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二十六章 仇人之心


    cpa300_4();    一大波灰黑色的昆虫,从人群的缝隙中挤出来,看上去好像一波黑色的潮水。

    借着火把的光亮,叶少阳仔细看去:这种虫子乍一看像是蟑螂,但是没有翅膀,身体光秃秃的,前端长着一对夹子一样的利齿,个头比最大的蟑螂还要大出两三倍,爬行速度很快。

    叶少阳本来对这种相貌奇特的昆虫,就有一种天生的恐惧,看到这一大波成千上万只朝自己涌来,顿时有点扛不住。

    小马也紧张的叫道:“这是什么虫啊,特么的,这么多,吓死宝宝了!”

    “这是血虱虫,一种蛊虫,喷出的毒液有腐蚀性,你们快到身后,让我来!”覃小慧一边说,一边放下方鼎,从背包里抓住一把黄豆,撒在个方鼎里,然后又摸出了……两枚鸡蛋?

    叶少阳和小马看的震惊不已,叶少阳不是奇怪她包里为什么有鸡蛋,而是走了这一路,这鸡蛋放包里居然没碎,她是怎么做到的?

    两人接连后退,躲到覃小慧身后,低头看去,覃小慧飞快的打开鸡蛋,撇去蛋黄,把蛋清放入方鼎,又倒入几包颜色不同的粉末,在一起搅拌起来,用网罩扣上,飞奔到一束火把旁边,在火边轻轻摇晃,烘烤起来。

    方鼎里面,立刻发出一种好像鱼游动的声音,越来越大。

    这一系列动作说起来麻烦,实际上非常连贯,一气呵成,当成群的血虱虫爬到面前的时候,覃小慧揭开方鼎上的网罩,立刻有数不清的金色小蛇爬出来,一落地就吐出信子,对身边的血虱虫舔去,被舔到的血虱虫立刻化成脓水。最新章节已上传

    血虱虫的反应非常敏锐,一遭到攻击,立刻放弃了叶少阳等人,层层叠叠的向附近的金色小蛇涌去,喷吐着绿色的粘液,以及用利齿啃噬小蛇的身体。

    但也许是天敌的缘故,虽然血虱虫在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但是它们的攻击对小蛇基本上没什么伤害,相反,小蛇的毒信子每次舔过,都会死一大片血虱虫。

    小马看的心惊,盯着覃小慧手中的方鼎,纳闷道:“我就是想不明白,一堆黄豆和鸡蛋,怎么能变出这么多蛇来?”

    覃小慧立刻白了他一眼,“豆子和鸡蛋,不是变蛇,而是用来孵化它们的,说白了就是给它们吃的!烤火也是为了加速孵化,蛇卵就夹在那些蝌蚪粉里!”

    叶少阳和小马对视一眼,无话可说。

    再看场中,激烈搏斗的血虱虫和金色小蛇,叶少阳不由得摇了摇头,叹道:“苗疆巫术,确实博大精深。”

    突然,悬崖上方,传来汪婷的喊声:“少阳哥,金帅往祭坛跑去了,他要放出尸王,你快去呀!”

    叶少阳猛然一惊,抬头看去,那些黑衣人站成一排,挡住后面的空间,金帅的确不见了!

    到这时他才明白过来,这些家伙为什么之前放任覃小慧作法,到现在什么也不做,原来是疑兵之计,堵住空间,好让自己认为金帅还在。这些血巫师,也真是狡猾!

    当下什么也顾不上了,展开身法,从成群的血虱虫上面踩过,朝对面奔去,鞋底不断传来“扑哧、扑哧”的虫体被踩爆的声音,听上去非常不舒服,叶少阳也只有咬牙坚持。

    “小慧帮我顶着,让我冲过去!”叶少阳看到对面那些个血巫师朝自己聚拢过来,怕耽误时间,大声喊了一句,话音刚落,只见无数白色的丝线,从自己身边伸了过去,每一根,准确无误的捆住那些血巫师的身体,将他们移动的身形,暂时定住。

    冰蚕丝?

    叶少阳这才想起,覃小慧身上还有一件大巫仙家族传承的宝贝:极北冰蚕,一直没有用过,刚要好奇的回头看一眼,她是怎么施展的巫术,身后突然响起覃小慧悠悠的声音:“少阳哥,我求你,不要回头看,千万不要回头……”

    叶少阳心中一沉,为什么不能回头?而且覃小慧的声音里,为什么带着一种悲伤?

    然而,叶少阳虽然好奇到了极点,也知道只要一回头,就能发现她的秘密,但还是选择了尊重她的请求,没有回头,而是抽出勾魂索,将面前两个黑衣人抽翻,从打开的缺口中间飞奔过去。

    “咔嚓、咔嚓!”

    冰蚕丝被那些血巫师绞断,愤怒地追了过来,然而叶少阳已经跑远了,一路没有遭遇伏击,一口气跑到祭坛前面,恰好看到金帅举着一只黑色的大虫,放在棺材盖上。那虫子立刻朝中间爬去。

    叶少阳一看之下,那虫子半透明的身体内,流淌着一股黑色的气息,浓郁到极致,立刻明白过来,这虫子身体里流淌的,就是金帅从五鬼搬山阵偷到的那一股强大的邪灵之气,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封印在这个蛊虫身体里。

    那虫子爬的很快,眨眼间来到三块玉环中间,那里,相比之前,多出了一个比拳头大点的孔洞,里面一片漆黑,蛊虫迅速爬了进去。

    叶少阳情知无法阻止,干脆放弃,朝那三块玉环和周围看去,只见那三块玉环,向着不同的方向,一刻不停的转动着,每块环上都有一个缺口,当旋转到缺口对称的时候,一直围绕在周围的、从祭池血道里流出的血,便通过孔洞流进去,然后再次错开,封闭起来……

    叶少阳怀疑,这是因为棺材里那位尸王,吸收禽畜之血的过程,必须循序渐进还是怎么的。

    就在这时,从那个孔洞里面,传出了一声闷哼,带着一种愉悦,以及无上的威严。

    叶少阳心中大骇,血蛊尸王、天下血巫师的老祖宗,已经醒了!

    与此同时,一股股充满能量的血气,从孔洞里有节奏的喷涌而出,像是有一个人在下面呼吸着。

    金帅并不知道叶少阳已经到了,或者是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忽略了周围的情况,他张开双臂,哆哆嗦嗦的趴在棺材盖上,用激动万分的声音说道:“老祖宗,你醒了啊,老祖宗,请赐给我巫妖血……哦对,还有一道程序,仇人之心、仇人之心!”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