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小马的第一次


    cpa300_4();    几天没回来,房间里别的没变,就是少了人的阳气,多了几分……阴气?

    “怎么有点冷啊。(看最新章节┲﹊請丄﹏☆~ωǒ看書閣WWw.КAΝsΗUge.℃Oм)”小马一进门,立刻抱紧双臂,伸头看了看,窗户是关着的,也没风进来。

    “这是阴气。”叶少阳道。

    “阴气?”小马一怔,突然一拍脑门,“我明白了,这就是你之前说的,太长时间没人住的房子,会慢慢聚拢阴气对吧?”

    叶少阳冷笑道,“咱们这才几天没回来,就聚拢这么多阴气,哪有这么夸张,这是闹鬼,咱们家有鬼!”

    小马立刻惊呆,紧张的左右看了看,道:“鬼在哪,是七老妖还是河姬?”

    叶少阳翻了翻白眼,“你想多了,普通小鬼而已,过路的。”

    “不是吧,普通的小鬼,敢来咱们家?”

    “我这几天不是没回来吗。”叶少阳迈步向里屋走去,一边不爽的说道,“我来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我这筑巢。”

    小马一把拉出他,神秘的笑了笑,道:“小叶子,这个鬼交给我怎么样,正好借这个机会,练练胆子。”

    叶少阳皱眉看着他,“你确定?”

    “确定,确定,我不是说了吗,我要修道,这种小鬼,我用地火符干的过吗?”

    叶少阳随手往卧室方向丢下几枚铜钱,摆成梅花状,布下一个最简单的阵法,封印住自己和小马身上散发出的生气,如此一来,那只鬼便看不到他们,听不到他们说话了。好看的小說就在

    “地火符不是抓鬼的主要手段,我先教你一个最简单的法印,可以对付小鬼小妖,你先看学会结印的手法。”

    叶少阳一边说,一边抬起右手,中指微屈,与拇指相接。

    “结印的时候,要先吸一口气,想象这口气进入身体,顺着胳膊出来,集中在法指上……”

    小马依样画葫芦,结好手型,道:“什么是法指?”

    “那个手指施法,哪个就是法指,这个法印,施法的是中指,你这样做……”

    这个法印本来就很简单,小马练习了几遍,就学会了。

    叶少阳拿出七星草液的喷雾瓶,对他眼睛上喷了一下,道:“那个鬼就在厕所,去吧。”

    小马走到卧室门口,又回过头来,有些为难的看着叶少阳,道:“不会有事吧?”

    “这鬼没什么修为,它们唯一用来对付人的手段,就是吓,怎么吓人怎么来,你别被吓死了就行。”

    小马立刻说道:“这不碍事,我见识过那么多厉鬼,也没把我吓成咋样。”

    叶少阳撇了撇嘴,没告诉他,任何鬼都可以把自己弄的很吓人,只是一种简单的变化之术,跟修为没关系,而且由于缺乏别的手段,越是修为低的鬼,越喜欢吓人。

    叶少阳走过去捡起用来摆阵的铜钱,跟着小马一起穿过卧室,来到厕所门外。

    厕所里,传来一两声水花掀动的声音,小马一只手抓着门把手,回过头来,有些胆怯的看着叶少阳,道:“万一我顶不住,你要救我啊。”

    “没事的,去吧。”叶少阳冲他努了努嘴,抱着胳膊,等着看戏。

    小马深吸一口气,一咬牙,拉开卫生间的门

    门后什么也没有。

    小马愣了愣神,再次寻找起来,卫生间里没什么能藏人的地方,的确没有鬼。

    小马刚要开口向叶少阳询问,突然从马桶里传出一声跟之前一样的水花声,小马当场怔住:原来鬼在马桶里!

    马桶盖子是合上的,但是小马横竖怎么看,马桶的空间也不够装的下一个成年人,或者说是成年鬼,突然心抖了一下,莫非……又是个鬼婴什么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六眼鬼童那副惨烈的模样……

    “喂,你倒是上不上,不上我上了。”叶少阳等的不耐烦了。

    小马一咬牙,掀开了马桶盖

    先是看到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定睛一看,顿时心狂跳起来:马桶里,居然有一颗人头!

    人头缓缓向后转动,露出一张惨白的脸,两只眼窝子里,没有眼睛,向外汩汩流着绿色的液体,顺着脸颊一直流到裂开的嘴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张开嘴,冲小马嘿嘿一笑

    “咕咚……”小马咽了一大口口水,背靠着墙,一张脸吓得煞白,动也不敢动一下。

    “呵呵呵……”

    那人头诡异的笑着,一点点升起来,从下面伸出两只鲜血淋漓的手,抓住马桶的两边,用力撑住,一点点将身体从马桶的洞里提了出来。

    他拖着一个瘦骨嶙峋的身体,朝着小马爬了过去。

    “只是一个普通鬼,你等什么呢!”叶少阳冲小马大喊。

    小马猛地回过神来,想到有叶少阳坐镇,应该不会有事,于是伸出手,捏成法诀,突然想不起来,是屈中指还是无名指来着?

    没等问出口,突然感到脚下一凉,小马低头看去,是那个鬼的手,抓住了自己的脚脖子。

    “天地无极,道法乾坤!”小马大叫一声,捏好法诀的左手,用力拍下,打在鬼的脑门上,这只鬼的身子立刻抖了一下,被拍击的部位冒出汩汩白烟,口中发出痛苦的呻吟,突然,它怪叫一声,伸出双手,一把掐住小马的脖子。

    只听见一串“咯吱吱”的声音,小马的脖子被越掐越紧,叶少阳眉头一皱,刚迈步要过去,只见那鬼双手一用力,将小马甩了出去,也不管他,转身从厕所里飘了出来,一抬头看到叶少阳,表情立刻狰狞起来,试图把他吓走。

    叶少阳淡淡一笑,抬起右手,中指朝它点去,那鬼一怔,看出他是个法师,当下闷吼一声,人影飘去,用力朝叶少阳撞了过来。

    叶少阳姿势不动,中指直接穿过了它身上的一层淡淡的鬼气,点在他额头上,往回一带,顺势掐住它的脖子,再也不看它一眼,朝卫生间里的小马看了一眼,道:“没事吧?”

    小马蹲在地上,咳了一会,起身走出来,恨恨的冲叶少阳喊道:“你不说没事的吗,啊,你不说一个法印就能搞定的吗?”

    “那是你自己害怕了,阳气不定,减弱了法印的威力。”叶少阳提着那只鬼,来到客厅,把他往地上一扔,看着它匍匐在地上,畏畏缩缩的样子,说道:“你胆子可真不小,跑到我这里来筑巢来了?”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