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天师册封
    张先生不以为意的笑道:“说起这件事,还真是抱歉了,最近我一直在阴司,叶天师找我的时候,我正忙着办差,实在抽不开身,就算我在人间,那件事我也帮不到任何忙,因为我确实不知情。.”

    叶少阳一愣:“这一带还有你不知道的事?”

    “谛听也有不知道的事,何况是我,老实说,那鬼差修为太强,阵法覆盖的范围,我根本不敢接近,当然对情况一无所知了。”

    叶少阳听了这话,也没有再追究,说道:“刚才你没来之前,我跟一个姑娘说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

    张先生道:“我在外面听到了,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那个鬼是外来的,在本地没有巢**,别的一概不知。”

    外来的鬼……叶少阳沉吟了一下道:“它一般在哪活动呢?”

    “实在不知。”张先生耸了耸肩,“叶先生应该明白的,鬼记不是万能的,有些鬼妖的身份,我压根不敢去调查,甚至遇到了都要躲着走,不然我不可能活到今天。”

    叶少阳点点头,这倒是实情,有些鬼妖既然选择了邪修,自然是神挡杀神,尤其是鬼记这样的阴阳媒介,更不能让它探听到自己的虚实。因此,鬼记掌握的鬼妖资料,只是在一个范围内,超过这个范围,鬼记也是毫无头绪。

    “行了,我还是按照自己的计划去查吧,”叶少阳语气缓了缓,说道,“你突然来找我,有什么事?”

    “两件事,第一,代表阴司来授予叶天师勾魂索……就是你手中的那根。”

    叶少阳倍感好笑,东西已经在自己手上,就是崔府君亲自来也拿不走,有什么授予不授予的,不过有个名分总是好的,于是不情愿的点了点头,道:“谢了。”

    “第二件事,请叶天师速去地府挂玄名,领天师牌。”

    叶少阳沉默了一会,淡淡说道:“不去。”

    这个回答,倒是没有令张先生感到吃惊,笑了笑道:“叶天师三次拒领天师牌,这件事亘古未有,到底是什么原因?”

    “道法未明,不领那东西。”叶少阳回答的很简单。

    “敢问是叶天师说的是什么道?”

    “我自己的道,跟别人没关系,我不想领还不行吗?”

    张先生耸了耸肩,为难道:“叶天师,你法力已经远超天师牌位,拒绝领天师牌,虽然对你法力没影响,但无法获得阴功啊。”

    叶少阳笑道:“我又不去阴间当官,我要阴功干什么?”

    张先生张了张嘴,看了一眼在旁边发愣的小马,欲言又止。小马立刻摆手说道:“你们聊你们聊,当我不存在。”

    张先生手一挥,一股无形气息蔓延而出,落在小马身上,当场就不动了。

    张先生这才放心的说道:“叶天师,崔府君让我来转告你一声,地气已乱,尽早准备。”

    叶少阳眉头皱起来,把他的话咀嚼了一遍,“没听懂,什么意思?”

    “我也不清楚,反正崔府君说,让你做好准备,去办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张先生两手一摊:“不知道。”

    叶少阳沉吟了一下,道:“行吧,等有空了我走一次阴,自己去问他。对了,你是鬼记,怎么为崔府君办事了?”

    张先生耸了耸肩,“没办法,这一方地界的鬼差犯法,让你给打死了,暂时没有鬼差,我只好客串一下。走了,叶天师要是看得起,回头烧点香烛给我,嘿嘿。”说完,身子一矮,化作青烟,从窗户钻了出去。

    小马立刻清醒过来,左右看看,迷茫道:“刚才怎么回事,那货人呢?”

    “走了,刚才封了你的神识。”

    “操,经过我同意了没有就封我。”

    “人家比你厉害,封你咋了?”

    小马怒道:“厉害就能随便欺负人?亵渎人权啊这是。”

    叶少阳耸了耸肩,“人家不是人,没必要尊重人权,不服你就去揍他。

    小马哼了一声,愤愤道:“总有一天让他尝尝我的厉害!”

    “走吧,去医院看和尚。”

    叶少阳说完,转身向房内走去,突然一道金光,从自己胸口的位置亮起来,叶少阳一愣,伸手摸去,摸到一个**的东西,拿出来一看,竟是那块天师牌,向外放出一道耀眼的金光,过了好一会才散去。

    窗外,响起张先生悠然的声音:“叶天师,崔府君有命,无论如何也要给你发天师牌,你既然不收,只好激活你身上这块,这下可由不得你了,哈哈,使命完成,叶天师再会……”

    声音越来越远,这次是真的走了。

    “靠,被阴了!”叶少阳看着手中的天师牌,愤然不已。

    “这东西……不好?”小马不解的问道。

    叶少阳掂着手中的天师牌,叹道:“多少道士奋斗一生,就为了有机会得到这东西,怎么会不好。”

    “那你为什么不想要?”小马更加疑惑。

    “我不是不要,是不想现在要。”叶少阳道,“天师牌我不去领,也没人能抢的走,早晚还是我的东西,我不想过早去领,是因为一旦领了天师牌,就等于接受了阴司的册封,将来很多麻烦事都会来找你,很不自由。”

    小马挠了挠头,“能有什么麻烦事?”

    “阴司没法解决的人间之事,例如哪里闹旱魃,哪里出尸王了,反正一有这样的事情就会推给你,不去也不好,谁让你接受阴司册封来着。”

    说到这,叶少阳叹了口气,“也怪我倒霉,一直把这天师牌放在身上,现在被激活了,就等于登记是我的东西,这玩意一生只发一个,扔了就以后也没有了,阴司不会再发放第二个,只好用它了。”

    无奈的把天师牌收好,叶少阳招呼小马收拾东西,出门的时候,小马皱着眉说道:“小叶子,假如这天师牌真是你哪个祖宗的,现在又被你给用了,这不觉得这很巧合吗?”

    叶少阳猛然站住,一道电流从身上滑过,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是啊,要不是小马提醒,自己还真是忽略了这一点:这件事……的确巧合的可怕,自己先是意外得到这块天师牌,又意外的打开,从中得到天书残篇,现在,它居然又成为自己的本命天师牌……

    最关键的是,这天师牌上还刻着一个“叶”字,似乎好像原本就是为自己准备的一样。这究竟是巧合、机缘,还是有着什么深一层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