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少阳哥也中计了


    cpa300_4();    叶少阳暗暗吸气,这就难怪了,极北冰蚕,产自鬼域极北方,传闻古时候被一个苗族大巫仙带到人间,但是无法存活,只有炼成蛊,才能存活下来,极北冰蚕吐丝成茧,能够隔绝一切鬼妖之气,别说是一只几百年修为的树妖,就算是妖灵也奈何不得。

    不过,由于属性相克,这冰蚕丝最怕火,所以用火一烤就化了。

    “据我所知,极北冰蚕数量极少,被苗疆巫师奉为圣物,一向是作为大巫仙的传承信物,所以,你是大巫仙家族的人?”叶少阳目光烁烁的看着她,问道。

    覃小慧目光闪了闪,微微低头,道:“我承认我是大巫仙家族的人,我只能告诉你这一点,别的请原谅我不能说,这是我的家族秘密,对不起,即使你是我救命恩人也不行。”

    叶少阳点点头,“明白,我不问。不过我很纳闷,你既然身份这么特殊,你出事之后,你们家族的人难道一直没来找过你?”

    覃小慧苦涩的笑了笑,“抱歉,这也牵涉到秘密,我无法回答。”

    叶少阳耸了耸肩,“好吧,那说说那个鬼吧,这总不涉及秘密了吧?”

    覃小慧眼中立刻流露出一丝恐惧,喃喃道:“那个鬼,很可怕,脸是骷髅,脑袋里塞的好像稻草一样的东西,穿着黑斗篷,上半身满是血痂,看上去像血糊鬼,下半身却是好像树妖一样的很多触手。跪求百独一下

    它跟我斗法的时候,身上不断流血,在地上,就化成一只血糊鬼,我观察它的修为,至少是一只鬼首,不过它身上除了鬼气,还有妖气,我用上血巫术,才得以从庙堂逃走,结果还是被它跟树妖合力抓住……”

    叶少阳心下骇然,这种形态的鬼,自己也是第一次听说,身上有鬼气还有妖气,难道是鬼妖合体?他猜测,这个家伙应该就是七奶奶的鬼仆,一个鬼仆都强大到这个地步,七奶奶本人,得有多强?

    “听小茹妹妹说,你要对付那个老妖?”覃小慧看着他问道。

    “赶上了就对付呗,有没有兴趣一起?”

    覃小慧点点头,“那老妖害我在树妖里困了三年,我肯定要报仇的,再说我表姐的尸首还在那口井里,我要去把她弄上来,不能让她长眠在那个地方。”

    叶少阳心头一喜,道:“那正好,我本来就想明天下那口井里看看,正好你给我当个帮手,不,应该说是互相帮忙。”

    周静茹马上说道:“明天不行,她现在身体比较虚弱,至少得养几天。”

    叶少阳挠了挠后脑勺,“行吧,我也得回去准备一下。”

    于是各自回房间,收拾了一下东西,周静茹开车,载着二人返回石城。

    路上,周静茹问覃小慧:“你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去的,或者要去找什么人?”

    覃小慧摇摇头,“我在石城本来也没熟人,当年的同学也都不知去向了,没地方要去,也没地方可去。”

    周静茹道:“那就去我家吧,我老爸去外地了,最近都不回来,我一个人也是无聊,我回去给你弄点好东西吃,给你补补身子。”

    覃小慧笑了笑:“谢谢你,一醒过来,就遇到你这么好的姐妹,真好。”

    周静茹笑道:“别说客气话,我也觉得我们很投缘,肯定能成为好姐妹。”

    叶少阳耸了耸肩,才刚认识,就熟的好像姐妹一样,姑娘家的情怀,真是搞不懂。

    回到住所,叶少阳用钥匙打开门,推门一看,小马趴在茶几上,左手边摆着一本书,右手拿着毛笔,在一张黄色灵符上慢吞吞的画着,一抬头看到叶少阳,惊喜的叫道:“小叶子你没死啊,来来来,快看我这地火符画的对不对!”

    “地火符?”叶少阳走过去,看到他脚下有一大堆黄符,皱眉道:“你干什么呢?”

    “练习画符啊。看你们平时捉鬼那么酷,心里痒痒的,我也想学道术。这本书,是郭老卖给我的,我练了一晚上了。”小马合上书,捧给叶少阳看。

    是一本《茅山符咒大全》。修道初,先画符,这是茅山弟子入门的基础修炼,老郭倒是没忽悠他,只是收费就……

    叶少阳冷冷一笑,对小马的行为根本不感冒。“修道非常枯燥,你小子坚持不下去的。”

    小马两眼一翻,“你也没说鼓励我几句,小马哥我这次可是下了决心,你等着瞧吧,我一定学会。”

    “你要是能坚持一周,算我说错。”嘴上这么说,叶少阳看他画符时蹩脚的手法,还是忍不住指点了一下。

    小马照他的指点,画了一张地火符出来,按照书上的咒文,装模作样的念了几遍,一点用也没有,叶少阳在一旁冷笑道,“你小子,没学会爬就想走,想修道,先画三个月的符再说。”

    小马一听皱起眉头,不过什么也没说,继续画起符来。

    叶少阳回到卧室,从行李中翻出一本小书,纸张杂乱,随便扣着几个订书钉,上面是不太清楚的铅字,甚至都不能算书,叶少阳却是看得入迷,不时伸出右手,捏几个法诀,有时把书放下,双手结印。

    门突然被推开,叶少阳本能的把书往怀里一抽,抬头看去,是小马。

    “哎呦,小叶子,看黄色小本呢?这么紧张,拿来我瞅瞅。”小马挑着眉毛。

    “去去去。”叶少阳把小书塞到背包里,瞪了他一眼,“有事?”

    小马道:“陈宇说晚上请我们吃饭,你去不去?”

    “陈宇?哪个陈宇?”叶少阳听名字有点熟悉,但一时没想起来是谁。

    “就是咱们另外一个室友,你第一天来,咱们在一起喝过酒的。”

    叶少阳这才想起来,是那个小鲜肉,之前听小马说他找到工作了,离学校太远,所以干脆搬出去住了,自己也就跟他吃过一次饭,之后再没见过他。当下纳闷道:“我跟他不熟,他找我吃哪门子饭?”

    “他说他今天生日,在学校没什么朋友,所以找我们一起乐呵乐呵。你去吗?”

    “那就去吧。”叶少阳想的是,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做,就当放松一下。人家特意邀请自己,甭管熟不熟,面子还是要给的。

    打车来到陈宇定的饭店,一进包间,陈宇立刻迎上来,非常热情的招呼,寒暄片刻,拿了一瓶酒放在桌子上,黄色的液体里,浸泡着几根好像人参根须的东西。

    “这是我去西川出差,带的一瓶当地的补酒,叫百花酒,说是用五种草药泡的,非常补,今天我们就喝这个!来少阳哥,倒上!”

    叶少阳端起所谓的百花酒尝了一口,味道有点怪,但不难喝,也没有多想,开怀畅饮起来。

    三人边吃边聊,聊工作,聊美女,推杯换盏,一直吃喝到九点多,大家都醉了,陈宇表示要去接女朋友下班,急匆匆离去。

    叶少阳和小马打车回到住处,小马感叹地道:“人有了工作就是不一样,你看陈宇,以前多小气一个人,现在多大方,人也变得客气了。”

    叶少阳道:“那你不去找工作。”

    小马嘿嘿一笑:“我的工作,就是给你当童子啊,我要努力修炼道术,谁都别拦我。”

    叶少阳摇了摇头,回到卧室,倒头就睡,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感到胃里一阵剧痛,惊醒过来,趴在床边呕吐起来。

    小马正在刷手机,听到呕吐声跑过来,拍着叶少阳的肩膀,道:“小叶子你酒量不行早说啊,喝那么多……呀,胃出血了?”

    秽物吐完,叶少阳居然吐起血来,而且是大口大口的吐。

    “这、这要不要上医院?”小马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快,拿我背包……”叶少阳在呕吐的间隙,有气无力的说道。最^新^章^节百渡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