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三百六十六章 谢雨晴的误会
    这时,一辆警车,疾驰而来,停在不远处。复制网址访问

    叶少阳不用看也知道是谢雨晴来了,当时自己刚下车看到那团鬼气的时候,就知道这里要出事,于是打电话给谢雨晴,让她过来,万一有人死伤什么的,别的警察部门过来,自己不好解释,从乔丽娜和梅姨死亡这件事来看,自己的决定是多么的正确。

    不对!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跟庄雨柠抱在一起,被谢雨晴看到肯定误会啊!赶紧把手抬起来,转念一想,本来没啥事的,自己把手抬起来,反正更让人误会,想也没想,把手又放回去。

    顿时有种想去死的冲动——自己这手一抬一放的,误会更是解不开了,唉,反正都这样了,就这么着吧,索性让庄雨柠好好满足一下,于是不再有任何动作,目光锁定警车的挡风玻璃,能看到里面有个人,但是有反光,看不到是不是谢雨晴,内心期盼不是她。

    忽然又想到,她又不是自己什么人,看到又怎么了?

    庄雨柠已经停止哭泣,安静下来,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谢谢你,我的守护神。”

    叶少阳身上一阵肉麻,没敢应声。

    庄雨柠深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抱了他一下,向后退了退,还抓着他一双手,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

    看她梨花带雨惹人怜爱的样子,叶少阳心中一动。

    “那个……能不能松开?有人来了。”

    庄雨柠回过头,看到那辆警车,赶紧松开手,说道:“这是……”

    “应该是雨晴姐来了,你在这等着。”叶少阳快步走了过去,透过车窗看去,果然是谢雨晴……低头玩着手机。

    叶少阳伸手把车门拉开,挠了挠头,“你来了。”

    “打扰了。”谢雨晴低头看着手机,头也不抬。

    “呃,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怕什么,哼,我又不是狗仔队,不会曝光出去的,你不用为她担心。”

    叶少阳一头黑线,敢情她认为自己是为了保护庄雨柠的名声撒谎?不行,一定要解释清楚!

    叶少阳一把扳过她的肩膀,让她面对自己,说道:“虽然没必要跟你解释,还是跟你说一下,证明我的清白,我跟她啥事没有,她朋友死了伤心难过,旁边没人,要抱我,你说我咋办?”

    谢雨晴抬头看了他一会,说道:“知道了,你松开手。”

    “知道就好啊,”叶少阳嘿嘿一笑,“咦,你眼睛怎么有点红?”

    “进沙子了,现在没事了。”谢雨晴推开他,“下去下去。”

    在乔丽娜家的客厅里,庄雨柠讲述了自己之前的经历和乔丽娜的鬼魂向自己讲述的情况,担忧的问叶少阳:“那个裂头,为什么会藏在鬼尸的肚子里呢?”

    “这是有预谋的,”叶少阳道,“裂头的鬼身,不大能见光,所以它用鬼尸的肚皮来隔绝阳光,战斗的时候,又释放黑气挡住阳光。这是一点,至于它待在这里,肯定是胡威的安排,估计他们不想等了,想要收网了,所以想要杀你。

    但胡威又不能亲自动手,否则警方调查起来对他不利,他不想冒险,裂头白天又不方便行动,所以就像那个鬼尸说的,利用乔丽娜对你的愧疚,把你引到这里来。”

    庄雨柠想了想,纳闷道:“裂头一直在鬼尸肚子里,为什么不早点出现杀我呢?”

    “不知道,”叶少阳道,“很多细节根本没办法推敲清楚,知道个大概就行了。”

    庄雨柠点点头,一脸哀伤的看着叶少阳,“真的……没有办法救活丽娜的魂魄了是吗?”

    叶少阳叹口气,道:“她已经魂飞魄散,就是崔府君来了也没用,这是天地大道。”

    “连……你也不行吗?”

    叶少阳耸耸肩,“我当然不行,总有些事情,是人力无法挽回的。”

    想了想,又安慰她道:“不过她死前已经赎清罪过,又救了你一命,几百年后她魂魄聚生,投胎后会有个好的归宿。”

    庄雨柠叹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

    谢雨晴道:“别说这些了,我现在通知人来勘察现场,这边我来招呼,不用你们录口供了,倒是乔丽娜家属那边……可能接受不了真相,人都死了,还魂飞魄散……”

    叶少阳道:“告诉家属,乔丽娜是被梅姨杀死的,在这科学上也能找到证据,至于动机,反正梅姨也死了,就说她是自杀呗,具体真相等调查结果公布,反正你们经常这么干。”

    谢雨晴白了他一眼,掏出手机,打电话叫同事过来,然后找到乔丽娜的手机,通知了她父母。

    “她父母比较远,大概明天才能到。”谢雨晴挂上电话,对庄雨柠说道,“尸体是你发现的,等她父母来了,你最好见一见,照我们之前说的,跟他们解释一下。”

    庄雨柠点点头,“我会好好安慰他们的。”

    在等同事赶来的时间里,谢雨晴说起自己这两天调查的结果。

    “两件事,第一,我在青山精神病院,查到一宗灵异事件,是发生在一个女精神病患者身上的,进医院之后,单独被隔离,但是经常有人听到她房间里传出小孩子的声音……”

    “小孩子?”叶少阳一惊,“怎么回事?”

    “我也刚查到这个,本来今天要去深入调查的,结果你把我叫来了,等回头我查出什么,再找你。”顿了一下,说道,“还有一件事,那个手机号,我查到是一张不记名的卡,没法追踪户主。”

    叶少阳点头道:“我八成想到是谁了。”

    谢雨晴愣了一下,道:“你说的是……”

    叶少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里不算绝对安全,别讨论这个,我也没证据,是猜的。我现在只有等他主动露面来找我。”

    谢雨晴的同事们来了之后,作为现场人证,叶少阳和庄雨柠按照自己商量好的,简单录了口供,跟谢雨晴交代了几句,边先行离开。

    庄雨柠心力交瘁,没心情开车,两人打车回到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