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五十九章 神秘死亡的法师
    叶少阳小心的拿起符纸,送到小马面前,说道:“尝一口?”

    “去你的!”小马连忙摆手,“你自己留着吃吧。△¢,”

    叶少阳也没吃,把灵符卷起来,叠成一个六角扣的形状,放在海碗里,然后点起了一根红烛,在下面烤起来。

    猫脑一点点融化,将灵符浸成了透明色,但却一点也没有渗透出来,只是冒出一股色彩复杂的烟雾。

    叶少阳趴在上面闻了一会,然后撤掉红烛,把叠好的灵符打开,猫脑已经融化成一滩液体,以黄色为主,周围还有一圈红色,和一圈褐色,也就是说,经过烛火的烘烤,“豆腐脑”的成分完全分解开了。

    叶少阳用手沾了一点红色的液体,放在嘴里尝了一下,又思考片刻,什么都明白了,手指着外围一圈红色的液体道:

    “这是朱砂粉,褐色的是碣石粉,你看碗底那些颗粒,是各种法药的粉末,而这猫脑子,又来自僵尸猫,带有尸气……同时,这些僵尸猫靠吃血地龙修炼,体内带有血污之气,与尸气结合,能生成一种可以更方便被鬼妖吸收的能量,汇聚在大脑里。

    所以采集僵尸猫的大脑、加上一些辅料,最终炼制出来的,就是‘黄金肉’,任何鬼妖邪灵吃下之后,都能够直接增进修为,一坛两坛作用不明显,但如果长期吃的话,修为增长的速度,那是很可怕的。”

    “黄金肉……”小马皱眉看着那块黄澄澄的豆腐脑,捋了一下思绪,喃喃道:“首先,血地龙喝血污池的水,然后被人抓来,养在失心人的肚子里,养大了喂猫吃,把猫变成僵尸,然后采猫的脑子,做出这什么黄金肉……这个过程,也太复杂了吧?”

    叶少阳点点头,“是很复杂,很不可思议,而且正宗的黄金肉,是用山魈的脑子做的,所以我一开始也没认出来,但是这的确是黄金肉没错。”

    “照你这个意思,幕后有人操控这一切,费这么大的事,只是为了源源不断的得到黄金肉?”小马迟疑着,“那个女鬼,只是他的助手?”

    “助手都算不上吧,充其量只是个打杂的。”叶少阳面色凝重起来,“我虽然不知道这个幕后的老大有多强,但是可以肯定,他不是人,因为黄金肉只有鬼、妖、邪灵才能服用,人吃了只会变成僵尸。”

    他从包里拿出那尊从吴老太家搜到的神像,看着说道:“也许幕后的老大,就是他。”

    小马道:“什么意思?”

    叶少阳吐出两个字:“邪神!”

    他已经断定出,这个受到吴老太香火供奉的,是一尊邪神!

    小马定定的看着他,“邪神……是什么?”

    “说白了,就是修为极强的邪灵,仗着修为强大,强行去地府挂了玄名,名登散仙籍,等于强迫阴司承认它的灵位,然后坐守一方,也能保佑一方水土,所以阴司一般不会来找麻烦,简单说因为邪神很强,又在人间,不好收服,只能默许他们存在。

    这就像是军阀一样,未必不干坏事,但是难以剿灭,干脆封个官给你,让你管好自己的地盘,不闹事就行。人间受封的邪神不多,我出道到现在,一个也没有撞见过,这次八成要开眼了。”

    小马听得怔住。“邪神……都成神了,卧槽,你能弄的过吗?”

    叶少阳耸耸肩,“八成打不过,不过真要是杠上了,该打还得打。”

    这句话说的很无奈,但却带着一种傲人的霸气:邪神,我亦无惧。

    时候不早了,折腾了一天,叶少阳早就累的不行,把海碗里的黄金肉处理掉之后,上床睡觉。

    早晨,叶少阳起了个大早,小马还在呼呼大睡。叶少阳洗簌完毕,来到院子里。

    小帅去上学了,叶军二人还在鼓捣干货。

    在二婶的招呼下,叶少阳把早饭端到院子里吃,一边跟他们闲聊,打听起昨天晚上遇到那个奇怪的疯女人。

    叶家村不大,精神有问题的也没几个,叶少阳不用提供什么线索,叶军便知道他说的是谁。

    “你说的是三娘吧,五十来岁,瘦瘦的,手上戴个玉镯子,精神不好。”

    叶少阳连连点头。

    叶军叹了口气道:“这女人很可怜的,她是外来户,捡破烂捡到我们这的,他原先有个儿子,不是亲生的,据说是她捡破烂的时候捡来的,她路过我们村的时候,生了一场病,你爷爷那时候当村长,心好,给她治了,然后给了她一栋没人住的破房子,修好了让她住下。

    从那以后,她就带着孩子在村里住下来,平时在集上给人干点零工、去山里采点土特产,日子过得去。那孩子长大之后,挺有出息的,考上大学,带了个女朋友回来,碰巧那一年正赶上洪水,小烁跟村民一起去泄洪,然后被洪水冲走了……”

    叶少阳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住插了一句:“二叔,上次你也说我爷爷是泄洪出的事,到底什么意思,山洪不是已经爆发了吗,还往哪泄?”

    “山洪爆发,是冲村子来的啊。当时你爷爷带人去,是把北山那边的山口打开,那下面是一片山谷,没人住,只要洪水能流到那边去,村子就能保住了。”

    叶少阳总算明白了,缓缓点头,道:“二叔你接着说,这家人后来怎么样了?”

    叶军接着说:“小烁和他的女朋友,在那场水灾里,都死掉了。三娘后来就疯了,大家很可怜她,这些年左邻右舍一直接济她吃饭,不然也活不到现在。村里给定了低保,每月还有点钱。”

    叶少阳听完,沉吟起来,照这么说,叶小烁的死,也没有什么问题呀?

    突然,二婶问道:“少阳,你打听这个人干什么?”

    “没什么,看到那个女的挺可怜的,随口打听一下。”

    二婶也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听人说,小烁的死没这么简单,他跟你一样……好像是会法术的。”

    什么!叶小烁是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