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人血蛊2


    cpa300_4();    叶少阳听这个名字,就知道问题严重,忙问:“什么是人血蛊?”

    “你在哪,我们见面再说。”

    “之前送我来的地方,小茹知道,你让她送你来。”

    挂上电话,叶少阳让小马下楼,去路边等着,一刻钟后,小马领着周静茹和覃小慧上来,周静茹表现的十分激动,对叶少阳问长问短,确定他暂时没事,才稍稍放心下来。

    覃小慧咬破手指,用自己的血,在叶少阳心窝的地方抹了一个很奇怪的符号,大拇指按在上面,咕哝了一串听不懂的话,叶少阳猜测是苗语。

    很快,叶少阳感到体内有什么东西在往外流动,低头看去,一黑色的血,通过那个符号渗透出来,覃小慧松开手,拽了几根头发,蘸了点黑血,握在右手心里,又念了一串咒文,松开手,头发自燃,冒出蓝色火焰。

    随着头发燃烧,一股黑烟冉冉冒出,升到三尺左右的高度,居然凝聚不散,逐渐形成一个蝴蝶的形状。

    叶少阳虽然不明所以,但也知道,蝴蝶是苗人的图腾之一,除了蝴蝶,还有枫木和牯牛,合称三大图腾。

    覃小慧挥了挥手,将蝴蝶形状的烟气驱散,皱着眉,表情非常凝重的看着叶少阳,“没错,是人血蛊!”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着她。叶少阳点点头,示意她往下说。下一章节已更新

    覃小慧叹了口气,说道:“人血蛊非常可怕,是蛊师用自己的血来饲养蛊虫,在其体内形成人血精,进入寄主体内后,就算蛊虫被灭,人血精也会扩散到全身,见血生长,逐渐成为蛊灵,寄主……必死无疑。”

    说到这,她眼中流露出诧异之色,“不过,这种蛊术极难修炼,一不小心,蛊虫就会根据蛊师的血精,反噬其主,说起来,差不多只有我们大巫仙家族的人才有把握修炼。”

    叶少阳惊道,“不会这么巧吧,我刚救下你,马上你们家族的人就出现了,我中蛊,会不会是因为救了你?”

    覃小慧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们大巫仙家族……没剩下几个人了,而且从几百年前就禁止修炼这些太过残忍的黑巫术,这个巫师,我肯定不认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叶少阳相信她没有撒谎,但是这件事背后,肯定有什么阴谋,不然不会这么巧,自己刚救下她这个大巫仙家族的白巫师,马上有黑巫师对自己下蛊,关键是,自己从来不认识什么苗疆巫师,更没有得罪过这种人。

    不过,现在最急迫的问题不是挖出阴谋,而是自己的安全。叶少阳看着覃小慧,说道:“这什么人血蛊,有什么办法能解?”

    覃小慧皱眉摇了摇头,道:“所有的蛊术,我都能解,唯独这人血蛊,是人家用自己的血精修炼的,我只能用办法压制,唯一的解药,就是饲主的血。”

    叶少阳耸了耸肩,那完了,人家既然给自己下蛊,当然不可能再提供解药,人海茫茫,对方要是有心躲起来,自己上哪里找他去?

    想到这,他接着问:“你有什么办法能压制,能压制多久?”

    覃小慧没回答,抓住叶少阳的左右两手,把手臂反过来,道:“你们看这。”

    大家立刻凑上来,往叶少阳手臂上她指的地方看去,只见在动脉下方,有一条暗红色的血线,一尺多长,大有向上蔓延的势态。

    “这、这是怎么回事!”周静茹一把抓住叶少阳的手,惊叹道。

    “人血精是从手腕开始,向心脉生长,两条血线一旦在心脉接头,人就没救了,必死无疑。”

    周静茹一听,愣了一下,眼睛立刻湿润起来。

    叶少阳心中一动,安慰道:“别哭,我还没死呢。听小慧妹子说完。”

    覃小慧想提醒他,自己比他大,但这种时刻,哪里有心情说这个,接着说道:“左右手的人血精,会同时向上生长,一共要突破七道穴位,每突破一个,都会给身体带来巨大伤害和疼痛,极北冰蚕是万蛊之灵,它的血,配上我的……唾液,能够减缓它生长的速度,将伤害减轻到最低,本来你还有一个月好活,现在有大概两个月。”

    周静茹一听懵了,喃喃道:“这又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叶少阳道,“在这两个月里,我可以寻找下蛊的人,只要找到他,我就有机会活下去。”

    “可是,万一人家躲起来呢,人海茫茫,你去哪找?”

    叶少阳摊了摊手,“那就没办法了,不过,我没有得罪过蛊师,他把这么珍贵的人血蛊下到我身上,肯定是有目的,就算我不找他,估计他也会来找我。”

    大家一想,也的确是这么回事,稍稍放下心来。

    小马这时突然冒出一句很二的话:“陈宇应该不会蛊术吧,没看他用过啊?”

    叶少阳瞪了他一眼:“就他那样的,会什么蛊术,他只是个受幕后人操控的马仔,不过倒是可以通过他调查一下。”

    说完,拿过手机,拨通了谢雨晴的号码,电话一接通,谢雨晴抢着说道:“小神棍,我正要找你呢,绿地山庄的几宗凶杀案,已经并案处理了,还是我负责,你打算怎么办啊?”

    “回头再说,你先帮我调查一个人的下落,还有他的出生日期。”

    那头,谢雨晴明显吃了一惊,道:“什么人?”

    叶少阳报了陈宇的名字,谢雨晴记下,问道:“他干什么了,你要查他的信息?”

    “电话里说不清。”

    “必须有个说法啊,警局又不是我开的,我哪能随便调动人员和资源。”

    叶少阳没好气的道:“你听清楚,如果不把他找出来,可能我就要死了,我没空跟你开玩笑。”

    那头沉默了一会,传来谢雨晴激动的声音:“你在哪,我现在去找你!”

    在等谢雨晴过来的时间里,覃小慧要去炼制压制人血蛊的药,需要一个闭塞的空间,叶少阳明白,苗疆巫师作法的过程非常保密,一般不愿给别人看到,便让小马带她去隔壁卧室,等了五分钟左右,覃小慧出来,将一颗红豆模样的药丸递给叶少阳。

    叶少阳接到手中,立刻感到冰凉刺骨,说道:“这就是冰蚕血做的?”

    “冰蚕血很少量,主要是我的……唾液。”覃小慧红着脸,艰难的说道。

    叶少阳有点发呆,美女的唾液,他倒是不嫌脏,只是……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间接接吻?

    服下药丸,立刻感到一股冰凉之意,流向手腕血线所在的位置,缓缓蔓延开来。叶少阳抬起手腕看去,感觉血线暗了许多,有种被压制的感觉。最^新^章^节百渡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