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七姑的故事2
    叶少阳缓缓点头,这一点,他倒是相信,滕忠云是一个法师,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也绝不会跟一个邪修的女妖在一起。

    滕永清接着说:“真相是这样的,当时他们两个在一起生活有好几年了,有一个游方的法师,来到附近,一眼看破七姑的真身,设计捉她,当场就跟她斗起法来……”

    “法海真多。”覃小慧叹道。

    叶少阳好奇的问道:“你们西川人也看白娘子传奇?”

    “有电视,什么不能看。”覃小慧回答道,目光转向滕永清,问道:“你接着说呀,后来呢?”

    “那法师不是七姑对手,七姑放他一条命,他反倒到处宣扬七姑的身份……结果,滕家六个村子的村民一起围住藤忠云家,让藤忠云把妖怪赶走。七姑因为受到那法师的暗算,被法器破了身,邪性大发,杀了一些人。

    藤忠云到底是个法师,而且是当地的族长,看到七姑杀人,受到刺激,也是为了保护族人,跟七姑交起手来,七姑当然不肯与他为敌,所以逃走了,结果藤忠云反而被族人责怪,说他引妖入室,责令他捉拿七姑,不然就废了他的族长之位。

    藤忠云一个人来到山里,找到七姑,也不知道两人怎么谈的,总之后来七姑甘愿为他牺牲,以自己的伏法,来换取藤忠云在族人中的威信,自愿交出妖血,让藤忠云造了一座庙,铸成五行截阴阵,把她关在庙里。”

    听到这,叶少阳恍然大悟,原来七奶奶庙和五行截阴阵是这么来的,这一点,也是契合了自己之前的推测,只是没想到,原来这背后还有着这么一段曲折的故事。

    覃小慧叹了口气道:“也是个痴情女子啊,后来呢,她怎么又开始邪修的?”

    滕永清接着说道:“后来藤忠云经常去庙堂里看她,还发动乡民信她,为她烧香上贡,虽然夫妻做不成了,但对七姑来说,这也未尝不可接受,毕竟一人一妖,本来就不可能长相厮守。可是后来,藤忠云渐渐的来的少了,态度也不一样了,后来干脆不来了。

    七姑出不了庙堂,一天天着急等待,后来抓住一个来避雨的人,一问才知道,原来藤忠云又娶了一房媳妇,还是镇长的女儿……”

    “该死!”小丫头汪婷怒哼哼的说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负心人,都该杀!”

    “咳咳,”叶少阳看着她,“小妹妹,你说那个滕忠云是负心人,我同意,但你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这……”

    汪婷撇了撇嘴,道:“我又没说你!”

    擦,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不是男人?叶少阳郁闷到不行。

    “别扯这些没用的,”覃小慧瞪了二人一眼,接着问滕永清:“我猜,七奶奶就是从那时候起,变得癫狂的是吗?”

    滕永清点点头,道:“七奶奶开始杀人,但是也没杀几个,就没人敢去她的庙堂了,她被阵法所困,出不了庙堂,怨气一天天增加,直到后来,遇到那个鬼差,那鬼差跟她之间的故事,我不知道……”

    叶少阳脑补了一下,七奶奶一定是诱惑了那鬼差,或是对他表示出了好感,不然那鬼差没道理为了她而违反天道,甘愿给她当鬼仆。不过他没兴趣去八卦这其中的隐秘,毕竟鬼差也死了,再去知道这些,对整件事也没什么帮助。

    “后来那鬼仆开始蛊惑七姑邪修,先冒充鬼怪杀人,然后以七奶奶的身份去镇压,恩威并施,让当地人对七奶奶越来越信服,让他们心甘情愿送双生子鬼胎来给她修炼……后面的事,**师你应该也知道了,假如没有你来破坏,要不了多久,她就会突破阵法……”

    “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叶少阳说道。

    “虽然七姑是妖,但阴司还是认定滕忠云背信弃义、抛弃发妻,罚他作鬼役,一直没有去轮回,七姑的目的,是修成妖王,好下到黄泉,把滕忠云的魂魄抢来,百般折磨,然后杀掉所有滕家后人……”

    叶少阳缓缓点头,这种恨意,他完全能理解,一个人想报复对方,有很多方法,鬼和妖在这方面还是比较单纯的,就是杀,你死了就杀你后人,后人没了就杀族人,什么都没了,就报复社会……

    当下看了滕永清一眼,道:“你还是没解释,你为什么会是七姑的后人?”

    滕永清道:“七姑跟滕永清在一起的时候,生下一个儿子……”

    叶少阳心中一动,道:“她当时已经是妖灵?”

    滕永清点点头。

    叶少阳暗暗吸了口气,确实,妖精只要修到妖灵这一等级,不光能在外形上模仿人类的形体,连身体构造都一样,是可以生子的,后代在外表上与一般人无疑,但毕竟是半妖人,体内的妖血一旦被激发,会蜕化成妖。

    而且,这种妖血,会代代传承下去,不会得到丝毫的减弱。所以,叶少阳想,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随时能变成妖精的人。

    滕永清似乎能看穿他的心思,说道:“在封印七姑之后,与那个镇长女儿成婚之前,滕忠云把他的儿子送到了珞珈山,交给自己当初的师父来抚养,长大之后,成为佛门居士,修炼法术,娶妻生子……”

    “等等,和尚可以生孩子?”汪婷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滕永清。

    滕永清笑笑,道:“居士不是和尚,是一种带发修行的身份,也就是俗家弟子,所以是可以结婚的。”

    汪婷哼了一声,道:“既然信了佛,就不应该贪图美色呀,不然就是心不诚!”

    滕永清笑了笑,没有辩解,说道:“滕忠云在这一方面的考虑,是对的,他的儿子体内有七姑的妖血,只要离七姑在方圆百里之内,就会被感应到,到时候万一妖血激发,会退化成妖……而唯一能克制住妖血的,就是法术。

    因为妖血的传承,我们家每代单传,都在珞珈山当居士,学习佛法和法术,抵抗体内的妖血涌动,我得知叶天师要来破除五鬼搬山阵,特地赶来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