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七十三章 群鼠斗僵尸1
    月光之下,可以看到一群老鼠聚集在土坡下方,一部分正在用前爪一刻不停的刨洞,已经刨出了足够一个人跪行的洞**,向斜下方延伸出去。

    还有一部分老鼠,顺着土堆下方来来回回,把一种红色的小果子,用嘴巴从远处含过来,吐在洞**口,一次几颗,居然也堆出一座小山似的。

    谢雨晴看得啧啧称奇,附在叶少阳耳边说道:“它们这是在干什么?”

    “打僵尸,喝尸油。”叶少阳盯着那堆越聚越多的小红果,说道,“我要是猜的没错,这些是红浆鼠尾草的果子,算是一种法药,长在老鼠洞里,能燃烧僵尸身上的尸气,它们是要用这东西,对付古墓里的僵尸。”

    谢雨晴一听就惊呆了,说道:“妖精和僵尸不是一头的吗,怎么互相杀起来了?”

    “谁告诉你是一头的,”叶少阳白了她一眼,“妖是妖,僵尸是僵尸,这鼠精是要弄死僵尸,喝它的尸油修炼,所以让它的徒子徒孙来准备东西,待会有一场大战,等着吧。”

    叶少阳话音刚落,一只巨大的老鼠从树林里爬出来,与刘会计说的一样,个头巨大,身体肥硕,浑身长满稀疏的绿毛,两只尖牙挂在嘴边,好像匕首一样长,两只血红色的眼睛在四周警惕的巡视起来。

    叶少阳二人赶紧把身子埋进草丛。谢雨晴哆哆嗦嗦的说道:“真有这么大的老鼠啊,这么大个,咬死一只猫也不费事啊。”

    “何止是猫,这玩意一身绿毛,说明修为达到妖兽等级,一般法师遇到,也不一定能对付得了。”

    谢雨晴看着他,道:“你肯定打得过吧?”

    “废话。不过老鼠的特点就是速度快,而且还有这些小家伙作掩护,比较麻烦。”叶少阳想了想道,“咱们来的巧,它们正好要开始行动,我今天带你看场好戏,看完再动手。”

    谢雨晴道:“你等它们两败俱伤?”

    “算是吧,如果鼠精赢了,可以等它们喝完尸油,修炼的时候动手,那时候它们跑不动,如果僵尸赢了更简单,灭僵尸最容易。”

    事到如今,谢雨晴当然一切都听他的安排。两人就在地上坐下来,叶少阳拿出一小块龙诞香,摆在地上,令蚊虫之类都不敢靠近。

    古墓那边,鼠群终于结束了挖坑和搬运红果,在绿毛鼠精的带领下,按照个头大小,整齐的排列成队,全用后腿撑地,举起双手,昂头朝着月亮的方向。

    “这又是干什么?”谢雨晴吃惊道。

    “灵鼠拜月,吸纳月华,进行日常修炼,也是恢复体力,就像我们道家的吐纳、佛家的打坐一样。”

    谢雨晴立刻说道:“这典故我还真知道!我小时候,我妈在木料场上班,仓库在郊外,堆了很多铁路用的枕木,我经常去她单位过夜,有时候月亮好的时候,能看到外面木料堆上全是黄鼠狼,也是这样的姿势,大人们都说是这是灵鼠拜月。”

    叶少阳点点头,“黄鼠狼也是鼠,灵鼠拜月,是一切鼠类共有的修炼方式。”

    过了一会,那绿毛鼠精发出吱的一声叫,像是下了命令,群鼠立刻向四周散开,两只老鼠越过堆积的红浆鼠尾草,钻进洞**里,等了几分钟不到,从下面传来一声低沉的咆哮。

    谢雨晴顿时紧张起来,本能的抓住叶少阳的手。

    叶少阳低头看了一眼,想让她放开,但又觉得那样太没风度,只好让她抓了。心中猜测,那几只老鼠一定是去洞里咬僵尸了,用这种最简单粗暴的方法,能把沉睡的僵尸弄醒。

    咆哮声响过之后,又没了什么动静。绿毛鼠精冲身边一堆体型稍大的老鼠吱吱叫了一声,那几个老鼠毫不犹豫的钻进洞**,等了一会,咆哮声再次传来,连声不断,向着洞外蔓延出来。

    洞**外面,所有的老鼠都一起叫了起来,结果过了不到半分钟,一个家伙从洞里爬了出来,头上顶着一个锈迹斑斑的盔甲。

    “还是个武将。”叶少阳笑了笑说道。

    “会不会是某个名将什么的啊!”谢雨晴倒吸口气。

    “不可能,这地方是风水宝地,但不至于埋王侯将相,而且一般将军死后,都穿金甲银甲下葬,这头盔都生锈了,肯定不是贵金属,这家伙生前不会多显赫的。”

    谢雨晴倍感吃惊的看了他一眼,“原来除了捉鬼,你还懂得这么多。”

    那僵尸从墓坑里爬出来,身上盔甲支离破碎,没有盔甲的地方长满了绿毛,谢雨晴抬头朝它脸上看去,一看之下,立刻吸了口冷气:僵尸的脸上趴着好几只老鼠,用力啃咬着它的面门,黑血不住的流下来。

    “天哪……”场面的血腥诡异,令谢雨晴不忍直视。

    僵尸出洞之后,立刻站起身来,伸手抓住两只老鼠,用力向外扯,那两只老鼠也是凶悍,咬住皮肉不放,结果生生撕扯下一大块皮肉。

    僵尸咆哮一声,将两只老鼠一起送进嘴里,嚼了起来,咬得鲜血直流。

    刚才是老鼠咬僵尸,现在又是僵尸吃老鼠,谢雨晴看得快要吐出来。那僵尸一边大嚼,一边又抓住另外两只老鼠,送进口中,自己一张脸被四只老鼠啃得面目全非,眼珠子破了一颗,鼻子咬掉,嘴唇也被扯掉,露出两排血迹斑斑的犬牙,看上去实在有点触目惊心。

    谢雨晴深深吸了一口气,叹道:“下次跟你出来,一定要带晕车药。”

    僵尸嚼着老鼠,一边往前走,一脚踩在那堆红果上,立刻呲呲作响,没穿盔甲的地方,一大块皮肉立刻被烤焦,掉落下来。

    “吱吱!”

    绿毛鼠精叫了一声,所有老鼠一起涌上,却没有直接攻击僵尸,而是冲到那堆红果旁边,一口咬住几粒红果,对着僵尸的脸和没有盔甲的部位喷吐出去,红果打在僵尸身上,炸开之后,便是一股黑烟腾起,皮肉被灼裂开。

    无数红果,如同雨点一样砸在僵尸身上,僵尸皮肉不耐灼烤,一块块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