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十四九章 谁给我送纸2


    小马脸色苍白的看着叶少阳,道:“别吓我啊小叶子,我刚没用完的纸就扔在地上,你来看看。”

    说完转身走进厕所,按了按灯,没亮,一时也来不及去管,用手机照着地上,找到自己随手丢掉的几张纸,凑近一看,顿时吓得两腿发软:这哪里是卫生纸,分明是草纸啊!

    “不对啊,我刚刚明明看到是卫生纸来着,怎么……小叶子,小叶子?”抬头看去,厕所通往外面洗脸间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上了,厕所里一片黑暗寂静,哪里还有叶少阳的影子。

    登时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从心里升起来,小马二话没说,冲上去拉厕所的门,却怎么也拉不开了,就在这时候,后面某个蹲位的隔间里,发出一阵冲水的声音。

    厕所有人!

    小马浑身的鸡皮疙瘩,一下子就起来了。猛然回头望去,一排蹲位,每一个的门都是半掩着,里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

    “小叶子,小叶子……”小马用后背顶着门,轻轻扣着,外面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在这时,又是一声冲水的声音,从蹲位后面传来。

    小马的心一下抽紧了,渐渐的,恐惧转变成愤怒,心想叶少阳也知道去哪了,是祸躲不过,自己老在这站着也不是办法,干脆就过去看看,究竟是什么鬼,大不了打一架,也比在这吊着,担惊受怕的强。

    而且他想起,老郭和叶少阳都说过,想当法师,首先是要胆子大,眼下不就是一次锻炼胆量的机会吗?想到这,小马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走到隔间前,用脚把最外面那扇隔间的门踢开,什么都没有,于是憋了一口气,又去踢第二个……

    一共有五个蹲位,四个都被踢开,什么都没有,只剩下最后一个蹲位,门关的紧紧的。

    小马站在门外,知道自己越犹豫越会失去信心,干脆什么也不想,一脚踢了过去……

    门开了,后面什么也没有。

    小马深深吸了口气,开始为自己的勇敢感到自豪,就在这当口,一个人影突然从蹲位睡上空的天花板上掉落下来,是一个浑身黝黑的婴儿,胖乎乎脏兮兮的,两只血红色的眼睛直瞅着他,咧开小嘴,冲他笑了笑,朝他一步步走过来,双手里捧着一团湿漉漉的粘着血的草纸,用很稚嫩但是邪恶的声音说道:“哥哥,给你送纸,哥哥,给你送纸……”

    扑通一声,小马跌坐在地上,试了两次都没能站起来,只好坐在地上向后退去。一直退到墙角。

    那婴儿手捧草纸,笑嘻嘻的追过来,从那一沓带血的草纸上揭下一张,贴在小马的脸上,小马赶紧伸手去撕,却发现那草纸黏在了自己脸上,怎么也撕不下来。

    “哥哥,给你纸啊……”婴儿手拿草纸,一张张贴在小马脸上。小马立刻感到窒息,倒在地上,双手乱抓,发出沉闷的惨叫。

    “哦,哥哥,你不要纸啊……”婴儿站在他面前,咬着手指,想了想,“那你一定是要这个……”把手伸到自己脸上,撕拉一声,将一块鲜血淋漓的面皮扯了下来,弯腰朝小马脸上贴去……

    “乾坤无极!”

    一根红线,从后面伸出来,拦住婴儿的脖子,左右一绕,打了个法结,一道红光射出,婴儿尖叫了一声,一声黑气弥漫而出。

    小马突然感到脸上一松,所有草纸被人一把撕掉,猛喘了几口气,才缓过来,抬头望去,叶少阳双手拽着一根红绳,用力勒住婴儿的脖子,虽然看上去没有占据上风,但是小马彻底安下心来,靠在墙上,幽怨的说道:“小叶子,你可算来了啊。”

    只要叶少阳在,不管处在什么样的局面下,他都不担心。

    那个鬼婴,在红线的捆绑下不断变换着形状,双手伸长,朝着叶少阳抓去。

    叶少阳抢在它前面,将一枚铸母大钱,按在它的鬼门上。鬼婴立刻惨叫一声,浑身颤抖起来,收回双手,去掰叶少阳的手,然而叶少阳的手就好像定在了它的额头上,纹丝不动,口中不断念着驱鬼咒,铸母大钱不断放出金光,将黑色的鬼气驱走。

    等它体内的鬼气被濯紧,叶少阳放下铸母大钱,将一张灵符贴在它脑门上,将它瞬间收了起来,吐了口气,看了小马一眼说道:“怎么样?”

    “差点被憋死!”小马看了一眼地上那一沓带血的草纸,越看越觉得恶心,喃喃道:“这不会是从女厕所捞出来的姨妈巾吧?”

    来到洗脸间,小马打开水龙头,冲洗了好半天才罢休,平时不怎么抽烟的他点了一支烟,抽了几大口,发软的身体才慢慢恢复了一点力气,想起刚在厕所里的经历,仍然心有余悸,责怪的对叶少阳道:“你刚才死哪去了?为什么不跟我进厕所?”

    叶少阳很无辜的摆了摆手,告诉小马,在他打开厕所进去的时候,自己看到一个婴灵从里面冲出来,向楼下跑去,急忙追上去,并不知道厕所还有一个。

    “那你追到了吗?”

    “慢了一步,让他从楼梯口穿墙走了,我又不会穿墙,”叶少阳耸了耸肩,“我上来找你,才发现厕所不对劲,也好,当时这一只婴灵注意力都在你身上,让我轻松抓住,这婴灵修为不深,但身手敏捷,跑走之后,很难追上。”

    小马道:“那就是什么接阴生婆勾走的婴灵?”

    叶少阳点点头,“它们夜晚出现,到处吸收阳气,用作修炼,但是这医院被阵法封印,所以它们只能在这楼里出现。”

    小马恍然明白,想了想,又问道:“那为什么医院别的人都没事,值班的护士啊,患者啊,偏偏要杀我?”

    叶少阳眼皮一翻,道:“人家遇到它就跑,大不了被吸点阳气,你倒好,胆子大的主动去找它,它以为你是法师,当然不能留你。”

    小马一滞,骂了一声:“靠,我不是想锻炼胆量吗,哪知道会是这样,要是早知道,我就站那等你了,对了,你现在抓住了一只,怎么处理?”

    “已经渡化它体内的邪气,但是只有弄死接阴生婆,断了他们的念想,才能让它们回到自己的身体。”

    小马点点头,“弄死她,弄死那个变态老鬼!”

    “少阳哥,小马哥,你们在里面吗……”许雅娟的声音从卫生间外面传来,叶少阳二人赶紧推门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