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粪坑里的鬼
    那男鬼知道这次遇到硬茬了,而且那是相当的硬,当下跪在地上,又是叩头又是作揖,不断告饶。

    叶少阳挥了挥手,“说吧,什么来历,留在人间干什么?”

    “**师明察啊,我叫陈书市,是一个大学生,三年前被人害死,呜呜……”陈书市一边说一边抹起眼泪来,“我死后也没留在人间,我去了阴司,目前在做一名鬼役,等着轮回,呜呜,今天是我的忌日,牛将军特许我回阳一日,享受香火,**师,这是鬼牌……”

    说着,手插到肚子里,掏出一块放着绿光的木牌,恭恭敬敬的呈给叶少阳,叶少阳接过去感知了一下,的确是真的鬼牌,然后还给他。

    “小叶子,它又不是鬼差,哪来的鬼牌啊?”小马已经没事了,在一旁纳闷的说道。

    叶少阳道:“鬼牌是一个泛称,有很多种,这种绿色的木牌,是鬼役所有,是来阳间之前,阴司临时发给的,免得被法师当成逗留在人间的恶鬼,打碎魂魄,那麻烦就大了。”

    说完,叶少阳又问这个叫陈书市的鬼,“怎么死的?”

    陈书市立刻露出难以启齿的样子,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是在农村蹲那种自己建的茅房的时候,被人推下茅坑,在粪坑里淹死的……”

    叶少阳跟小马互看了一眼,都是相当的无语。

    “凶手为什么把你推下粪坑。”

    陈书市道:“因为我们两家的矛盾,这件事说来话长,我死后,凶手也伏法了,这件事就不提了吧。”

    叶少阳点点头,道:“那你来我家里干什么?”

    陈书市有点尴尬的说道:“这……我拿了家人烧的纸钱,路过这里,闻到这厕所里有秽物,所以……我真不知道这是**师你的家啊!!”

    叶少阳顿时明白过来,转过头,冲小马怒道:“你出门之前,是不是没冲厕所!”

    “我……好像是小解了一回,然后你催我走……”小马嗫嚅着。

    擦,不冲厕所就算了,还把马桶盖盖上,一泡尿发酵了好几天,可不是能把厕鬼引来,叶少阳对小马佩服的五体投地。

    “那你为什么要吓我?”小马看着陈书市说道,这时候的陈书市已经变回普通模样,跟普通人差不多,不是那么恐怖了,小马说话的语气也硬了起来。

    “我……我过阴的时辰未到,想多睡一会,我本来只是想把你吓走,谁料你不跑,反而用法印拍我,我掐你是为了自保啊。”陈书市对着小马不断作揖打拱,“求**师原谅,大人不计小人过……”

    它为了自保才掐小马脖子,这一点,在它破了小马的法印之后,没有继续加害他、而是选择逃走来看,叶少阳是相信的,要不是看它没有害人之意,早就把它灭了,哪容它活到现在。

    小马没想这么多,被一个鬼这么低声下气的求饶,尤其是一口一个“**师”叫着,心里倍儿爽,挺直身躯,微微笑着,只差没有胡须,不然也得捋两下,大手一挥,说道:“这次放过你,以后老实点,去吧。”

    陈书市连声道谢,拜了拜小马,又拜了拜叶少阳,转身离开。

    小马还陶醉在之前的满足感中,感慨道:“当法师就是好啊,连鬼都怕你,尊敬你,哄着你……”

    “赶紧去冲厕所!”叶少阳一声大叫,将他拽回现实,理亏的他赶紧来到厕所,之前马桶盖是盖上的,没有闻到什么异味,这会儿马桶盖被打开了,这股味道……熏得眼睛发疼。

    小马捂着鼻子,冲了三遍厕所,然后打开窗户透气,自己回到客厅去,喘了几口气,不解的问道:“小叶子,这鬼不是变态吧,为什么喜欢在那种地方呆着?”

    “鬼跟人的嗅觉可不一样,特别喜欢秽物,所以浴池和厕所,一向都是鬼怪最喜欢藏身的地方,而且它又是掉在粪坑闷死的,肯定喜欢在厕所呆着,就像淹死的人喜欢水一样,它们本来无形,秽物沾不到身上,又闻不到人间五味,只是一种情怀上的依恋而已。”

    小马恍然的点了点头,再次兴奋起来,豪情不减的说道:“虽然今天有点失误,不过我更加坚定了修道的决心,我会更加勤奋努力!小叶子,你感觉到我的热血了吗?”

    “热血什么,我看是鸡血吧。我就看你能保持多久。”

    小马还想分辨,叶少阳摆了摆手,“别废话了,快去把床铺好,睡觉。”

    把之前收进柜子里的被褥又拿出来,把两张床铺好,叶少阳**去躺着,见小马坐在沙发上鼓捣手机,问道:“给王平发短信呢?”

    “微信,这年头谁还发短信,多老土啊。”

    叶少阳暗暗哼了一声,他是听过微信,但从来没用过,也不会用,每天晚上都是给芮冷玉发短信,他不相信,那什么微信,还能有短信方便?

    “你已经追到王平了?”叶少阳想起这茬。

    “哪有这么容易,不过,他貌似对我印象不错,我感觉大有希望。”提到王平,小马立刻是神采奕奕,两眼发光。

    “你是喜欢她的人,还是长相和身材?”叶少阳斜眼看着他。

    “喜欢她的……这是什么话,”小马怒道,“我是喜欢她的人,把她娶回家,是我的人生理想!”

    叶少阳不屑的哼了一声。

    小马立刻瞪眼看他,敏感的说道:“干啥,我配不上她?”

    “怎么会,是她配不上你。”

    小马怒道:“千万别打击我啊,能跟她在一起,是我的理想,你难道没理想?”

    提到这个,叶少阳微微点头,笑道:“我的理想很单纯,就是赚钱,赚很多的钱。”

    小马道:“赚钱之后呢?”

    “攒钱。”

    “攒钱……之后呢?”

    “没有之后,就是攒钱。”

    “靠,守财奴啊!”

    “你不懂攒钱的乐趣。”想到自己存款有将近二十万了,叶少阳心里美滋滋的,被青云子剥削了那么些年,现在总算有了自己的存款,而且数额还不少,这种数钱一样的感觉……很爽。

    叶少阳打定主意,等处理完眼下这个烂摊子,自己说什么也不干这么危险又没什么钱赚的事了,到时候多跟老郭合作,给富豪们看看风水,捉捉小鬼,多攒点钱,至于攒钱怎么花……还没想好,反正先攒钱再说。

    叶少阳把小马赶到隔壁卧室,关灯**。

    在即将睡着的一刻,他突然感到体内发生了某种变化,从身体内部蔓延出来,先传到两条手臂上,然后一点点爬上来,在两个肩膀的部位停止。

    叶少阳急忙坐起来,打开灯,往自己两边肩膀一看,顿时一惊,肩膀上,趴着两只……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