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三百六十五章 裂头鬼子
    手往回一拉,将一个虚影拉了出来,摔在一边,在地上滚了几圈,坐起来,瑟瑟的缩在地上。

    庄雨柠从不远处望了一眼,惊叫道:“是梅姨!就是她害死的丽娜,少阳哥别放过她!”

    叶少阳一惊:乔丽娜死了?

    梅姨的鬼魂见叶少阳还掐着它的尸体,并没有追上去,萌生了逃走的念头。

    叶少阳斜乜了她一眼,淡淡说道:“你信不信,我用茅山灭魂术,锁住你的精魄,让你前年不得聚魂,万世不得超生!”

    梅姨浑身一颤,跪在地上,嘤嘤的哭起来,“我不敢走,全听**师发落……”

    叶少阳吐了一口气,道:“为什么害死乔丽娜,我待会搜魂,说一句谎话,就是我刚说的结果。”

    梅姨跪地不断叩头,“我说我说,我是胡威派到丽娜家里冒充保姆,然后把一些邪术炼制的法器放进去,蛊惑她,让她听命于胡威,去害这位小姐……呜呜,最后让我杀死丽娜……”

    叶少阳一听,心中更是吃惊,“为什么要让你动手?”

    鬼尸不敢隐瞒,如实答道:“必须由人来把特殊法器杀死丽娜,才能让她魂尸两不知,不知道自己死了,再利用她对这位小姐的愧疚,把她引来……胡威怕留下证据自己不想动手,鬼子裂头是鬼,做不到这一点,只能我来动手。”

    说到这,高声哭了起来,“**师饶我啊,我也是被他们逼得走投无路,才做出这种事,我冤枉啊,**师,胡威才是罪魁祸首,事成之后,他让鬼子把我也给杀了,炼成鬼尸……呜呜……”

    叶少阳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胡威是罪魁祸首,我肯定不会饶他,但是你为了利益给人当走狗,直到最后还执迷不悟杀人,死也不冤枉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杀机毕现。

    鬼尸连连叩首求饶,“**师,我会去阴司领罚,求你别杀我,你也不能杀我啊……”

    “杀你的权力,我还是有的。”说完,叶少阳伸手从腰带里摸出一把小号的桃木剑,飞射出去,正中梅姨的鬼门,深深钉了进去,梅姨的身影一点点虚化成烟,烟散去之后,只留下一些精魄,随风飞走。

    庄雨柠逐渐回过神来,扶着楼梯站起来,想要走到叶少阳身边去求安慰。

    “不要动!”叶少阳一声呵斥,“事情还没完!”

    庄雨柠心中一震,“怎么?”

    叶少阳拔出茅山灭灵钉,对着身下那具被除了魂魄的软趴趴的身体说道:“我知道你在里面,还不出来?”

    说完,举起灭灵钉,对着鬼尸的脑袋扎下去。

    鬼尸的双手突然抬起,托住叶少阳的双手,然后脸部突然隆起,到了一个极限后,皮肉像熟透的西瓜一样炸开,一只白皙的脑袋,从一堆肉泥中钻了出来,是一个婴儿:血红色的眼睛,裂开的被黑线缝起来的头皮,如同黑洞一样的嘴巴。

    “是它!”庄雨柠双手捂嘴,失声尖叫。

    裂头鬼子!而且一出现就现出真身。

    “嗷……”裂头发出一声听上去像哭又像笑的怪叫,别墅上空的黑云突然下落,形成一个黑色漩涡,将他们一人一鬼包围在中间。

    裂头的双眼猛然射出两束血光,来到叶少阳面前,猛然崩开成为无数触手一样的东西,将叶少阳全身裹住,尖端试图刺入他口耳鼻中。

    叶少阳搓动双手,结起一个金身法印,抵抗住触手的攻击,左手五指并拢,变化法印,右手小指甲里弹出朱砂,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敕”字,将血色触手斩断部分,没等探出身去,裂头把双手伸了进来,一把抓住叶少阳的肩膀,释放出一股股强大的鬼力,对着叶少阳神识席卷而来。

    凶冥鬼气!

    叶少阳伸手探入腰带,飞快的摸到一个小瓷瓶,没时间打开,直接用手捏碎,一抔冰凉的液体,落入手中,这是最近从老郭那里弄的用三味重水、掺杂了若干法药配置成的道家驱魔法水,正好能够克制眼下的局面。

    双手合握,掬住法水,口中念道:“清水寻人照光明,日月星光随拱照,照天天明,照地地灵,照神神应,照人人显灵,神兵火急如律令!”

    念毕双手一拍,将法水引至十指上,猛然张开,弹射出去,水滴所到之处,银光四射,濯净黑气,裂头怪叫一声,缩回双手,身体弹射起来,想要离去。

    “这会儿想走了,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出金钱圈?七钱追魂,鬼门索命!”叶少阳右手变换法印,往地上一拍,原本围成一圈的八枚铜钱突然弹射而起,金光乍现中,击中裂头身上的七大鬼穴和鬼门中央。

    呲的一声,被击中的几个地方,皮肉炸开,喷射出一股鬼血。裂头重重坠落在地上,刚爬起来,叶少阳扑上去,手中茅山灭灵钉寒光一闪,刺入它鬼门之中。

    “嗷……”一股股白汽,从裂头身上冒出,身体一点点软下去,最终化成一滩绿色的鬼血。

    叶少阳长出一口气,捡起血泊中的五帝钱,用手纸擦了擦,收好。然后画出一张地火符,丢进血泊中,蓝色的火焰,将鬼血燃烧干净。

    “它……死了吗?”身后传来庄雨柠讷讷的声音。

    “只是被灭了一律魂魄,这裂头是十魂缝制,只要灵身不灭,魂魄能无限再生,不过它得有一阵子不能作怪了。”叶少阳站起身,朝庄雨柠走去,笑了笑道,“没事了,至少今天安全了。”

    他本想过去把她扶起来,结果庄雨柠突然跑过来,一头扎进他怀里,呜呜大哭起来。

    “呃……你这是?”叶少阳张开双臂,不知道往哪里放好。

    庄雨柠不说话,只是哭,将之前那段可怕经历积累的恐惧,和对乔丽娜献身救自己的悲伤,一并释放了出来,哭个不停。

    “我……好难过,能不能抱抱我?”

    这……叶少阳无奈摇了摇头,把两只手放在她肩膀上,搂住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