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四黑兽血
    叶少阳翻了翻白眼,“吴彦祖不认识,吴孟达还差不多。”

    “我知道你嫉妒,不会说实话的。”小马哼了一声,坐在床上,打开电视。

    叶少阳道:“你不是去约会吗,还不走?”

    “还有一个小时,我在这呆一会。”

    “那正好,帮我调配一下东西。”叶少阳取出了老郭昨晚给的灵符,将忘川水和生死草取出来,分别放在一只瓷碗里,小马得知这两样东西的名字后,立刻好奇的打量起来,先是好奇的看着那碗黄澄澄的忘川水,又把目光移到另外一只碗里。

    “这不是头发吗,怎么你说是生死草?”小马拎起一缕长长的黑色的“头发”,纳闷道。

    叶少阳只好跟他解释:“你还说对了,凡是有机会进入天道的鬼魂,轮回之前,都要在忘川河里洗去一身鬼气,有些鬼头发就落在水中,天长日久吸收灵气,成为生灵,漂到岸边像草一样生长起来,因为忘川河关系生死,所以叫生死草。”

    小马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却引出了这么一番神奇的典故,听得有点愣住了。“那你要这生死草,还有忘川水有什么用呢?”

    “忘川水有为鬼魂洗冤的效果,能化去鬼妖体内的怨气,生死草能够吸收灵力,化解鬼妖的修为。”

    叶少阳说完,把生死草全捞出来,包在天火符里,念咒引燃,烧成灰之后,与其余几包研磨成粉的法药一起倒进忘川水里,搅拌成油膏状。

    然后取出一块红绫,铺在地上,让小马用毛刷把搅拌好的法药抹在红绫上,自己在一旁画符。

    “弄这个东西,是怎么使用的?”小马边涂抹边说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小马蹲在地上,涂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喊累,以赴约为借口溜了。

    叶少阳只好自己动手,暗暗打定主意,要把小马的劳务费降到最低。

    等把一切都搞定,已经到了中午,叶少阳一个人下去吃饭,担心餐厅的饭太贵,连看都没去看一眼,直接去了路边摊,吃了一份八元管饱的快餐,满足的回到五星级宾馆……

    回到房间,叶少阳给老郭打了个电话,让他开车过来接自己去马家陵园,等把东西收拾好,老郭也到了,两人把东西都搬到车上去,然后开车来到马家陵园,这次看门的两个保安非但没阻拦,还帮他们搬东西,送到樱花园里。

    基于昨天的经历,老郭现在看到樱花园有点犯怵,朝树林深处张望着,说道:“覃小慧的鬼魂,被你诛杀了是吧?”

    “覃小慧?”

    “真的覃小慧,昨天在这攻击我们的那个。”

    “那不是覃小慧,”叶少阳叹了口气,“覃小慧的鬼魂,大概在几年前就被七姑炼化了,昨天前来袭击我的,是她残存的一缕魂魄,被七老妖利用神念控制着。我一开始也以为是鬼尸,后来想想不是,老妖完全离不开封印,只能利用一具傀儡尸来做些事情,假如覃小慧的鬼魂真还存在,小慧早就来搭救她了,怎么会像现在这么淡定。”

    老郭恍然,轻轻摇了摇头,道:“连一缕神念控制的傀儡尸都这么厉害,她的真身一定修为极高,小师弟,你一个人……不一定是对手。”

    “我倒是不怕打不过。”叶少阳沉吟道,“我怕的是,一旦把她放出来,我们就必须把她灭了,一旦让她逃走,以她的修为,能够制造多大的灾难,你也应该知道。所以,我们必须成功。”

    老郭皱着眉头,说道:“不是我乌鸦嘴哦,我觉得风险很大,因为你到时候要照顾阵法,万一她破了阵跑了,凭我和和尚等人,根本没法拦住她。”眼前突然一亮:“不然就让她关在五行阵里就是,反正她也出不来,将来我们想到办法再来对付她。”

    “她现在出不来,不代表永远出不来,一旦让她自己冲出来,那就没人能拦住她了,所以越早处理越好。别磨蹭了,开始吧。”

    说完,叶少阳拿出阴阳盘,朝树林深处走去,老郭背着两个鼓囊囊的大包,跟在后面。

    一路来到水井所在的那块空地上,叶少阳绕着边沿走了一圈,根据阴阳盘上显示的阴气值的细微差别,测出了九爻之数的通路,然后拿出一块刷过法药的红绫,在水井外沿绕了一圈,找老郭要来特制的七根银钉,从钱眼里穿进去,然后把红绫定在地上。

    红绫的一头,从水井前端、按照与九爻之位相反的方向铺在地上,用普通的七寸长钉串上铜钱,平平的铺在地上,一直引入树林,远远看去,很像铺了一条红地毯。

    然后叶少阳在老郭的帮忙下,改用干净的粗麻布,按照九星拱月的阵势,从树林里歪歪扭扭的铺过去。

    九星拱月,一共九个星盘,粗麻布每铺到一处,叶少阳就用红绫布缠住附近的几棵树,兜转到下一个星盘……

    正忙活着,后来小马和滕永清也赶过来,大家一起动手,将麻布一口气铺到树林的进口处,然后扯了一根最长的红绫,在附近九棵树上绕过,牢牢钉在树干上,形成了一个“死胡同”,中间有二三十平米这样一块空地。

    “终于搞定了。”小马松了口气,掏出一块手帕,很绅士的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叶少阳这才注意到他还穿着西装,恶心的翻了翻白眼,道:“这才只是第一步,后面还麻烦着,郭师兄你带他们去把车里把‘四黑兽血’搬下来。”正好他们来了,省的自己动手了。

    老郭立刻带他们出去,几分钟后返回,老郭提着一个空坛子,悠哉的走在前面,小马和滕永清二人两人抱着一个红布封口的大坛子,吃力的走过来。

    叶少阳指示他们放在把坛子放在空地上,启开封口,立刻一股浓烈的腥臭味扑面而来。

    “卧槽,这味儿!”小马几乎当场吐出来,赶紧向后退了几步。

    叶少阳也被熏得受不了,憋着气趴在坛口,往里看了一眼,说道:“血没问题吧?”

    “没问题,”老郭回答,“黑狗眼血,黑猪鼻血,黑驴蹄血,黑鸡冠血,比例三五七二,加了八两尸油,二两明矾,三钱九香草,一斤童子尿……我一样样亲自称好的,误差不过一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