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养尸4
    叶少阳没理他,画了一道地火符,凑近女尸的面部,覆盖在脸上的头发一遇到火,立刻好像有生命似的,扭曲着缩了回去。

    叶少阳手拿地火符,在女尸的脸上薰了一遍,将所有头发驱走,小马等人立刻凑上去围观,也许是长期有头发遮盖的缘故,女尸的脸部保存的比身上还要好的多,虽然谈不上栩栩如生,但也能够看的出,生前是一个美貌的女人。

    “啊,好可惜啊……”小马感叹起来。

    叶少阳在女尸身边蹲下,掰开她两只眼睛,小马等人一看之下,立刻感到头皮发麻:女尸的两只眼皮下面,没有眼球,各有两团黑头发,缠缠绕绕的纠结在一起。

    叶少阳眉头一皱,立刻又掰开她的嘴,结果也满满都是头发,好像蚯蚓一样蠕动着,往她的牙齿缝里钻。

    看到这一幕,在场众人都感觉到胃里一阵发酸,差点吐出来。

    叶少阳又检查了女尸的鼻孔和耳朵,发现都被毛发填满,沉吟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一个毛人蛊,中蛊的人,会毛发倒生,也就是全身的汗毛、头发都往身体里面长……”

    大伙一听,面面相觑,不敢相信世上还有这等离奇的事情,但是真相就在眼前,不由他们不信。

    小马喃喃说道:“毛发往身体里面长……这特么得多难受?”

    “当然难受,”叶少阳道,“一开始,会奇痒无比,但是从外表却是看不出任何异样,等到人感到疼的时候,内脏已经被毛发穿透,离死也不远了。”叶少阳指着面前的女尸说道,“你们可以把她肚皮切开看看,是不是一肚子都是毛发,一直长到五脏六腑里面。”

    小马连连摇头,“还是不要验证了,光是脑补一下,就浑身恶寒,要是看到那画面,估计三天都吃不下饭。”

    “你们看看,这女子,像不像咱村失踪的柱子媳妇?”一个村干部伸头看着那女尸的脸,说道。

    经他一提醒,几个村干部连忙围上来,认真打量起女尸的脸,最后所有人认定,这女尸就是李家村的一个小媳妇。

    村长李老星叹了口气,道:“这小媳妇是北善旺村的,长的可叫俊哩,嫁给咱村的柱子,有四五年光景吧,也就是两三年前,突然失踪了,婆家娘家找了多少天也没线索,传言说她跟人私奔了,柱子一家这两年在村里都没能抬起头,敢情被人害死,埋在这了……”

    叶少阳看着他,说道:“她失踪的日子,是不是在你们村子闹僵尸之前?”

    李老星皱眉回忆起来,没等他开口,身后一个村干部说道:“没错,我记得清楚,柱子媳妇失踪没几天,村里就开始闹僵尸!”

    小马双手握拳,怒道:“肯定是那个杂碎金麻子干的,他故意放僵尸伤人,然后自己冒充法师来作法,骗取你们的信任,却偷偷害死了这姑娘,埋在这里。还找你们帮忙,堂而皇之的移种树木过来,老头,你们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乡下人淳朴,李老星等人得知自己成了干坏事的帮凶,一个个低下头去,露出愧疚的神情。

    叶少阳说道:“不知者不罪,你们去通知死者家属来认领吧,还死者家属一个名声,也算是补偿了。”

    李老星立刻安排两个人,下山去通知柱子一家。

    叶少阳又让小马掏出手机,从不同角度拍下几张照片,给谢雨晴发过去,这件事牵涉到凶杀案,得让警察来处理。

    小马拍完照片,望着女尸嘴巴和眼眶中不断蠕动的毛发,直感到慎得慌,问叶少阳:“现在怎么办?”

    叶少阳沉吟片刻,说道:“这不是单纯的毛人蛊,我虽然对蛊不太懂,但也知道,毛人蛊的蛊虫,是利用人体内的血肉生长,就像寄生虫一样,人死之后,血肉腐化,它要么重新找个寄主,要么也跟着一起死去。但是这姑娘死了两年,尸身不腐,这些毛发也还是活的,这绝对有问题。我先试试吧。”

    说完,从背包了翻出一块硫磺石,包在灵符里,叠成一个八棱形,想了想,又拔下自己几根头发,缠在上面,塞进女尸的嘴里,口中念起地火咒。

    包着硫磺石的地火符立刻燃烧起来,一股黄色的烟雾,从女尸的七窍之中,不断往外冒。

    那一团团的毛发,立刻好像碰见了克星,不断扭动着,向女尸身体内部退去,可怖的是,女尸的身体也跟着一起抽搐起来。

    李老星等人呼啦一下退出老远,面面相觑,诈尸了?

    叶少阳却是不为所动,一把抓住女尸的双手,并在一起,用左手牢牢按住,右手捏成凤眼,沿着女尸身上的七大鬼**,一路叩击上去,女尸猛然张开嘴,舌头探出,似乎想吐出什么东西。

    叶少阳右手扣住女尸脖颈下方一尺三寸的地方,释出罡气,进入女尸体内,试图将那蛊灵逼出来,然而女尸张嘴干呕了半天,却是闭上了嘴巴,叶少阳感知到一个东西顺着喉咙,一路下到女尸的腹部,钻进了什么东西里。

    女尸的肚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起来,一直胀大到好像怀胎几个月的大小,方才停住。

    “糟糕!”叶少阳直起身子,愣愣的看着女尸隆起的腹部,他的本意是把蛊灵从女尸口中逼出来,用赦令符杀死,没想到这蛊灵的灵性太强,硬是不出来,反而退回到女尸的肚子里,那里,一定有个什么东西,能够令它藏身,钻进去之后,罡气便感知不到它的存在。

    “我明白了,”叶少阳缓缓点头,喃喃自语,“她肚子里这个东西,是一个能量体,两年来一直为女尸和蛊灵提供能量,所以两年来尸身不腐,蛊灵也不死,可这特么的究竟是个什么呢?”

    “会不会是个婴儿?”话音未落,小马看到叶少阳冲自己翻白眼,立刻挠了挠头,“我是看这形状像,乱说的。小叶子,你与其这么猜,不如把尸体剖开,真相不就大白了?”

    “你说的轻巧,刚才我也是冒险了,没想到这家伙灵性这么强,好在我那一道符把它也吓得够呛,它不敢跟我硬拼,缩回到那个东西里,我现在要是打开女尸肚子,它非得跟我鱼死网破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