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通过考验
    “走了?”过了好半天,小马才试探的问了一声。

    叶少阳离开抬起腿,一脚踹在他屁股上,“真特么会给我找事,你可知道,要不是牛将军给面子,今天根本没法收场!”

    小马揉着屁股,怯怯的说道:“我说的是实话啊,咱们的确杀过鬼差……”

    “你是白痴还是傻比?人家也没追究我杀鬼差的事,你提这个干什么,鬼差都是很小心眼的,你那么一说,人家还以为你在讽刺他!”

    小马这才明白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傻傻的看着他,说道:“要是真打起来会怎么样,咱们俩都被抓到阴曹地府去?”

    “那倒未必,”叶少阳望着两位鬼差消失的方向,说道:“真打起来我也有办法收场,不过要麻烦一场就是了。”

    “那是,那是,我家小叶子是谁,鬼差来了照打!”

    “滚你大爷的,消停点,别给我招黑!”

    “对了小神棍,旁边那个……是牛头马面里的牛头?”谢雨晴好奇的插了一句。

    叶少阳摆了摆手,说道:“就是牛头将军,不过别再往下问了,阴司的事情,也属于天机,你们尽量不要知道太多。”

    谢雨晴三人相信他的话,立刻就不问了。

    不过,叶少阳虽然不让别人问,自己却在想着刚才发生的事:金帅就算再恶贯满盈,活着的时候做出那么多恶事,对阴司来说,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鬼魂,怎么会引来牛头将军亲自走一趟,这不合道理,而且……他们来的也太快了,金帅刚死不久,就前来拘魂,难道它们一直就在这附近?没这道理呀!

    还有,叶少阳越想越觉得那个鬼差要惩罚小马的一段,过于的戏剧性,一般鬼差虽然小气,但也犯不着为了凡人一句抱怨而动怒,尤其牛头将军还在旁边,他就敢动手打人,这存在感也太强了吧?而且牛头将军到了最后才出手阻止,这也说不过去。

    想来想去,叶少阳觉得这件事不对劲,很不对劲,不过一点头绪没有,也只好不再想了。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的后面——死人沟尽头的那座小山峰顶,牛将军和那个鬼差,一直注目望着这边,口中喃喃说道:“怪啊,一僧一道一妖,还有那两个……他们怎么会走在一起?”

    鬼差摇摇头,对叶少阳几人的组合,感到非常不解。

    “嗯?”牛将军鼻孔里,发出这样一个奇怪的声音,鬼差愣了一下,忙道:“对对,得赶紧找到那两只蛇,封阴神这种事,不能耽误。”

    说完,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发黄的小本,翻开到空白的一页,把手指伸进嘴里,蘸了点唾沫,在小本上写下叶少阳的名字。

    唾液明明是透明的,但写在纸上,却成了朱红色。

    “叶少阳,考验通过,当可一用。”说完这句话,鬼差扭头看了牛将军一眼,两人一起转身,向远处走去。

    那边,滕永清已经完成调息,叶少阳等人也休息的差不多了,收拾东西,打算上路。

    “这些人怎么办?”叶少阳朝被控制在死人沟外面的那些血巫师看了一眼,问谢雨晴。

    “让那些本地警察看着吧,待会有人来接收。我们先走。”

    叶少阳瞪大眼睛看她:“咱们就……走出山区?”

    “不然怎么样?”谢雨晴冲他眨了眨眼,“我也不想走,不然你背我?”

    叶少阳无语,转头看了一眼覃小慧,发现她神色如常,麻利的收拾着东西,准备赶路,不禁好奇的问道:“你之前好像受伤了吧,这么快没事了?”

    “我配了药吃,没事了。”

    叶少阳这才想起她白巫师的身份,白巫师最擅长的就是配药治伤,这才对她的情况放下心来。

    收拾好东西,大家出发,本来他们还担心神秘少年不走,结果他很听话的迈开步子,跟在谢雨晴身后走去。

    叶少阳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被称作死人沟的山谷,心里也是有着颇多感慨。

    虽然七奶奶还在五鬼搬山阵中,等着自己回去对付,但是这次西川之行,总算还是成功的:拿到解药、斩杀了血蛊尸王、弄死了金帅,而且……半路上还渡化了两只千年蛇妖,收获了一大份功德。

    想到那两只蛇妖,叶少阳心中一动:它们现在肯定化身成人了,不知道它们现在什么地方,有什么打算?

    看到覃小慧一个人走在最后面,叶少阳灵机一动,故意放慢脚步,跟她并排,好奇的问道:

    “你那个方鼎,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就是炼药用的鼎,巫师炼药全靠用鼎,鼎也有好坏之分,我这个鼎是特殊材质打造的,家族的传承,也算是一件宝贝吧。”

    叶少阳恍然说道:“怪不得你炼的药效果这么好,之前你伤得挺重,这才多久就没事了,真了不起。”

    覃小慧虽然是一个巫师,也是有虚荣心的,尤其叶少阳的夸奖,在她心里引发的感触又是不一样,笑了笑说道:“那是当然了,不光是鼎好,我们大巫仙家族,有很多秘传的白巫术,相当于你们茅山内门法术,都是外人不会的。”

    叶少阳连连点头,“是是,小慧妹子长这么漂亮,还是大巫仙家族的传人,真是难得。”

    覃小慧脸色微微一红,低头道:“少阳哥有什么话直说好了。”

    “没什么,就是实话实说,”叶少阳挠了挠后脑勺,“那个,我知道你擅长炼药,你那里还有没有什么好的疗伤药,或者别的什么灵丹妙药,能不能……给我一点?”

    覃小慧扑哧一笑,“就这事情,也值得你拍一次马屁。不过……很多药都有时效的,只有现场炼制才行,所以没办法现在给你,不过你将来需要用什么药,直接告诉我就行。”

    叶少阳失望的耸了耸肩,道:“我怕急用的时候找不到人,我们又不能天天在一起。”

    覃小慧仰起头,看着他的侧脸,很恬静的笑了笑,道:“不然你收我做童子好了,你作法的时候,需要什么药,我就现场给你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