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三百零二章 游乐场的小鬼1


    cpa300_4();    叶少阳往亭子里一坐,说道:“就在这等等吧。”

    小马惊道:“等什么,你难道不是用鬼指甲作法什么的,把那个小鬼找出来?”

    叶少阳嗤然笑道:“你想多了,鬼指甲上是残留着小鬼的气息,不过没办法用来作法拘魂,但是每个鬼的气息是不一样的,所以我来这找别的鬼问一下,有没有在附近见过它。”

    小马愣愣的看着他,“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叶少阳耸了耸肩,“不过能不能找的到,就看运气了。”

    小马环顾左右,说道:“可是这里静悄悄的,哪来的鬼啊?”

    叶少阳拿出一瓶七星草液给他,让他跟庄雨柠各自喷上,有鬼了叫自己,然后往靠背上一躺,闭目养神。

    庄雨柠跟小马迷茫的互相看去,不知道叶少阳打的是什么主意,他是老大,既然他要在这里等,那就只好等下去。

    这一等就是二十分钟,就在小马快要不耐烦的时候,从儿童乐园的入口处,涌进来七八个小孩子,男女都有,小的看上去三四岁,大的七八岁,一路叽叽喳喳的走过来,进了游乐场之后,各自散开,奔向不同的器械。

    “怪了,这大晚上的怎么这么多小孩子来游乐场?”小马摸着后脑勺问道。

    庄雨柠猜测道:“可能是某个幼儿园什么的?刚放学,所以一起过来?”

    “你家幼儿园才这个点放学。”小马道,“或许是补习班之类的。”

    庄雨柠点点头,表示同意,目光从这群孩子身上挨个扫过,道:“全是小孩子,一个大人也没有,这也太危险了,这些家长也真是放心啊。”

    摩天轮、大风车陆续开了起来,几个小一点的孩子在玩旋转木马,游乐场里到处充满了孩子的欢笑声。

    一个四五岁大、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怯生生的走到亭子里,歪头打量着庄雨柠,说道:“姐姐,能不能陪我玩跷跷板呀,我一个人玩不起来。”

    “可以啊。”庄雨柠见这孩子可爱,笑着站起来,刚走出小亭,叶少阳从后面拉了她一把,说道:“你真去啊?”

    庄雨柠纳闷道:“为什么不能去,坐着不也是坐着吗,我带她玩一会呗。”

    叶少阳笑了笑,“说你们什么好,他们来了半天了,你们就没发现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庄雨柠和小马互相看了一眼,都摇了摇头。

    “很正常啊,哪里不对劲?”小马摸着后脑勺道。

    那小女孩见叶少阳不放庄雨柠走,走过来,气鼓鼓的盯着他,道:“不然你陪我玩吧。”

    叶少阳一笑,“行啊,玩什么?”

    “玩什么都可以,走吧。”小女孩上来抓他的手,用力向外拉,结果纹丝不动,叶少阳只是看着她,淡淡的笑着。

    小女孩突然一惊,露出害怕的表情,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凉亭。

    叶少阳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你们还没看出问题来?”

    两人还是摇头。

    叶少阳想了一下明白了,往往最明显的反常的地方,最容易被人忽略,当下分别看了看二人,说道:“你们难道没注意到,这些儿童玩具根本没有人开,自己就动起来了?”

    这句话犹如一道雷电,击在小马二人心坎上,两人当场石化,过了一会儿,转头张望起来,这才发现摩天轮、大风车等等游戏设备根本就没有人开动,在自行运转着!

    那个被叶少阳吓走的小女孩,由于找不到人一起玩跷跷板,干脆爬上了旋转木马,她刚坐上去,旋转木马立刻启动,旋转起来……

    叶少阳道:“现在明白了吧?”

    小马深吸了一口气,颤巍巍的说道:“难道有鬼在帮他们?”

    叶少阳彻底无语,骂道:“你是猪吗,哪来什么鬼帮他们,他们自己就是鬼!”

    小马瞠目结舌,嘴巴嗫嚅着,一句话说不出。

    庄雨柠吓得跌坐在长椅上,道:“不可能吧,这么多孩子,难道都是鬼?”

    “你以为呢?”

    庄雨柠怔了怔,道:“可是普通人不是看不见鬼吗,哦对,我刚才喷了那个东西……”

    叶少阳又取出一个带喷雾嘴的小瓶子,递给她:“你再把这个喷上看看。”

    “这是什么?”

    “草果浆,能看见鬼的真身。”

    庄雨柠犹豫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把小瓶凑到眼前,左右眼各喷了一下,小马立刻抢过去,也喷了一遍,睁开眼睛再次朝那些孩子望去,顿时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三魂不见七魄:

    那些正在玩耍的孩子们,大部分都变了模样:坐在摩天轮上的几个,一个脑袋开花,随着摩天轮的旋转,白花花的脑浆不断流出来,顺着脸庞往下淌。

    小马猜测他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砸开了脑袋死的,旁边一个则浑身浮肿,两只眼珠子垂在外面,随着摩天轮的上下,不断甩动……

    而正在玩碰碰车的两个,一个前胸连着衣服一起凹陷下去,变形的两只胳膊仍然能握着方向盘,开着碰碰车与对手撞击着,发出天真的笑声。

    只有那个小姑娘看上去与普通人一样,小马二人目光跟着旋转木马转了好几圈,才发现她脖子上有一道血痕,估计是致命伤。

    庄雨柠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吓得惨无人色,瑟瑟发抖的移到叶少阳身边,抓着他的胳膊,看上去随时会昏过去。

    小马倒是还好,心中惊讶多过恐惧,喃喃道:“真的都是小鬼啊,我们现在看到的……都是他们死前的样子?”

    “你说呢?”叶少阳淡淡笑着。

    小马怔了怔,道:“可是……为什么所有小鬼都是横死的,这也太巧了吧。”

    “去医院还都是病人呢,”叶少阳翻了翻白眼,“要是不夭折,小孩子都长大成人了,也就不是小鬼了。”

    “不是,我意思是……夭折的孩子,大部分都是得病吧,可这些不是被砸死的,就是……”小马目光移到那个全身浮肿、好像发面馒头似的小鬼身上,“这个是淹死的吧?怎么没有一个是得病死的鬼?”*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