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灭杀毛人蛊2
    那一铲子白花花的颗粒,从女尸头顶淋下去,立刻好像泼了硫酸一样,掉下去一大块皮肉,露出白森森的骨头,看上去十分瘆人。

    女尸立刻转身,长着两手,对着叶少阳扑来。

    叶少阳并不着急,右手拇指弹出朱砂,在左手掌心迅速画了一道八卦印,飞身而上,避过女尸的双手,左掌拍在女尸的额头上,一道紫光从手指缝里射出。

    “天地玄黄,阴阳妙法,起!”

    叶少阳朗声念出咒文,顺势一拉,将女尸提了起来,向着大锅走去,女尸双手成爪,抓住叶少阳的胳膊,用力划过,划出十道血印。

    叶少阳忍着疼痛,冲小马吼道:“还愣着看!快抛鸡屎白!”

    “卧槽,我以为你一个人就搞定了,”小马咕哝道,“好吧,看我的!”抓过铁锨,铲起一铲子鸡屎白,对着女尸抛过去,结果没中,只好又铲了一铲子,这次看准了,信心满满的抛出去。

    本来的确是奔着女尸去的,结果女尸一发力,带着叶少阳往回退了两步,于是悲催的……全洒在了叶少阳的头上。

    鸡屎白对叶少阳一个大活人自然无法造成伤害,但就是一个字:臭。叶少阳立刻感到一股臭气,顺着鼻子嘴巴一起往嗓子里钻,呛得两眼发黑,当场飙出眼泪,拼命摇头,把脑袋上的鸡屎白抖下来。

    有些掉在脸上,赶紧用右手抹了一把,结果反而在脸上抹开了,立刻更是臭的熏心。

    “妈的不管了!”叶少阳大叫一声,左手用力一带,将女尸提起来,两步来到大锅旁边,手一松,将女尸直接扔进锅里。

    “砰”的一声,鸡屎白飞溅,一股股白色的烟雾升腾起来,女尸哀嚎一声,抓着大锅的边沿,试图爬出来,结果在鸡屎白的腐蚀下,一身皮肉哗哗往下掉,耳朵、鼻子、眼珠子,也相继融化,掉了下来,露出森森白骨。

    在一旁围观的村民,几时见到过如此恶心、诡异的场面,一个个目瞪口呆,不少人当场弯腰呕吐起来。

    “乾坤借法!”叶少阳捏了个法诀,一掌拍在女尸头顶,将她打回锅里,女尸挣扎着爬起来,叶少阳又是一掌下去,几次之后,女尸再爬起来时,全身几乎正剩下一副骨架,仍然挣扎着,试图跳出大锅。

    这幅场面,比方才又多了几分恐怖,连小马也吓到了,甚至忽略了不断溅落在身上的鸡屎白……

    突然,只听“噗”的一声,女尸腹部被腐蚀的仅剩下的一层皮猛然炸开,一团乌黑的东西凌空飞去,扑向邬梅。

    邬梅早已经被一连串的恐怖场面,吓得三魂不定,面对突然飞来的危险,连躲避的本能也消失了,眼睁睁看着那个黑东西飞到面前,即将刺入她眼睛的一瞬间,一道紫光闪过,那东西从中爆开,落在地上。

    邬梅这次回过神来,意识到在刚才的几秒钟之内,自己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心中一阵抽搐,转头望去,看到叶少阳单膝跪地,手中握着一把紫气缭绕的长剑,这副模样,很有点武侠剧里大侠的感觉,简直……帅呆了。

    可惜这么帅的姿势,叶少阳只保持了几秒钟,就跳了起来,大声喊道:“臭死我了,我不行了,哪有水啊!”

    “我带你去洗!”邬梅说着,快步朝溪流的上游走去,墓坑上面的溪流,没有沾染尸气,还是很干净的。

    叶少阳来到溪边,什么也顾不上,直接跳了进去,疯狂的搓洗着脑袋,突然听见扑通一声,抬头一看,居然是小马,跟自己一样,用水洗着脑袋,嘴里还嘀咕出声:“臭死了臭死了,这鸡屎白,就沾到一点点在身上,没想到这么臭!”

    “尼玛的!”叶少阳扑上去,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厉声吼道:“你特么也知道臭啊,沾了一点就这么臭,特么的扣了老子一头啊!我要杀了你!”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小马一边哀求,一边在溪水里奔跑,躲避攻击。

    十分钟后,两个的人一前一后回到现场。

    叶少阳抬头看去,发现自己虽然离开了这么久,那些村民们还是躲得远远的,战战兢兢的看着这边,却没一个人敢过来。

    只有老郭一个人,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拨拉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叶少阳定睛看去,在一地凌乱的毛发中间,躺着一个红扑扑的肉球,成年人拳头大小,身上疙疙瘩瘩的,看上去很是恶心,根据地上的毛发,可以推测出这东西原本身上长满了毛发,被七星龙泉剑斩杀之后,才变成这个样子。

    “小叶子,这就是那什么毛人蛊?”小马远离叶少阳三米远,摸着脖子,被他掐过的部位,现在还疼的很。

    “是毛人蛊,”叶少阳叹道,“本以为只是一般的蛊灵,没有想到灵性这么强,居然能控制寄主身体,做出那么多复杂的动作。”

    说完,甩出一张灵符,飘落在毛人蛊身上,燃烧起来。

    叶少阳不再看它,转身来到大锅旁边,那具被腐蚀的只剩下骨架的女尸,还保持着向上爬的姿势,不由暗暗叹息,生前死于非命,死后还被蛊灵那么折腾,这个美貌的女子,命运还真是令人唏嘘。

    “死者的亲戚,在什么地方?”叶少阳环顾左右,说道,人群里立刻钻出几个人来,个个都是表情沉痛,身为死者丈夫的柱子更是泪流满面,之前发生的一切,他们都看的清清楚楚,当尸体站起来行走的时候,要不是村长等人死死拦着,这一家人就要冲上去了,直到这会儿叶少阳叫他们,村长等人才把他们放开。

    柱子按照叶少阳之前的交代,把一张苇席铺在大锅旁边,叶少阳用铁锹把女人的尸骨捞上来,摆在苇席上,柱子也不嫌臭,立刻卷起来,送到溪水边清洗去了。

    叶少阳面对柱子一家人,诚挚的说道:“你们的那位亲人,早就死了,魂魄也已经飞往阴司,剩下的只是一副皮囊而已,我也不想毁坏她的尸体,但是刚刚你们也看到,她体内有一个蛊灵,不除掉的话,附近居民早晚都得遭殃,希望你们不要怨我。”

    柱子一家人听他这么说,急忙摆手,柱子妈说道:“师你为乡亲们除妖,俺们感谢你还来不及,怎么敢怨你。而且您也恢复了俺家的名誉,是俺们一家的大恩人……”

    说着就要跪下来,叶少阳急忙托住,说了好些安慰的话。

    这时候,柱子空着手,慌慌张张的跑回来,还没到跟前,就对叶少阳喊道:“师快去看看,俺媳妇肚子里的,是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