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零一章 叶少阳的判词


    cpa300_4();    所以,这个人必须跟自己没关系至少是胡威发现不了的关系,有一定身份背景,身手还要好,能跟胡威近身过招最好……叶少阳绞尽脑汁,结果还真想到一个名字,又思前想后一番,没有问题,这才开始构思整个计划。

    这个问题处理好之后,他又开始思考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天地作符”中的天地,究竟代表什么?

    想了半天,觉得既然是与阴阳镜配合使用,会不会是某种法术或法器?

    然后把茅山内门的符、咒、斗、印,四门功课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倒是有几个带“天地”二字的,但是功能相差很远。

    难道,是自己搞错方向了?

    叶少阳心情烦躁的靠在床上,拿出天师牌,在手里心不在焉的把玩着,目光无意中落在天师牌上,突然脑海中猛然亮起一盏灯泡:神符!

    当下怀着激动的心情,把天书上那些神符的名字,挨个在心中念了一遍,结果一个名字跳了出来:天地归元符!

    找到了!叶少阳右手握拳,在左手掌心里打了一下,叶少阳啊叶少阳,这都被你想到了,你真特么是个天才啊!

    自我装比结束之后,叶少阳冷静下来,回忆了一遍天地归元符的画法和心咒,相比焚天符和六雷破妖符,这天地归元符要复杂的多,之前一直没有尝试去画,就是担心自己没有足够的法力去施展。佰渡亿下嘿、言、哥下已章節

    不过眼下这情况,根本不容许自己不会,于是跳下床,来到书桌前,取出朱砂笔,刚要画,心里突然颤了一下,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

    师父,怎么知道有天地归元符的存在?难不成他也看过天书?还有,他怎么知道自己会画这道符?

    这件事不寻常,很不寻常,叶少阳思前想后,想到唯一的可能:有人告密!把自己最近的一切经历,都跟青云子说了。

    下一秒钟,他就想到了这个人,立刻拿起手机,拨通了老郭的号码,也没心情跟他忽悠,直接质问是不是他干的。

    “你说师父啊,这……”老郭犹豫了一下,道:“好吧,我承认,是我跟师父联系的。嘿嘿,小师弟你好厉害啊,这都可以猜的到。”

    “说正事!”

    在叶少阳催问下,老郭说出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青云子日前来过石城,找到他,问了他关于自己到了石城之后的一切经历,他当然不敢隐瞒,全部吐露出来……

    师父居然来过石城!叶少阳呆了半天,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就……前天。”

    “前天!”叶少阳大叫,“现在他人呢。”

    “已经……走了。”

    “卧槽,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电话那头,响起老郭不好意思的声音,“那个……师父不让说,免得你去找他,他不能插手你的劫数,免得天谴,小师弟你别怪我,师父的命令,我可一个字也不敢违抗啊。”

    叶少阳沉默半晌,说道:“师父去哪了?”

    “不知道,在我这呆了一下午就走了,没回茅山,不知道去哪云游了。”

    “那他为什么又派伟杰来,干嘛不把天风雷火旗直接给你?”

    “那谁知道,师父做事一向无厘头,你又不是不知道。”老郭一句话推的一干二净。

    挂上电话,叶少阳心中有点怅然若失,心想这老爷子也是,都来石城,也不来见见自己,大不了自己不找他帮忙就是了。

    不过转念一想,真要是见面了,自己肯定忍不住会找他帮忙,至少也要问东问西,青云子大概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不见自己的吧。

    叹了口气,叶少阳定了定神,开始画符。既然是自己的劫数,那自己就好好干一场,破了这道劫数!

    那边,老郭放下电话,起身走到里屋,一个脏兮兮的老头,正坐在床头,手里抓着一把油炸花生米,不时往嘴里塞一粒,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一部很无厘头的韩剧,不时跟着情节嘿嘿傻笑。

    “师父……”老郭说道。

    “我都听到了。”青云子头也不回。

    “师父,你真的不见小师弟一面?”

    “不见不见,有什么好见的,下山这么久,媳妇也没找到一个,丢人。”青云子往嘴里填了一颗花生米,说道。

    老郭有点尴尬,挠了挠后脑勺,说道:“其实,小师弟还是很招美女喜欢的……”

    青云子目光从电视屏幕上移开,看向漆黑的窗外,发了一会呆,转头看着老郭,“你回头帮我搜集一下这几个女娃的姓名和生辰八字给我,悄悄的,别让那小子知道。”

    老郭道:“这是干什么?”

    “纸笔拿来。”青云子转头看到老郭在往书桌上铺宣纸,拿毛笔,翻了翻白眼,说道:“什么年代了,还整这玩意,拿个圆珠笔铅笔什么的来就行!”

    老郭赶紧找来一只水笔奉上。

    老郭手捏着笔,想了一想,在纸上飞快的写下几行字,交给老郭,“等我走后,你交给那小子,这是给他将来的判词,你让他自己悟去吧。”

    老郭见他没有遮秘的意思,于是看了起来,见纸上写着:

    二龙相争一龙伤,两道相遇一道亡;八千女鬼难索命,二十一点不能长。

    老郭咀嚼了一遍,丝毫不解其意,睁大眼睛看着青云子,怯怯的问道:“师父,这判词里……怎么透着一股悲意啊!”

    青云子轻轻叹了口气,“生逢天变,百战成殇,他这一生不会太容易的,不过结局如何,老道我也看不见,由他去吧。”

    老郭沉默片刻,道:“师父你明天到哪里去?”

    青云子仍然保持着仙风道骨的模样,手拈胡须,说道:“我本是天地一沙鸥,去哪里不重要。”

    老郭一听,心中敬佩顿生,师父这姿态,这话音,是要成仙的节奏啊。

    谁料青云子叹了口气,道:“心情不好,走咱们去喝酒去,喝完再去昨天那地方泡脚去,昨天那小姑娘捏的挺不错……”

    “师父……”老郭差点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