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三百章 鬼鱼2
    庄雨柠缓缓点头,“可是,你当时也没见到那个鬼,怎么确定自己一定打的过?”

    “这还用问?”小马忍不住插了句嘴,“天底下什么鬼是小叶子的对手?”

    “别黑我,鬼域之大,不是你们能想象的,就算人间,也藏着很多修为极深的鬼妖,冯心雨,七奶奶,哪一个是好对付的?不过,靠着纠缠一个姑娘来修炼的鬼,再强也强不到哪去。”

    开车回到别墅,在客厅休息了一会,叶少阳便跟小马一人提着一只扁铲,来到院子的花园里,从五行旗阵的外围开始挖。

    由于昨晚刚下过一场雨,泥土非常松软,不一会工夫就挖出了一个两三米深的大坑,叶少阳让小马上去,拿出阴阳盘,根据指针的方向,找出七个附近阴气最重的地方,用扁铲轻轻掘土,用扫把拂去灰尘后,七只用红布封口的坛子出现在坑底。

    小马跟庄雨柠开玩笑道:“雨雨,这是不是你家胭咸鸭蛋的坛子啊。”

    “什么啊,我不知道,这不是我放的。”庄雨柠皱起眉头。

    “这当然不是你放的。”叶少阳直起腰,指了指七个坛子,“把它们在一起看,你们觉得像什么?”

    小马二人愣了一下,居高临下的观察起来:七个坛子,其中三个等距排成一条直线,另外四个,分成两股,上下交叉。

    “是一把箭!”庄雨柠一语道破。

    叶少阳点点头,说道:“这就是‘阴箭双鱼阵’,这整个花园的风水,完全是按照阴宅来的,阴箭的箭尖直指你的房间,所以阵法吸收和生成的阴气,都汇聚到了你房间里,如果我猜的没错,你那只鬼童之前就是靠着吸收这些阴气来修炼,所以才这么强。”

    庄雨柠听不大懂这些专业术语,反复想了一会,问道:“你之前不说,它是靠吃生血生肉来修炼的吗?怎么……”

    “那种修炼,是为了生成戾气,也是为了将阴气炼化成为鬼力的一道程序,这两件事是相辅相成,而且有人的因素在里面,没法单独来说。”

    小马问道:“你刚说的那什么名字来着,阴箭双鱼阵,阴箭是这些坛子,那双鱼呢?”

    叶少阳跳出泥坑,来到鱼池旁边,伸手一抓,捞出一条手指长短的小鱼,伸到二人面前,说道:“看出什么问题没有?”

    两人瞪大眼睛看去,这小鱼黑背白肚,一身细碎的鱼鳞泛着一股幽幽绿光,那鱼被叶少阳捉在手中,不像一般的鱼摇摆挣扎,而是死了一样一动不动。

    小马看了一会说道:“这鱼看上去像是鲫鱼。”

    “这叫小鬼鱼,是一种野鱼,到处都能见到,但谁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繁殖的,其实它们是水中的阴气所化,阴气越强,鬼鱼个头越大,但手指这么大差不多是极限了。”

    庄雨柠吃惊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我家鱼池里只养了一些锦鲤,什么时候出现这种鱼的,我都不知道,我平时也没仔细看过鱼池……”

    “鱼池里只有两只,平时又不浮上水面,你当然不知道。”叶少阳再度把手伸进鱼池,摸了一会,把另一只鱼也抓上来,一手一只,问道:“再看看还有什么问题?”

    这次庄雨柠一语道出真相:“这两只鱼都没眼睛,怎么回事?”

    叶少阳点点头,“所有水域都有阴气,所以鬼鱼很常见,但在阴宅里算是风水鱼,风水学有句话:鬼鱼没眼,墓主凶险。说明风水有问题,阴气积存,阳气不通,时间一长必成尸煞。而你这里的情况正好相反,鬼鱼的存在,恰恰是为了凑阵,供养小鬼。”

    说完,叶少阳把两条鱼扔在水泥地上,两条鱼扑腾了一下,不再动了。

    “这样处理没问题?”小马不放心的问道。

    “它毕竟是鱼,又不是妖,晒一下午就死了。”叶少阳从花园里随便找了一块石头,跳下坑里,直接砸碎了一个坛子,一股浓浓的黑烟散去,碎瓦片中,钻出一只手掌大小的甲壳虫,试图逃走。

    叶少阳早有准备,将一张画好的灵符贴在甲虫脑袋上,立刻就一动不动了。叶少阳用脚把甲虫踢翻过去,“仔细看看。”

    小马和庄雨柠往甲虫的腹部打量了一眼,立刻倒吸一口冷气:

    这甲虫外壳漆黑,肚子却是血红色的,有几个对称的白点,凑在一起,正好形成了一张人脸的形状:眼睛两边下垂,嘴巴撇起来,有点京剧脸谱的感觉,像是一个人唉声叹气的模样。

    小马二人本以为是图像的巧合,凑近一看,顿时吓得差点掉到泥坑里:这张脸居然是“活”的,眼睛不时眨一下,睁开的时候,眼中还有红色的瞳仁,盯着看的时候,会感觉这张脸越变越大,原本撇着的嘴巴也上翘起来,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小马二人逐渐精神恍惚,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要触碰这张脸,突然一个身影挡在了他们面前,猛地一个激灵,醒过神来,抬头看去,是叶少阳挡在了他们面前。

    “刚才……怎么回事?”庄雨柠惊声说道。

    “摄魂幻术,一种小伎俩。”叶少阳弯腰抓起那个虫子,扔到地上来,转身问庄雨柠,“家里有白酒吗?”

    庄雨柠愣了一下,“朗姆酒行不行?”

    叶少阳挠了挠头,“那是什么?”

    “一种洋酒,我家里只有那种酒,酒精含量也挺高的,跟我们的白酒差不多吧,你要喝吗?”

    “不是我喝,”叶少阳挠了挠头,“拿来试试吧。”

    庄雨柠转身回到别墅里,没多久便拿了一瓶琥珀色的酒出来,叶少阳让她打开瓶盖,闻了一下,味道有点奇怪。

    “不能用吗?不然我去买白酒。”

    “先别麻烦,试试看。”叶少阳翻转酒瓶,往那怪虫肚子上的人脸上洒了一点酒,那人脸立刻扭曲起来,发出痛苦的惨叫声,没过多久,整张脸便淡化散去,连同虫子的身体一起融化在酒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