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七十章 天师牌
    天师牌,是在地府挂过玄名的天师,从阴司领到的东西,邪气不侵、长存不灭,所以有诸多好处,天师死亡时候,天师牌会随着一起消失,被阴司收回。凡是有能力把天师牌留下来的,都是最终羽化的所在,将自身最得意的法术、或者阴阳两界的某些秘闻,用神念的方式,镌刻在天师牌中,留给师门后人,或者子孙后代。

    有些道术门派,就是靠着一块天师牌,才得以百年传承,其珍贵程度,甚至超过任何一件上品法器。

    茅山与龙虎山,传承到今天,各自拥有三枚天师牌,被当作镇山之宝,叶少阳刚当上内门弟子的时候,就挨个参拜过,从三位先辈祖师的神念之中,学到了很多书籍里学不到的东西,例如捉鬼的经验,和一些特殊鬼妖的形态和弱点。

    叶少阳自己也是天师,但是由于一些原因,至今没有去地府挂过玄名,所以没有天师牌。

    “你这块天师牌,哪里来的?”叶少阳回过神来,问美华女鬼道。

    美华笑了笑,“不瞒**师,这天师牌,是一两千年前,一位天师独闯鬼域,在经过****河的时候,把这天师牌扔进了河水中,就在那儿躺了一辆千年,叶天师,你应该知道,千百年来,就算是道门天师,一般也不敢去****河,所以,这位天师的法力,一定远远在一般天师之上,他的天师牌,自然也更加珍贵……”

    叶少阳承认,她说的是实话,他心中想的是,这位天师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天师牌丢在****河中?

    难道,他是要去那个地方?担心自己回不来、道法或者一些秘闻无法传承,不得已才把天师牌丢在****河里,留给后来的有缘之人?

    想到这,叶少阳对这块天师牌,更加感兴趣了。

    美华接着说道:“这天师牌,在****河里躺了上千年,无人知晓,我刚好在那一带聚生成鬼,所以捡了来,这东西对我没用,但对**师你,可是价值连城,所以……”

    叶少阳明白她的意思,说道:“你把这个给我,自废修为,返回鬼域,我可以留你性命。”

    这倒不是为了一块鬼牌徇私,叶少阳想的是,这河姬美华,修为不弱,比之前那接阴生婆还要厉害不少,假如她愿意老老实实滚回阴间,那是再好不过。不然真打起来,又是一场恶战,自己受累点好说,万一再赔上旁人的性命,那就得不偿失了。

    美华素手掩面,发出银铃一般的清脆笑声,道:“**师打的好算盘,我若是愿意回阴间,早就一走了之,还用冒险留在洞府里,拿这些东西当礼物?”

    “那我考虑一下,给我看看这天师牌先……”

    叶少阳不动声色的说道,站起来,做出要接东西的样子,对美华伸出手,走了过去,等距离够近的时候,突然手掌一翻,朝着她手腕抓去。

    不料那美华早有准备,袖子一挥,一股水波凭空袭来,挡在身前,叶少阳一掌下去,拍的粉碎,再看美华,飞快向洞府外面飘去,双手不断卷动,祭出一道又一道的水波,挡在身前。

    “叶天师,既然这样,咱们只好鱼死网破了,我也未必怕你!”美华说着,将那天师牌吞进腹中,“想要这东西,除非杀了我!”

    叶少阳知道追不上她,也没有白费力气,打开背包,取出一大包朱砂、雄黄、黑狗血之类的法器,到处抛洒出去,所到之处,立刻冒起一股股的白烟。

    一股鬼气被破,支撑幻境存在的灵气平衡便被打破,引起连锁反应,整个洞府一点点模糊、扭曲起来。

    这所河姬苦心营造出来的如同闺房一样的洞府,即将被打碎。

    叶少阳摇了摇头,在一切消失之前,摸出赤练丹,含在口中,向外走了几步,突然想起那些金元宝没拿,这可不能浪费,急忙又折回头,把梳妆台的抽屉拽出来,金元宝都倒进背包里,这才满意的离开,口含赤练丹,浮上水面,立刻朝岸边游去。

    “来了来了,叶先生没事!”

    在李伟等人的欢呼声中,叶少阳爬上岸边,万分激动的周静茹什么也顾不上,上前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你没事,真好!”

    “呃……”叶少阳只好张开双臂,让她抱了一会,环顾左右,没看到小马,急忙问道:“小马呢?”

    “在这呢。”叶少阳拨开李伟,循声望去,看到小马有气无力的躺在人群后面的草丛里,走过去说道:“没事吧?”

    小马摇摇头,用异常悲痛的声音说道,“怎么没事,我被一个千年老妖带到芦苇丛里,轰轰烈烈的打了一场,我差点被弄死,后来我发威了,用了一道地火符,把它给烧死了,那叫一个惨烈……”

    叶少阳怔住,皱眉看着他,“用地火符烧死千年老妖,你确定?”

    “这个……确定,我用了不止一张地火符,好几十张,才把它烧死,烧成了一滩血!”

    叶少阳摇摇头,这货,牛皮吹的简直没边了。“你用树枝能捅死人吗?”

    小马一怔,道:“能啊,碰巧了就行。我杀那只千年老妖,的确有一定运气存在……”

    有一定运气存在……叶少阳彻底无语。“好吧,你开心就好。”

    “少阳哥,那个水鬼,被你杀了没有?”周静茹冷静下来,问道。

    “没这么容易,不过它的洞府毁了,又困在水库里跑不掉,我有办法对付它。先回去吧。”

    为了避免见到小玲尴尬,叶少阳说什么也不回李家了,周静茹也让李伟先回公司去,他们自己找地方住,李伟只好听命,走之前一再跟叶少阳保证,等回公司第一件事就是给他打钱。

    回去路上,叶少阳向村长打听附近有什么旅社之类的地方。

    村长立刻为难地道:“咱这山野小村,没什么旅社,就一个招待所,太破了,怕你们住不惯。”

    “破点没事,干净就行,带我们去看看。”

    在叶少阳坚持下,老村长只好带他们来到村里的招待所,从外表看,就是一个农家大院,里面是一栋二层小楼,一楼是餐厅,二楼是客房,房间不大,家具也很少,但看上去还算干净。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

    书中之趣,在于分享-【】-趣读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