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樱花落寞
    叶少阳恍然,急忙解下背包,摸出一个小瓷瓶,这里面是小慧之前给的红晶百花丸,一共三颗,当下拈出一颗,喂进滕永清的嘴里,谢雨晴立刻递上一瓶纯净水,喂他把药吃下去。

    从外表看去,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叶少阳激动的发现,他体内的阳气消散的速度正在减缓,随着药力的发散,很快,阳气完全停止了消散。叶少阳立刻画了一道定魂符,贴在他脑门上,以免因为身体太过虚弱,魂魄被外力所引走。

    “行了,他死不了了。”叶少阳长出了一口气,吩咐道:“赶紧把他送到医院输血,该怎么治怎么治,不要把符取下。”

    小马和老郭立刻小心的把滕永清抬起来,向外走去。马承总算找到了用武之地,急声说道:“赶紧跟我走,我的车速度快,就在外边……”

    已经有了小马和老郭,周静茹和谢雨晴觉得自己没必要跟过去,而是默然来到樱花丛里,看着一地狼藉的落花,心里说不出的悲伤。

    在使出那一剑之后,叶少阳一身法力告罄,此刻无力的坐在地上,望着小慧消失的方向发呆。

    “她是为了给小慧……真正的小慧报仇,才选择这样做吧。”谢雨晴喃喃说道。

    叶少阳半天没有做声,过了一会,回答道:“这是其一,她也是不想去鬼域,想留在人间,所以……”回想起小慧近日以来的表现,叶少阳恍然明白,原来她早就有了牺牲自己的打算,之前她与自己从容的聊天,那是一种放弃了一切之后、无牵无挂的轻松。

    可是,真的无牵无挂吗?

    突然,叶少阳发现了什么,快步走过去,从地上捧起了一个小小的东西,是一只通体洁白无暇的蚕,只是,已经死了。

    “这是……小慧的遗体?”周静茹喃喃问道。

    叶少阳点点头,对着蚕尸,淡淡一笑:“虽然你死了,但是恭喜你,总算可以留在人间了。”

    谢雨晴听出话有蹊跷,急忙问:“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她本来自鬼域,但死在阳间,一身鬼域之气已被濯净,只要精魄聚生成魂,就可以进入阴司,开始六道轮回,与阳间的鬼魂无异。”叶少阳看着手中的冰蚕说道。

    周静茹怔了一下,吃惊地说道:“我记得你说过,精魄聚生之后,还要先经历畜生道什么的……”

    “不经历轮回之苦,怎么做人呢,我想对她来说,这种选择也是值得的吧。”

    周静茹和谢雨晴都沉默不语,这个结果……虽然伤感,但对活着的人来说,也算是一种慰藉,毕竟这是小慧自己的选择,而且这选择不是终结,而是开始,虽然等待的时间会很漫长,虽然以后大家都见不到了。

    又是一阵风吹来,花瓣飘落。叶少阳起身叹道:“我们也该走了。”

    三个人在樱花从里站了一会,默默离开了这个地方。

    …………

    第二天早晨,滕永清确认度过危险期,但还在昏迷中。

    周静茹请了两个护理工专门伺候。叶少阳一行人看望他之后,乘车来到覃小慧的墓地,地点也是周静茹帮着选的,在一座风景很好的山区的公墓里。

    叶少阳用小慧送的手帕,包着她的尸体,把她与真的覃小慧合葬在一处,这样一来,真的覃小慧,和假的覃小慧,都长眠在这里了。

    下山的路上,大家都很沉默,最后谢雨晴开口,问叶少阳那方手帕的来历,叶少阳如实回答,谢雨晴说道:“你可知道在苗族,姑娘送亲手织的手帕给男人,代表什么意思?”

    叶少阳摇摇头,但想到了什么。

    谢雨晴苦涩的笑了笑,道:“更何况,那手帕,还是她用自己吐的丝编成的……”

    叶少阳不语。

    当天中午,大家在一起聚餐,虽然都没什么心情,但不管怎么说,忙碌了这么久,总算大功告成,破了五鬼搬山阵、灭了七奶奶,尤其对叶少阳来说,长期悬在心头的一块石头,总算放下了。

    马承也参与了聚餐,而且声明一定要他请客,开了一瓶上千块的好酒,大家也没什么兴致喝。

    吃到一半,马承想到什么,问叶少阳:“对了叶先生,那片樱花园怎么处理?”

    “一把火烧了吧,那些樱花树已经成精,留着是祸害。”叶少阳想了想,转头对老郭说道,“还是师兄你去走一趟,免的发生意外,顺便去水井下面看看,那阴槐还在不在。”

    老郭一听,有点紧张起来。“万一遇到厉鬼咋办。”

    “那些鬼都被七奶奶带出来,死在阵法里了,应该是没鬼了,就算有,你也能应付,你小心点没事。”

    老郭想起办这件事,可以从马承那赚到劳务费,于是答应下来,让马承把潜水设备准备好联系自己。

    马承端起一杯酒,敬叶少阳:“叶天师,昨晚真的开眼了,要不是亲眼看到,真的不敢相信……尤其是那颗药丸,原来世上真的有起死回生的神药。”

    叶少阳道:“世上没有神药,那颗药的原理,是用药力封住人体内的阳气,免得外泄,为人赢得抢救和恢复的时间,就是这么简单。”

    马承一听更不解了,“到底什么是阳气?”

    叶少阳哪有时间给他科普,端起一杯酒,默默的喝着。

    当天下午,叶少阳跟小马从宾馆搬出来,回到筒子楼,睡了整整一天,起床之后,小马买来卤菜和啤酒,两人边吃边喝。

    “事情总算结束了,最近有什么打算?”小马问道。

    “我想……好好休息几天,然后该干啥干啥,你呢?”

    “约会。”小马呲牙笑着。

    这句话给了叶少阳一些触动,吃完饭回到房间,给芮冷玉打了个电话,聊了很久,把整件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芮冷玉只是听,没发表评论,也没安慰他,但是说完之后,叶少阳觉得整个人轻松了很多。

    之后几天,叶少阳一个人到处闲逛,说不上旅游,但心情很是放松,在这几天里,他通过电话跟朋友们联系,得知了几件事情,首先是老郭去了水井下面,结果没找到阴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