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七十章 鬼脸太太3
    镜子里,是一张完全腐烂的脸,白骨森森,爬满了蛆虫和蚊蝇。

    “怎么、怎么会这样,这难道是她的真身?”

    叶少阳把八卦镜转了个面,道:“阴阳八卦镜,一面照真身,一面照因果,她真身本来就是一具尸体,没什么好照的,我照的是因果,也就是如果她不变成妖尸,本来应该有的样子……”

    谢雨晴深深吸了口气,就在这时,下面突然传来房门打开的声音,两人低头一看,是卧室的房门被推开了,孙会计走进来,手里端着一大碗暗红色的液体,恭敬的送到老太太的面前,说道:“娘,今天我给你换换口味,买了牛血,刚温热了,娘你趁热喝。”

    “唔。”老太太伸出两只鸡爪一般的手掌,从刘会计手中接过碗,凑到嘴边,像喝粥似的咕咚咕咚的喝着。

    谢雨晴看的直反胃,刘会计站在一旁,高兴的看着母亲喝完,然后接过碗,笑嘻嘻的说道:“娘你先歇着,我给你剁牛肉去,待会送来。”

    刘会计出门离去,这时候,偏偏有一只蝙蝠从天窗飞了进去,在屋里绕圈飞起来,寻找出口。

    刘老太站起来,原本浑浊的眼睛一点点亮起来,仰起头,目光紧紧追着蝙蝠,当蝙蝠又一次从她头顶上方飞过去,刘老太快如闪电的跳起来,一把抓住蝙蝠,速度之快,与她苍老的外形完全不符。

    刘老太抓住蝙蝠之后,不顾挣扎,直接送进嘴里,用力嚼了起来,嚼得咯吱响,一股鲜血,顺着嘴边流下来,刘老太的表情,十分的享受……

    谢雨晴再也看不下去,退到房顶边上,大口喘气,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点,转头看着叶少阳,问道:“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下去弄死她呗。”

    谢预期皱起眉头,“你是说,在她儿子不知道的情况下?”

    “废话,看他对他妈这样,你要当她面杀了他妈,他肯定会闹起来,到时候你怎么跟官方解释,说我们杀的是僵尸?”

    “那就……听你的吧,”谢雨晴想了想,道:“不过,那个刘会计,是不是知道他妈妈不是人?”

    “不一定,也许以为他妈妈得了什么怪病,需要吃生肉喝生血,或许有点怀疑,但不可能想的到真相。”

    “那也很难得了,看他对他妈妈,可真孝顺,我都有点不忍心下手……”谢雨晴感慨说道。

    叶少阳瞪了她一眼,道:“老太婆早就死了,魂魄八成已经去了阴司,现在这具尸体,只是利用他的孝心,来帮助自己修炼,所以我们这是在帮他。”

    说完,叶少阳回到天窗旁边,朝下面看去,老太婆吃完了蝙蝠,又回到床上去坐着,恢复了那种呆滞的表情,一动不动。

    外屋,不断传来剁东西的声音,叶少阳猜测刘会计一定是在剁肉,暂时不会进来,于是抓住天窗边沿,轻轻跳下去,抬起头对着上面说道:“你——”

    谢雨晴跳下来,问道:“什么?”

    “让你不要下来。”叶少阳耸了耸家,对床上看去,老太婆已经站起来,两眼放光的看着二人,喉咙里发出叽叽咕咕的怪声。

    谢雨晴赶紧退到叶少阳身后,问道:“它要干什么?”

    “把我们当成食物了。”

    “不会吧,它不知道你是天师?”

    “它没灵魂,修为也没达到能开天听的地步。”叶少阳拔出枣木剑,对准老太婆,一剑刺了下去。

    老太婆双手抓住剑锋,立刻像是抓住了一把火钳,黑烟直冒,皮肉一块块掉落下去,赶紧松开手,连连后退。

    “连我的剑都敢抓,知道厉害了吧。”叶少阳笑了笑,再次挥剑刺去,老太婆不敢再硬来,上半身俯下,四肢着地,向一旁快速窜了出去,速度飞快。

    叶少阳望着它快速爬动的四肢,微微皱眉,就是这闪念的工夫,老太婆在屋里绕行一圈,却一头扑向傻站在叶少阳身后的谢雨晴,速度之快,等谢雨晴意识到危险时,老太婆两只手已经伸到她面前,不到二十厘米。

    “乾坤借法!”叶少阳凌空挥剑,枣木剑砍在老太婆坚硬的双臂上,竟然齐齐将其斩断,没有一滴血流下来,老太婆怪叫一声,退到墙角。

    “想跑?”叶少阳一抬手,指尖飞出八枚铜钱,落在老太婆身边,其中五枚钉在地上,三枚在上,插入墙体,合在一起,正好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老太婆困住。老太婆尝试逃离,但附近的铜钱立刻发出一道金光,将其打回去。

    叶少阳不想再耽误时间,快步走过去,结果刚把枣木剑举起来,身后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回头看去,却是谢雨晴双手捂着头倒在地上,身后,站着一个表情愤怒的难人,手里提着一根长棍,

    刘会计!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杀了你们!”刘会计挥舞着长棍,对叶少阳兜头砸下来,叶少阳闪身避过,一掌打在他手腕上,把长棍震落,另只手掐着他的脖子,一口气将他顶到墙边,向上提起来。

    “小叶子,别伤他!”

    身后传来谢雨晴的声音,叶少阳回头看去,她已经站起来,一只手揉着后脑勺,表情痛苦,急忙问道:“没事吧?”

    “没事,没受伤。”谢雨晴抬头看过来,“他情有可原,别伤他。”

    叶少阳心中念头飞转:既然被发现,之前的计划就算失败了,现在只能试图说服刘会计相信真相,不然后果很严重,光是私闯民宅就不是闹着玩的,谢雨晴还穿着警服,想不被人记住特征都难。

    叶少阳一边控制着刘会计,一边朝墙角的老太婆努了努嘴,说道:“你可知道,你母亲已经死了!”

    “胡说,她只是得病了!”刘会计咆哮着,“放开我,我要报警,告你们入室行凶!”

    “我就是警察。”谢雨晴揉着后脑勺走过来,看着他,用劝慰的口吻,把情况用他能听懂的语言说了一遍,并特别介绍了叶少阳的的道士身份。

    刘会计仍然不信,但态度已没有那么抵触。叶少阳拿出八卦镜,对角落处的老太婆照去,说道:“我让你看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