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三百二十五章 非分之想
    谢雨晴耸了耸肩,表示听他安排。.v.O

    “小叶子,你什么时候通知你师父来的?还有,你什么时候说要在家中等着了,天才什么阵,又是什么时候布的,这些我怎么都不知道?”小马一直忍到现在,总算把这些问题一股脑抛了出来。

    叶少阳没回答,从腰带里摸出一张灵符,折成纸鹤的形状,用朱砂笔点了两只眼睛,吹了口气,纸鹤扇着翅膀,从窗户飞了出去。

    庄雨柠第一次看到这画面,惊得下巴快掉下来。“少阳哥,这是什么法术,它飞出去干什么了?”

    “它飞到房顶为我们把风,雕虫小技而已,它的灵力能维持一个小时,在这之前,哪怕是鬼寇前来,我也能及时感知到。”

    叶少阳吐了口气,道,“现在绝对安全了。跟你们说实话吧,之前那些事情,全是我编的,我都不知道我师父在不在山上,上哪找他去?也没有什么天地三才阵,这一切,都是用来诓那个鬼尸的。”

    说完,叶少阳嘴角浮起一抹得意的微笑,分别朝三人看了看。

    果然,三个人听完他的话,当场都石化了。

    “为什么,你不是把它收买了吗,为什么还骗它?”过了半天,庄雨柠回过神来,惊声说道。

    叶少阳摇摇头,笑道:“一个鬼魂,一旦开始邪修,就等于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不管是主动、被动,还是意外,况且他也不是刚发现真相,既然他决意选择了邪修,被我随便几句话就忽悠到放弃,你觉得可能吗?”

    “这……”小马道,“难道就没有例外吗?”

    “有,不过我刚揭开他脑门上的灵符,他用残忍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他也许会为了怕胡威责罚,出手对付我,但眼神是骗不了人的,所以我当时就知道,它的本性已经变得残暴,邪修,改变了的他的本性,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相信过他。”

    说到这,叶少阳恨恨瞪了小马一眼,“本来我的计划是偷偷摸摸的去调查,让胡威不知道,有什么发现,回来分析一下,将来还有机会再说,结果你倒好,一个屁把计划都毁了,幸好啊幸好,大哥我灵机一动,想到这个计划。

    我告诉他,最近不会有所行动,在等我师父到来,是迷惑他们,以为我近期不会有什么行动。所谓的天地三才阵,也是为了让他们以为这里真有埋伏,不敢擅闯,这样能确保雨雨的安全,我才能放心去调查。”

    小马三人听了这话,沉吟起来。

    谢雨晴点点头道:“今天晚上被你这么一闹,如果明天你还找马承过去,很容易被他们怀疑,当作是你的阴谋,现在他们以为你在家坐等你师父到来,对马承就不会怀疑了,不过……他们真的会相信你吗?”

    “我觉得会,毕竟这是我灵机一动的设计,没什么动机可循,只是……”叶少阳摇摇头,“我最担心的是那个白衣邪灵,它的攻击手段很怪异,连我也看不出路数,这家伙是个厉害的对手,比胡威要可怕。”

    小马听他这么说,随口说道:“那团白影不是被你打碎了吗,就算没死跑了,也说明不是你对手啊。”

    叶少阳摇摇头,“那个白影,只是它的邪灵分身,怕是连他十分之一的修为都没有,但实力却远远超过一般厉鬼,他的本体……我很难想象有多厉害。”

    小马等人不明觉厉,面面相觑。

    叶少阳分析道:“现在能够确定的对手,至少有三个,胡威,白衣邪灵,还有胡威背后的养鬼师,这三人中胡威最弱,也能打的过鬼首,那养鬼师跟不用说,肯定比他厉害……”

    话没说完,小马就吃惊的叫起来,“卧槽,你要一对三啊,干的过吗,不然你也找点帮手,真的把你师父叫来?”

    叶少阳摇摇头,“能找他帮忙的话我早就找了,茅山的规矩,一代下山一代守,我既然下山,他就不能再下来,只能守在山上。”

    “那……找别的人?”

    “算了吧,法力不够的,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还要冒险,所以我到现在没让郭师兄参与,就是不想让他卷到中间来。”

    大家一边吃着烧烤,又商量了一会,叶少阳让小马搬回学校去住,一来面对万一出什么事,自己照顾不过来,二来他如果离开,等于跳出对方的视线,将来如果有什么事要他去办,反而容易达到不为人知的效果。

    小马没有意见,当场去收拾东西。

    谢雨晴看看庄雨柠,又看了看叶少阳,道:“你意思就你们俩在这住了是吧?”

    “我要保护她,我当然不能走。”叶少阳道。

    谢雨晴啃完一个烤鸡腿,站起来说,“没事我就走了,小神棍送送我。”

    叶少阳答应一声,心中好奇,她今天怎么主动要自己送了?

    庄雨柠本来也想送她,但看看叶少阳,想到了什么,改变主意,对谢雨晴说了几句感谢的话,送她跟叶少阳到门口。

    从别墅里出来,两人并肩朝停车的位置走去,谢雨晴刚想开口,小马突然拎着行李箱出来,对谢雨晴喊道:“雨晴姐,蹭个车,送我回大学城。”

    谢雨晴冷冷道:“你先过去等我。”

    “我跟你们一起过去……”一句话没说完,看到谢雨晴吃人的目光,顿时明白了什么,嘿嘿一笑,摆了摆手,“我先走,你们慢聊,慢聊,往一宿的聊……”

    看着小马离去的身影,叶少阳明白过来,莫非谢雨晴真有什么事要跟自己说?庄雨柠就算了,小马可是自己人,为什么把他也支走?

    “你自己在这住的话,最好小心点。”谢雨晴总算开口说道。

    叶少阳点点头,“放心吧。”

    “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让你小心庄雨柠,你要把自己身份摆正,你就是个拿钱办事的保镖,可别对人家有什么非分之想。”

    “非分之想?”叶少阳一堆眼珠子瞪得牛大,“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我对你有没有过非分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