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独闯洞府
    妈妈的,小叶子不在,你就敢来吓老子了不是?老子才不怕!老子早晚也是个道士……而且小叶子也说了,这多半只是那水鬼手下的小鬼小妖,修为不深,打不过自己……

    小马在心里不断想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来安慰自己,深吸了一口气,绕过船舱,来到船舷另一侧,听见船舱里传来一阵喋喋怪声,知道那个“东西”就在里面。

    是鬼,还是妖?长什么样子?

    犹豫再三,小马终于鼓起勇气,伸手掀开了草席

    一个长着倒三角脸的人,正裂开一张大嘴,冲自己无声的笑着。它的身体,如同一只站起来的蛤蟆,双腿极长,关节向两边打开,蹲在地上。

    没等小马看个仔细,那怪物双腿一弹,将他扑倒,骑在他的身上,双手死死卡着他的脖子。

    突然间,一道紫光,从小马上衣的口袋里射出,落在那怪物身上,怪物浑身抖动了一下,向后退去,结果绊倒了小马的腿,两人一起向后倒在了船舱里,小马一身重量都压在对方身上,妖怪也受不了,被压得“吱呀”一声大叫,想要挣脱出去,但是四肢一碰到小马的身体,便是一道紫光射出,打在身上,就像人触电一样,疼得立刻不敢动了。

    小马伸手一摸,是那枚铸母大钱,顿时恍然,原来小叶子没骗自己啊,这东西的确好使。请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谢谢!

    再看那妖怪狰狞怪异的脸,也不觉得那么恐怖了,冷笑一声道:“连一枚铜钱都怕,原来真是个小鬼小妖,看小马哥我收了你。”

    一手按住对方,一手伸到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沓黄色的灵符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在练习画地火符,画好一张就存下来,打算有空的时候,统一试验,看到底有几张能用。

    “来吧大兄弟,算你倒霉,试试吧。”小马把一沓地火符往怪物脑袋边一放,抓起一张,贴在他脑袋上,闭上眼睛,念一遍咒语,没用,撕掉,又贴一张上去,还是没用,一口气换了七八张,结果没一张管用的。

    那怪物惧怕铸母大钱上的神力,无法反抗,呆呆的看着小马,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名堂,假如知道自己被当成了道术的实验品,只怕会羞辱的立刻咬舌自尽。

    “我还真不信一张没有的都没有!”小马大怒,索性将剩下的几十张,都贴在怪物身上,默念起咒语,只听“轰”的一声,睁眼看去,有大概三四张灵符着了起来,无奈摇头,自己辛苦画了这么多,原来就这几张能用的。

    怪物身上,被地火烧到的部位,立刻萎缩下去,渗出又腥又臭的黑血,不一会工夫,整个身体被烧化,黑血流的哪里都是。

    “第一次出手,还算……不错?”小马望着舱板上逐渐凝固的黑血,挠了挠头皮,自我安慰的想着。

    此时,在水鬼的洞府里,叶少阳对着前方扔出一把铜钱,只听见“呲”的一声,一抹黑影,没等显形,便被打成精魄,魂飞魄散。

    “茅山天师在此,全都给我显形!”叶少阳大喝一声,一把铜豆子撒出去,几只小鬼被砸的就地显形,上窜下跳,对着叶少阳纳头便拜。

    “**师饶命,我们是附近的村民,被那水鬼害死,抓来当作鬼仆,我们没有害过人,请**师超度我们……”

    叶少阳道:“那水鬼在什么地方?”

    “就在洞府里,修为很强,好几个法师都被它害死,**师小心啊。”

    叶少阳也不多说,画了一张引魂符,丢在风中,对那几只鬼道:“往生去吧。”

    几只鬼顿首拜谢,附在灵符上,向洞府外飞去。

    叶少阳走到洞窟的尽头,一道造型别致的拱门,上面挂着珠帘,看上去很有古风。叶少阳眉头皱了一下,掀开珠帘,走了进去。

    梳妆台、矮柜、雕花大床,都是红木打造,风格旖旎,叶少阳一看便知,这是一间古代女子的卧房。

    对面还有一扇珠帘拱门,叶少阳没有进去,大马金刀的往床上一坐,说道:“出来吧,出来谈谈。”

    珠帘一动,一个女子走了出来,身穿古代华服,头戴珠玉凤钗,手里拿着一方罗帕,款款走来,叶少阳抬头看去,这女子看上去二十多岁,长的还不错,身材婀娜起伏。

    她一进来,立刻鬼气弥漫,叶少阳心往下一沉,这家伙修为不低!

    女子手拿罗帕,对着叶少阳掩面一笑,娇的说道:“**师好没礼貌,乱闯人家闺房就不说了,还坐在人家的床上。成何体统?”

    叶少阳看着她,淡淡说道:“河姬?来自西鬼域****河?”

    女子笑了笑,“**师好眼力,叫我美华吧。”

    叶少阳哼了一声,笑道:“我不明白,为什么只要是女鬼,都要变成年轻漂亮的女人模样,你明明有几百岁了,按照人间的算法,是个老太婆了,也来凑这个热闹。”

    女鬼脸色一变,道:“我只是变成前生的模样。”

    叶少阳哼了一声:“你是鬼域之鬼,哪有什么前生?”

    “两百年前,我来人间走过一遭,那时候,我叫美华。”

    叶少阳恍然明白,原来这洞府里的摆设,还有她的装束,都是按照“前生”的喜好变化而来。

    “以前的事我不管,”叶少阳道,“这一次,是谁把你带到人间来的?”

    美华眯着眼睛看他,“我不会告诉你的,**师,我明确告诉你,你斗不过他,更不要说,他背后那只妖。”

    “七奶奶?”

    美华一笑,“**师怕了吗?”

    叶少阳淡淡说道:“怕不怕跟你没关系,反正你也看不到了。”

    美华脸色一变,叹了口气,来到梳妆台前,打开抽屉,一道金光射出,真的是金子发出的光。

    叶少阳定睛望去,抽屉里满满都是金元宝。

    “这都是我在水底捞到的,不知道够不够买一条命?”

    美华说道,“如果**师不爱财,我还有别的东西。”

    叶少阳心中咯噔了一下,不会又要色诱自己吧?事实证明,他猥琐了,美华拉开抽屉,取出了一块巴掌大小、长条形状的木牌,上面镌刻着一个暗金色的图案,叶少阳仔细看去,画的是……一片树叶?

    “天师牌!”叶少阳大吃一惊,叫道。

    美华抿嘴一笑,说道:“叶天师识货啊。”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