“明天见。”摆摆手离开,回到自己房间,脱衣服正要睡觉,突然想到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没办把鬼舌头送给老村长做药。

    他那孙子晚一天治疗没事,但鬼舌头要是放上一夜,会散尽鬼气,自己就等于白忙活一场,只好又穿上衣服,摸黑前往老村长的家。想想自己真是倒霉催的,忙了一整天,又是捉鬼又是降妖,还都是义务的。

    老村长一家人都在巴巴的等着他,都没睡觉,门一敲就开了。

    来到堂屋,叶少阳拿出瓷碗,放在桌子上,用桃木剑挑着三块鬼舌头,放在瓷碗上方,点燃几张符纸,在下面烤起来,鬼舌头一点点萎缩,化成一灰红色的血,落在瓷碗里。

    实际不需要这么多,但既然割了人家的舌头,绝不能浪费,三条舌头烧完,化出小半碗鬼血。叶少阳然小军把孩子抱出来,亲自喂孩子喝下去。

    小半碗鬼血灌进孩子肚里,本来还有点精神的孩子当场就不动了。

    老村长父子当场吓蒙。“**师,这这这咋回事?”

    “别慌,正常的,他喝了这么多鬼血,昏过去是正常的。要是你喝,当场就死。这孩子体内鬼气太重,鬼血与鬼气本是同源,喝下去之后,会自动吸收鬼气。”

    说完,叶少阳把一只手按在婴儿头顶,以罡气将鬼血催化到体内经脉各处,感觉吸收差不多了,回头对小军道:“去找一块红布来。”

    拿到红布,叶少阳把一块龙涎香和一把糯米包在里面,贴了一张凝气符在上面,放在婴儿肚脐上。

    “这个布包,能拔鬼血,要一直放在孩子肚脐上,鬼血会通过脐带一点点被吸出来,如果湿透了,就打开把糯米换成新的,再放回来,直到拔不出鬼血,就完事了。就这样吧,我走了。”

    出门之前,叶少阳回头看了那孩子一眼,孩子已经醒了,一双溜溜的小眼睛,正望着自己。

    叶少阳心中一震,这孩子喝了这么多鬼血,这么快就醒,体质相当不错,不由感叹道:“这孩子,是个修道的好苗子。”

    老村长一听这话,两眼一亮,拱手道:“**师,我这孙儿要是真的有仙缘,**师不妨收做弟子吧。”

    叶少阳一怔,仔细想了想,说道:“你如果真想让他修道,等他五岁的时候,你可以带他去茅山,找一个叫青云子的老道士,他看到这孩子就会明白的。不过……你们要慎重考虑,修道很辛苦,也很残酷。”

    老村长皱眉说道:“辛苦肯定的,怎么会残酷呢?将来他要是能像**师你一样法力高强,我们求之不得啊。”

    叶少阳笑笑,没有再说什么,要是他们知道自己在十几年的修道生涯中经历多少残酷的考验,受过什么样的苦,估计打死也不会送孙子上茅山。

    他没有劝他们送孩子去茅山,也没劝他们放弃,决定权在他们手上,到时候如何去做,全看他们自己,说到底,还是看这孩子的机缘。最^新^章^节百渡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