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三百三十章 人皮易容术


    cpa300_4();    叶少阳一眼看过去,淡淡的笑了笑。

    马承让那美女出去,把门从外面关上,对叶少阳笑了笑,说道:“叶先生你笑什么?”

    叶少阳指着面前的绿叶花海,笑道:“马公子,对小茹相思成灾啊。”

    马承大惊,“这风水局,跟小茹没关系,你不可能看到出啊。”

    叶少阳决定抖点料,好震慑他一下,为之后找他帮忙做准备,于是指着那些花说道:

    “最前面一排,牡丹芍药报春樱桃,象征春明四秀;中间仙人山橡皮树宝石花,为夏清三绿;第三排两盆睡莲和水莲,叫二分秋水,最后一排小轻松,叫一阳冬来,这四排花组合起来,在风水里叫四季百花相望局'。

    “按照金钱课的卦象,这四季局,花盆有四种摆法,阵眼摆发财树,主招财纳宝;摆铁树,二鏖战百胜,摆七瓣喜梅,主顺水行舟,而这三种你都没选,你选了一排小杨柳,这叫清风拂柳,为的是改灵运,求因缘;

    马公子你这身份,还用求因缘?自然是为了求你心上人对你倾心,大家都知道你喜欢小茹,所以事实不是明摆着吗?”

    马承怔怔的看着他,目光中带着极度的震惊和敬佩。

    “叶先生,了不起!这个风水局,是我请号称江南省第一堪舆师的陈大师布置的,他说这风水局看上去简单,但每一只花盆的摆法,都是通过最精密的计算,这需要很强的功力,一般堪舆师绝对布置不出,连看都看不懂。”輸入字幕網址:П·新章

    叶少阳撇了撇嘴,“拉倒吧,这花盆是用金钱课的后天八卦摆的,但想要发挥这个局的效果,先天八卦要好的多,这家伙显然不懂先天八卦,其实也不难,只要每一排改变一只花盆的方位即可。”

    马承一听,双眼亮了起来,“叶先生能不能帮个忙……”突然想到什么,自嘲的笑了笑,“差点忘了,你我是情敌,这个忙你帮不了。”

    “没那回事,不过用风水局来禳补运势,本来作用就微乎其微,就算是神局,也不过增添一两成的希望而已,马公子,谋事在人。”

    马承似有所悟的点点头,请叶少阳在沙发上坐下喝茶。

    马承说道:“前几天,郭先生把我选好了阴宅,现在只等一个吉日下葬,说起这件事,还得多谢你搭线,等下葬之后,我请客,大家小聚一下。”

    叶少阳道:“请客就免了,我今天找你来,是想请你帮个忙。”

    马承坐在沙发上,很优雅的端着茶杯,点点头,等着他往下说。

    既然请人家帮忙,不说清楚肯定不行,叶少阳只好用最简单的语言,把事情经过、和自己的计划讲了一遍。

    马承听完,脸上现出惊愕的表情,沉吟了一会,说道:“养小鬼,真的能帮人实现愿望?”

    叶少阳无语,“我跟你说这么多,结果你就关注这个?”

    “哈哈,顺带一问。你说的庄雨柠,那小姑娘我知道,最近正当红的一个学生歌手,没想到居然养小鬼……”

    叶少阳耸了耸肩,“你还没关注到点上,帮不帮忙?”

    马承手托下巴,冲他微微一笑,“你是需要我帮忙,来接近胡威,并通过他来挖出他背后那个养鬼师,这听上去很有趣,不过……会不会有危险,你懂的,对那些鬼神法术什么的,我跟大家一样,都有点敬畏。”

    叶少阳点点头,“放心,我会陪着你一起。”

    马承一愣,问了个跟庄雨柠一样的问题:“你怎么陪,你去了不就暴露了吗?”

    叶少阳道:“这世上有一种技能,叫易容。”

    马承霍地一下直起腰,“真的有易容术?”

    “没你想象的那么神奇。”叶少阳把背包放在茶几上,说道:“借个地方行吗?”

    “请便。”

    叶少阳解开背包,拿出一只黑瓷碗,和一大堆瓶瓶罐罐,在茶几上摆开,再取出了三个透明的胶皮袋子,从外面看去,里面分别装着褐、白、黑三种颜色的粉末。

    “这些都是什么?”马承看的很是好奇。

    “白色是石灰,黑色是锅底灰,褐色是猪砂。”叶少阳先倒出一些石灰在瓷碗里,从旁边摸出一个小瓶子,打开把水倒在碗里,搅拌起来。

    “石灰和锅底灰我知道,朱砂……不应该是红的吗,怎么你这是褐色的。”

    “那是朱砂。朱红色的朱,这是猪砂,老母猪的猪,这玩意是猪肚子里生出来的结石,跟牛黄和狗宝一样,不过更加稀有,中药里用做清热解毒,懂了吧?”

    马承怔怔的看着他,“把你怎么把它用在这?”

    “倒模,这每一样东西,按照不同的比例放在一起调配,能最大限度接近人皮的色泽,并且保持柔软。你要问我每一样东西的具体作用,我也答不上来,反正书上就是这么写的。”

    “什么书?”

    “茅山的术法道术,这种易容术,是茅山四大术法中的一种。”叶少阳一边说,一边从背包里拿出三根蜡烛,点燃后放在茶几上,烘烤着碗底,不停搅拌加了辅料的石灰,等到水分干的差不多了,从包里摸出一面铜镜,摆在茶几上个。

    然后又拿出一只鸡蛋,打在一只小碗里,撇去蛋黄,把蛋清用一只毛笔蘸着,对着铜镜往自己脸上刷。

    “这是干什么?”马承忍不住问。

    “免得模具粘到脸上拿不下来。”

    蛋清抹匀之后,叶少阳把大碗里干软适中的石灰捞出来,糊在自己脸上,用一个小笔轻轻点出眼口鼻,然后靠在椅子上晾起来,等着干。

    马承看着满桌的瓶瓶罐罐,说道:“你这些东西都是哪里来的?”

    “找郭师兄要的,都不是什么特别稀有的材料,有钱哪都可以买到。”叶少阳靠在沙发上,瓮声瓮气的说道,“别找我说话了,免得影响模具的形状。”

    等了十几分钟,模具进一步干涸,成形之后,叶少阳伸手揭下来,趁着没有完全定型,轻轻在里面捏起来,然后找出小刀,在局部轻轻削割起来。*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