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五十章 血槐上的人头
    “有,最近几天,我可能会常来这里,请让你保安给我放行。”

    马承无语,这算什么帮忙。

    “大恩不言谢,我也不说什么了,将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给我打电话。”马承站起来,盯着叶少阳看了一会,笑道:“你的确有你的魅力,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叶少阳问。

    马承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道:“你对我有大恩,假如将来咱们成为情敌,我承诺,会跟你公平竞争,绝不用阴招玩你。”

    情敌?这家伙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叶少阳想要解释一下,但马承已经穿过花园走了。

    “这家伙,莫名其妙啊!”叶少阳无语的摇了摇头。

    “小师弟多谢你啊,这回我要赚大发了!”老郭笑得像吃了蜜一样,“还是跟着小师弟有肉吃,事成之后,师兄我给你抽二成!”

    “你能活着走出这个地方再说吧。”

    叶少阳翻了翻白眼,坐在地上,把之前那个小本拿出来,递给老郭看,一边望着樱花园说道:“之前我说这个地方没有活物,因为整个空间都被阵法给封印了,这阵法的复杂……不仅仅是九爻拱月这么简单,九星连环,托举帝星,帝星,就在这个水井里。”

    老郭看了一会他画的图,表情逐渐凝重起来,道:“帝星在内,将星在外,将星呢?

    “我已经算过,在离这个地方东北方三十八里,有一个辅阵,将星就在那。”叶少阳道:“第五个鬼阵的护法之鬼,就在那里,而这里,则是七奶奶的大本营,将星、帝星遥相呼应,阵法相通,神鬼莫测啊!”

    小马不满的道:“你们能不能说人话,我一句都听不懂。”

    “等会再解释吧,我先进去看看。”叶少阳径直来到水井旁边,拔下红线和惊魂铃。

    小马和老郭立刻都慌了神,老郭说道:“危险啊小师弟,现在可以确定,七奶奶被五行阵压在下面,你这么下去,这就是要决斗的节奏啊,你一个人行吗?”

    “不然你跟我一起?”

    “我不行。”老郭连连后退,“我这把老骨头下去,绝对是送死,还会拖累你,所以……还是你一个下去吧,我在这给你把风!”

    叶少阳无语,这老东西,贪生怕死到这地步。

    “我就去看看,打不过就跑。你们在这等这就行。”叶少阳说完,取出赤练丹含在嘴里,用罡气激发,一转身跳进水井里。

    “千斤之力,无物不伏,五湖四海,避水如风!急急如律令!”

    叶少阳念完避水咒,将水流逼到自己身体三尺之外,但仍然感觉到身边阴冷至极,直入骨髓。

    心中不禁骇然,仅仅三年,没想到这个九爻之局吸收的阴气就强到这个地步,暗自庆幸没有让老郭下来,不然只怕当场就会三灯全灭,阴气入体。

    一口气下沉了二十多米,才降到水底。

    叶少阳环顾左右,北面有巨大的山影,水流便是从那边流过来,暗自揣测,这应该是一处天然形成的地下湖泊,恰好处在龙尾四针的龙玄针上,风水上叫“龙泉无根水”,的确是一处龙**所在。

    朝南边看去,不远处,就是自己在上面看到的外形像树的暗影,于是踩着湖底的乱石走过去,每走一步,身边的阴气便强一分,叶少阳骇然,以他一身法力,居然逐渐感到抵抗不住。

    叶少阳赶紧取出雕母大钱,双手夹住,念了一遍咒语,铜钱立刻放出无数紫光,将对面水域的阴气驱散开去,赶在阴气重新聚拢之前,叶少阳快速跑了过去,来到暗影下方。

    抬头看去,顿时震惊:

    这居然真的是一棵树,一棵通体血红色的树!

    叶少阳打量了几眼,发现树叶的形状,与槐树相似,悚然一惊,这是一棵阴生血槐!

    这种树人间没有,来自鬼域,与阳间的槐树一样,天生能够聚拢阴气,不同的是阳间的槐树五行属土,是从土中吸收阴气,而这血槐听名字就知道五行属水,所以生在水中,通过水来吸纳阴气……

    猛然间,叶少阳全明白了:樱花园依靠人骨和畜血生成的怨气,都被通过九爻之数,送到了这个地方,九星拱月,这棵树,就是“月”!

    所以,七奶奶的洞府,一定在这棵血槐树里!

    叶少阳刚想到这里,血槐的树冠突然一阵摇晃,巨大的树冠向两边分开,随着树冠的内部一点点显露出来,一副极为恐怖的画面,出现在了叶少阳面前:

    无数颗人头,用自己的头发打结,挂在血槐的枝头上,密密麻麻,每一根树枝上都有很多个,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身份也各不一样,有头缠方巾的读书人,有带着官帽的古代官员,有没头发的和尚,头皮被掀起来,串在枝头上,更多的还是老百姓,突然,叶少阳看到一个长发云髻的道士,印堂中间,点了三点童子眉,象征他是真人牌位……

    树冠一点点展开,出现的头颅越来越多,每颗头颅各不相同,但相同的是,它们都一样在承受痛苦:有的七窍流血,有的满脸腐烂,有的蛆虫在眼睛里爬来爬去,有的脸上的肉在往下掉……

    叶少阳知道,这些都是幻象,但树上挂着的人,却都是曾经死在这棵血槐树上的人,其中有穿古装的,说明血槐的存在,至少有几百年以上,而且这血槐有极深的修为,连道门真人都弄死了……

    当整个画面展开的时候,叶少阳简直等于看到了一副悲惨至极的人间地狱图,耳中听见的,是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和痛苦的**。

    饶是叶少阳内心素质极为强大,身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也是感觉精神压抑的几乎崩溃,额头上不断冒出冷汗,心在颤抖。

    突然间,左肩一沉,叶少阳猛然转头,看到一只手搭在自己肩上,往上一看,一个长发披肩的脑袋,趴在自己肩膀上,白皙光洁的脸上只有一张嘴,张到巨大,露出两排黑色的尖牙,对着自己脖子咬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