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四畜四禽活祭


    cpa300_4();    覃小慧立刻取出了一只金钱镖,捏在手中。

    叶少阳没有拿任何武器,他的那一套道术,都是针对鬼妖邪灵的,对人反而没任何用处,干脆就空手好了。

    “咕咕咕咕……”不远处,想起了一串野鸡的叫声,覃小慧一怔,神色立刻缓和下来,吐了口气,也捏住鼻子,模仿起野鸡叫。

    叶少阳和小马惊讶的互相看去,这叫声,何止是惟妙惟肖,就算面对面都听不出问题。

    覃小慧一声叫完,对面立刻响起了脚步声。

    “自己人,是小婷他们。”覃小慧笑着站起来,从岩石后面转了出去。叶少阳立刻跟上,看到一男一女从对面山坡上走下来,却是汪婷和滕永清。

    由于地点的特殊,五人见面之后,简单打了招呼,汪婷便向覃小慧汇报道:“东西都准备好了,藏在山下一个很隐蔽的地方,我们来了半天了,一直在这山上,刚才远远看到你们三个上来,怀疑是你们,所以过来了。”

    覃小慧点点头,问道:“你们观察的怎么样?”

    汪婷沉吟半晌,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血巫师一共有二三十个,都在下面活动,金帅带来了五鬼搬山阵的一部分灵力,封印在一个蛊虫体内,可能因为这份功劳,他现在成了他们的大祭司,非常活跃,之前他带着一些人出去,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一听到金帅的名字,叶少阳放心下来:千里迢迢赶来,就是为了你,你在,就好!

    “血蛊尸王的棺材,在什么地方?”覃小慧问道。

    “就在山沟最深处的一片空地上,旁边摆下了一个我看不懂的阵,我看他们的样子,大概会在这一两天内,启动祭司仪式。”

    大家正说着,小马突然低声叫道:“你们看,那边有人过来了!”

    大家立刻顺着他手指方向望去,一众黑衣人,从死人沟的入口处缓缓走来,叶少阳等人立刻弯腰藏好,等那些人走的近了,才看到每一个人手中,都跟着一只不同的动物。

    “这是干啥,改善伙食?”小马惊道,挨个数过去:“鸡、鸭、鹅、鸽子、牛、羊、猪、马……咦,奇怪,这些动物也没被牵着啊,为什么乖乖的跟在后面走,连鸽子也在地上走?”

    “被施展了蛊术。”覃小慧说道,“勾了魂了。”

    “动物还有……”说到一半,小马捂住嘴,看了叶少阳一眼,嘿嘿一笑,“我想起来了,你跟我说过,动物是有魂魄的。不过,他们吃前面那些我都能理解,为什么要吃马呢,马肉听说是酸的,又不好吃。”

    叶少阳狠狠瞪了他一眼:“你除了吃,还知道什么?谁告诉你它们是用来吃的?”

    “那是……”

    覃小慧接过话头,说道:“这些都是祭祀用的,四禽四畜,是巫术里最高规格的祭祀。”

    说完,众人互相望了一眼,覃小慧低声说道:“这肯定是用来祭祀尸王的!”

    叶少阳目光在黑衣人脸上流转,看到这些人最小也有三十多岁,最大还有长胡子的,其中还有两个女人,一个个面无表情,或者说表情很虔诚,走起路来目不斜视,也不说话。

    “金帅,不在里面。”这句话刚说完,从死人沟的入口处,又走来一行三人,为首一个穿着金色的长袍,看上去很有点威严,只是……脸上长着一些麻子。

    “金麻子!”小马一看这人的面孔,立刻忍不住叫道。

    叶少阳一把捂住他的嘴,斥道:“你疯了!”

    “呃……”小马看着金麻子,愤愤不平的说道,“看这装逼犯,秃顶,一脸麻子,也好意思穿得这么人模狗样的,待会我得让他尝尝四十五码的鞋子扣在他脸上,是什么滋味……”

    滕永清皱眉说道:“小马兄弟,你刚说的那个比喻,是什么意思?”

    小马翻了翻白眼,“凭你的智商,我很难跟你解释清楚。”

    滕永清周期眉头,道:“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解释不清楚?”

    小马扑哧一声,“得得,我败了。”转头看着叶少阳,道:“小叶子,现在上吗?”

    叶少阳深深吸了一口气,金帅在他的眼中,就相当于救命的解药,所以一看到金帅,他的内心也是立刻泛起了波澜,恨不得马上抓住他,放血救自己的命。

    但是认真想了一下之后,他摇了摇头,说道:“这里太高,我们总不能从这跳下去,就算用兵器杀了他,估计没等我们绕到山谷里,尸体已经被人收走了。所以,只有等待。”

    汪婷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少阳哥说的对,这死人沟前面是个死胡同,他们只要进去,就绝对跑不出来。我们是有机会的。”

    金帅领着两个黑袍人,迈着四方步,很装逼的走向山谷深处,他身后那俩黑袍人,拉着一副板车,板车上躺着一个男子,平头,身材修长,光着上半身,从脖子到前胸,有一副刺青图案,从正面只能看到几只好像尾毛的图案,从右胸延伸到肩胛骨上。

    众人立刻定睛看去,见这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光着的上半身肌肉饱满而匀称,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好像是昏过去了。

    一道很粗的麻绳,从少年身上绕了好几道,将他身体笔直的绑在板车上,两个黑袍人手拉板车,缓缓走在山谷里。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小马立刻问道。

    “应该也是祭祀用的,”覃小慧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一场活祭!血巫术中,最高规格的祭祀,用四禽四畜之血,宠物之魂、信徒之眼,仇人之心,这三样东西,来完成活祭……”

    叶少阳喃喃道:“那这小子,肯定是他们的仇人了,如果是信徒,也不用绑起来了,只不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来头。”

    大伙跟着山谷里的金帅等人,一直往山谷深处走,步伐保持同样的节奏。

    叶少阳看了看前路,纳闷道:“他们为什么一点防备都没有?连这两边的山上,也没有布置守卫?”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