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生擒鬼婆2


    cpa300_4();    “啊……”接阴生婆怒吼一声,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会跟附身的身体一样,完全失去知觉,任人宰割,所以,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趁着自己修为还在,也只能放手一搏了,当即身躯一震,离体而出。(◥◣看最◢◤新章节请上^^看お閣wWw.kаΝSΗuge.СoM)

    由于能够闭气隐形,叶少阳等人只看到许雅娟软软倒下,别人还在发呆,叶少阳立刻抓住墨斗上的线头,将其丢给了老郭,口中叫了一声:“上三尺,放线!”

    老郭借住墨斗,飞身而起,横着一拉,与叶少阳一起拉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线,刚横在空中,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上了,弹射出去,将两人的手心都拉出血来。不过血线上的狗血混合物却是被激发而起,凭空打出了数道血线。

    “啊!”接阴生婆闷哼一声,跌在地上,立刻向着地下钻去,这一步也是在叶少阳的预判之中,转头对正在发呆的小马大声吼道:“下印!”

    小马一惊,立刻盘膝坐下,将貔貅印扣在塑料布上。

    “金钱为路,拘魂引魄,四方鬼寇,玉损碧落!”叶少阳一边念咒,一边掀起了塑料薄膜的一角,老郭也立刻学他的样子,掀起对角,两人模仿着太极双鱼的步法,朝着一个方向转起圈来。

    仅仅过了一会,塑料薄膜就被拧成了一团麻花状,然后,原本空空如也的中间多了一个透明人的形状,被塑料薄膜贴得很紧,好像穿了一件紧身衣。

    从形状上看,这个弯腰拱背的人,左手拿着一节铁链,右手挎着一个篮子。方进等人都是看过当初那个视频的,一看到面前这诡异的场面,立刻就跟照片上的鬼老太婆对上了号,吓得连连后退,在场的保安,还有趴在产房玻璃窗上观看外面的医生护士们,都把目光投在了叶少阳身上,用一种紧张而崇敬的目光看着他。

    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呜……”塑料薄膜中间,那一道人形,左右挣扎起来,将塑料薄膜几乎撑到极限,叶少阳大声喊道:“小马,撑住!”

    小马双手扶着貔貅印,压在塑料薄膜的下端,貔貅印剧烈摇晃着,从外表看,小马并没有怎么发狠,但是肥胖如他,手臂上的青筋也爆了起来,一滴滴斗大的汗珠,顺着下巴流下来。

    除了叶少阳和老郭,在场没人知道他在承受多大的压力,他在用自己的意念,控制着貔貅印,抵抗着接阴生婆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如果不是貔貅印镇着,脆弱的塑料薄膜早就被接阴生婆撕开了。

    接阴生婆见硬来不行,身体突然急速收缩,放出一股股黑色的气息,鬼气,将贴在身上的塑料薄膜一下子撑的鼓鼓的,眼看着就要爆开。

    叶少阳神色一变,飞身而起,手持血线,绕着接阴生婆的脖子用力缠绕起来,对面的老郭也动了起来,拿着血线的另一头,往反方向快速行走,不出一时三刻,接阴生婆全身上下缠满了沾过黑狗血和各种法药的血线,像个粽子一样,再也挣扎不得。

    叶少阳接过老郭递来的线头,打了个法结,后退两步,转头对小马道:“行了,你不是要抽它吗,来吧!把貔貅印放地上就行。”

    “可以了?”小马愣了一下,嘿嘿一笑,取出老郭之前给他的桃枝鞭,看着被包在粽子里的人形,想到那婴灵为母亲招魂时凄惨的场面,登时恶向胆边生,扬起桃枝鞭,用力抽在接阴生婆身上。

    接阴生婆惨叫一声,扑到在地上,小马呸了一口,“嘿嘿,你特么也有今天,我让你装神弄鬼,我让你杀小孩,我让你长的吓人……”扬起桃木鞭,毫不含糊的一下下抽在接阴生婆身上,虽然隔着红线塑料薄膜,但是桃木鞭是法器,对于鬼魂的伤害,是无形而巨大的,接阴生婆缩在地上,哀叫求饶。

    老郭一看这情况,非但不同情,也抽出一根桃木鞭,上前与小马一起抽打起来。旁边,一众医护人员和保安面面相觑,这些法师的世界,实在太残暴太让人不懂了。

    “好了,差不多了,让我来解决它。”叶少阳把老郭和小马赶到一边去。

    小马还有点不解恨,嚷道:“小叶子你别拦我,你就让我把这家伙抽死了得了呗,我还没杀过鬼呢,让我过过瘾。”

    叶少阳白了他一眼,道:“你现在是过瘾了,等你死了,到时候叫苦都来不及,你一个普通人,杀死阴间之鬼,虽然它犯错在先,这也绝不可以,不然阴阳两界就乱套了。”当下来到蜷缩在地上的接阴生婆身前,锵的一声,抽出七星龙泉剑。

    “*师,不可以!”接阴生婆发出一声悲鸣。“你不可以杀我!”

    “怎么着,你是我亲戚?”叶少阳淡淡一笑,举起了宝剑。

    “*师!我有鬼牌在身上,只要我放弃一身修为,谁也不可以杀我!”

    叶少阳一怔,只见一股黑气,从“粽子”里缓缓飘出来,红线咔咔断裂,塑料薄膜也被腐蚀融化。

    “小叶子,快动手啊!”小马看见这场面,急得大叫。

    叶少阳摇摇头,道:“它是在释放鬼气,不要妄动,看看再说。”

    不一会工夫,黑气散尽,红线完全绷断,塑料薄膜也熔化成了液体,一个身上冒着绿光的老太婆,弓着腰,颓然坐在地上,一脸鸡皮褶子,肉瘤横生,看上去很是恶心。黑色的铁链,和装满纸钱的篮子,放在她的面前。

    它已经破了鬼身,无法隐形,登时被所有人看见,一个个都吓得退到老远,假如不是在场的人多,只怕早有胆小的小护士尖叫起来了。

    接阴生婆把枯骨一般的手到篮子里,捧出一只鲜活乱蹦的婴灵,扔给叶少阳,叶少阳赶紧给收在灵符里,问道:“其余的婴灵呢?”

    “我今天特来勾魂,没带它们来,我走之后,与它们的联系会自动切断,它们会奔着自己在身体内的一缕魂魄找去的。”接阴生婆叹了口气,苦笑着对叶少阳道,“叶天师,我小看你了,但你不能杀我,我有鬼牌在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