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朱雀破鬼蝠
    鬼魂的周身,泛着一抹红光,慢慢飘起来,突然加速朝叶少阳俯冲过来,眼神中带着一丝决绝。

    “……我怨气太深没法超度,只要我还有一缕元神在,我是不会让你杀死小小的,所以,求你灭了我的魂魄……”

    叶少阳心中动容,捉鬼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眼前李秋娥的鬼魂明明使出全力进攻,实际上是在求死……

    叶少阳叹了口气,双手拉出一道红线,错步向前,避过进攻,然后极快的把红线缠绕在李秋娥的脖子上,左手一抬,把一张灵符拍在李秋娥脑门上,大叫一声:“乾坤借法!”

    瞬间将李秋娥的魂魄吸了进去。鬼尸之强,就在于尸体和魂魄合一,双向无谓,一旦尸体被灭,单独的鬼魂并没有多强的实力,在叶少阳手下根本不堪一击。

    “你怎么样?”谢雨晴立刻走上来,看了一眼叶少阳的肩膀,大吃一惊:“怎么流的都是黑血?”

    “尸毒而已,流完就没事了,皮外伤。”说完,叶少阳转头朝旁边的战场看去,瓜瓜已经已经败下阵来,只有逃跑的份了。看到叶少阳这边搞定了,立刻发声求救:“老大老大,快来救我!”

    叶少阳哼了一声,“刚才不是挺英勇的吗,现在怎么怂了?”

    谢雨晴推了他一把,“说什么风凉话,你没事就去救他啊,那可是你儿子!”

    叶少阳瞪眼道:“那是你儿子!”

    “去你的,我跟你生的儿子啊!”谢雨晴脱口而出,然后两个人相视看了一眼,脸都红了。

    叶少阳拔出勾魂索,瞅准两人追赶的间隙,对着裂头鬼子抽打过去。裂头飞身疾退,避过勾魂索,蹲在地上,恨恨的看着叶少阳。

    瓜瓜一步跳到叶少阳肩膀上,大口喘气,“这小子好猛,我只用了三成修为,弄不过它啊。”

    叶少阳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别说了,怪丢人的。”

    “我说认真的,我来到人间之后,力量被封印了,只能使出三成。”

    叶少阳懒得理他,摸出一把五帝钱,对裂头打过去。五帝钱飞至空中,形成一个环形。

    叶少阳立刻挥动勾魂索,尖端探入钱阵中,用力搅动,口中念道:“天地无极,金钱生影!”用力一抖勾魂索,将八枚五帝钱震飞出去。

    “嗡……”八钱齐鸣,发出一阵悦耳的响声,各自的钱眼里,突然金光大放,幻化出无数铜钱,从各个角度朝裂头击去。

    裂头全身一抖,蛇头上鬼脸张开嘴,喷出一口黑血,落地之后,碎末飞溅,每一滴碎末都幻化成一只蝙蝠模样的怪物,长着一只狰狞鬼脸,飞过来,与金钱幻影撞在一起,相杀落地,一并消失。

    裂头不断吐出鬼血,无数的鬼脸蝙蝠,如同黑云一样铺天盖地的飞来。

    “快,快出去!”叶少阳拉起谢雨晴的手,向外飞奔。

    “这就跑了?”谢雨晴有点不敢相信。

    叶少阳不答,拉着她跑到小门外边,转身看去,鬼脸蝙蝠离飞出来还有一段距离,于是用最快速度画了一道灵符,烧成灰,塞进装满法水的小瓷瓶里,口中念道:“太乙道君,天明地清,正一伏波,落地生钉!”

    将瓷瓶倒过去,用力摇动,落下数十道水柱,落地之后,立刻凝固,银光闪烁,好像一只只银钉。

    谢雨晴当场看傻眼了,从前叶少阳用的法术,也没有这么神奇的,魔术啊这是?

    叶少阳取出墨斗,把红线飞快的缠绕在若干银钉上,谢雨晴和瓜瓜一起俯瞰下去,猛然发现,原本看上去杂乱无章的若干银钉,在缠上红线之后,居然形成了一只鸟的形状。

    引颈待鸣,展翅欲飞!

    谢雨晴想起下来之前,叶少阳画出的那只破阵用的凤凰,随口问道:“这是凤凰吗?”

    “你家凤凰长这样,这是朱雀!”叶少阳捏住红线,一用力划破指尖,用自己的血在红线上从头描了一遍,用一个怪异的手型抓住线头,朗声说道:“神兽有灵听我命,上穷碧落下黄泉,天风助我翩然起,杀尽妖魔万万千!”

    猛然松开红线,用力一弹,大叫一声:“起!”

    一道红光,从朱雀身上散发出去,这只神鸟扇动着双翅,凌空飞起,冲入那群黑压压的鬼脸蝙蝠之中,疯狂的扑杀起来,凡是被它双爪抓住或咬住的鬼脸蝙蝠,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几乎在一瞬间化作黑烟消散。

    裂头一看这情景,立刻嚎叫了一声,鬼脸蝙蝠像是得到命令,调转方向,将朱雀团团围了起来,张开长着尖牙的嘴巴,狠狠咬下去。

    “朱雀,顶得住吗?”谢雨晴怯怯的说道。

    叶少阳没空回答,他的双手在不断的结印,为朱雀增加神力,双目突然一瞪,大叫一声:“破!”

    一声长鸣,从被鬼脸蝙蝠包围的朱雀口中发出,浑身一震,一股红色的神力爆发而出,将所有黑脸蝙蝠击碎成烟,烟又凝聚成黑色的鬼血,一滴滴落在地上。

    叶少阳双手反拧,操控朱雀,朝裂头飞过去,厉喝一声:“击!”

    朱雀立刻模拟叶少阳双手的行动,旋转身体,对着裂头俯冲过去,裂头眼中凶光一闪,张开双手,一把抓住朱雀的双翅,黑色的鬼气蔓延而出,与朱雀全身散溢而出的红色火光东相互燃烧。

    朱雀厉吼一声,把鸟喙刺入裂头的独眼之中,霎那间黑水喷射,裂头浑身颤抖,双手却越扣越紧,插入朱雀体内,更多的鬼气渗透进去,将朱雀的身体一点点融化,化作流火,一滩滩落在地上,形神缓缓消失。

    叶少阳趁着朱雀还没有形神俱灭,放弃结印,错步抢上,抡起勾魂索,用力打在裂头的脑袋上,当场震碎了它一身鬼气。

    裂头“噗”的吐出一口黑血,就地一滚,踉跄的朝着门外冲去。

    谢雨晴不敢阻拦,急忙躲在一边,让裂头过去,瓜瓜却伺机冲出去,速度极快的跳到裂头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