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极北冰蚕


    cpa300_4();    从老村长家离开,回到度假村,夜已经深了,叶少阳身心疲累,还有伤在身,想着明天还要跟那妹子说话,什么也不想,上床赶紧睡觉。

    一觉睡到自然醒,叶少阳爬起来,感觉十分的舒服,拿起手机一看,居然十点多了,赶紧起床洗漱,穿好衣服,来到客厅周静茹要的是一间有两间卧室的豪华套房,还带一间客厅。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美女,坐在茶几上,对他微微一笑。“叶先生醒了。”

    叶少阳看了好几眼,确实不认识,正要开口询问,美女自我介绍道:“我是绿地山庄的公关经理,周小姐昨晚委托我今天给你们送几件衣服来,看你一直没醒,我就在这等着。”

    说着,从沙发上拿出一叠衣服,递给叶少阳。“我不知道你具体身材,买了三个不同的号,你穿上试试。”

    叶少阳回到房间,试穿起来,找出适合自己的身材的一套,是一身休闲服,衬衫也是阿迪达斯的,对着镜子照了一会,总算明白了小马所说的正品跟仿冒货的区别在哪,虽然看上差不多,但正品穿在身上……还真就不一样。

    出门将剩余两件衣服退给美女公关,叶少阳问道:“小茹呢?”

    “在房间里。叶先生先用餐吧。”美女甜甜的说道,起身来到沙发上,打开包,拿出一个饭盒来。叶少阳从背后打量她的身材,那细腰丰臀,那丝袜长腿,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正好美女回头,看到这一幕,笑道:“真的饿了呀,看到饭盒就流口水了。”

    “咳咳。”叶少阳尴尬的咳了两声,走过去自己接过饭盒,打开一看,里面装的是小笼包子,美女介绍说,这是某某小吃店的特色。叶少阳吃了一个,感觉也就那样,远没有谢雨晴的大肉包子好吃。

    包子没吃完,周静茹的门开了,周静茹拉着一个女孩的手走出来,叶少阳看了好几眼,才认出她是昨晚自己救下的少女,今天换了一身衣服,差点没认出来,仔细打量了几眼,心中感叹,自己自从来到石城,真是桃花运连连,这又一个美女……

    周静茹拉着美女在沙发上坐下,上下打量着叶少阳,道:“你昨天的裤子破了,所以我托张姐给你买了一套,衣服还合身吗?”

    叶少阳连连点头,朝少女脸上看去,少女也在打量她。

    周静茹对那美女公关说道:“张姐,辛苦你了,请回吧。”

    “小帅哥,再见。”女公关对叶少阳摆了摆手,退出房间。

    周静茹看着门关上,抓着少女的手,对叶少阳道:“她叫覃小慧,你的情况我都告诉她了,她的情况……还是让她自己跟你说吧。”

    大概是不是长眠刚醒的缘故,覃小慧的神情还有些木讷,不过比昨天刚救下她的时候,好了很多。对叶少阳点了点头,说道:“我家世代都是苗疆白巫师,白巫师你知道吧?”

    叶少阳点点头,苗疆巫师有黑白之分,白巫师就是巫医,学的是治病救人的巫术,黑巫师则是一向以神秘著称的蛊师,擅长用蛊术害人,只要给钱什么都干。总的来说,苗疆巫师也算是法术界一个门派,法术自成一派,能够捉鬼降妖。

    “我虽然是巫医,但从小也跟普通人一样长大,接受的教育也一样,五年前,我跟表姐一起考上石城医科大学,学的是中医,想着从中医里学一些东西,融入苗医之中。大三那年,也就是前年,我跟表姐,还有三个同学到翠云山一带游玩,路过七奶奶庙,就好奇参观了一下,正好下雨了,天也黑了,我们只好在庙堂里呆着。

    有男生想吓我们,说起鬼故事,然后有男生说了亵渎七奶奶的语言,当时我跟表姐都感觉到庙堂里有妖气,劝说他们不听,还有一个男生喝了几罐啤酒,撒起疯,说是要灌七奶奶喝酒,把啤酒泼到神像上……”

    “傻比啊这是!”叶少阳听到这里,忍不住骂了一句,这真是典型的一路作死。七奶奶虽然出不去庙堂,但在庙里还是可以动手的,之前不杀人,只因为那些村民信奉他,送给她贡品,包括婴煞,不代表她不敢杀人,妖都是很小气的,哪怕成了妖仙也是,更何况她还不是妖仙。

    覃小慧接着说:“当天晚上,没什么事发生,我们铺了稻草在地上,睡着了。后半天我被一个奇怪的声音惊醒,睁眼一个,一个长的很恐怖的东西,趴在那个亵渎七奶奶的男生身上,正在吃他的脑袋,把骨头啃得咔咔作响……”

    “啊!”周静茹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呼。

    叶少阳脑补了一下那种场面,的确有点骇人,急忙问道:“那个吃人的东西,是什么?”

    “房间太黑,看不清楚,但绝不是一般常见的动物,有点像虾子,尾巴又像蛇,有不止四条腿……”

    叶少阳在脑海中拼凑了一下,结果什么动物也没拼出来,只好作罢,点头示意她接着说下去。

    覃小慧接着道:“我当场叫醒表姐,跟它斗法,表姐挡住它,让我带同学们快走,结果我们刚走出庙门,就遇到一只鬼……你先听我说完,再详细跟你说这只鬼,这鬼修为极强,我不是对手,同学们都被它杀了,表姐也被杀死,被拖到水井里。

    我当时就知道完了,一路逃命。那只鬼一直追我,故意把我赶到山顶,没想到那有一只该死的树妖,我一时不察,被迷了心智,我体内流着巫师血,它不能直接摄魂,就引诱我自杀。

    在最后一刻,我被冰蚕咬了一口,清醒过来,在被树妖收进身体的时候,操控冰蚕吐丝,结成冰茧,隔绝妖气,让它没法摄魂,冰茧里面非常的冷,等于将我的身体也冷冻起来,不会腐烂。

    每天的子时三刻,阴阳交替的时候,树妖的妖力最弱,我的魂魄会暂时觉醒,我用一缕魂魄制造了死亡幻象,就是想引人注意。能看到那一幕的,不是鬼就是法师,或许能够救我出来。我的经历,就是这样了。”

    覃小慧摊了摊手,直勾勾的看着叶少阳,意思你有什么想说的。

    叶少阳沉吟片刻,上下打量着她,问道:“你的冰蚕,是不是苗疆三大蛊灵之一的极北冰蚕?”

    覃小慧惊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叶少阳会知道这种事,还是点了点头。最^新^章^节百渡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