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旱魃三变


    叶小萌白了他一眼道:“你没事见我妈妈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这么一说。”叶少阳耸耸肩。

    小马坏笑道:“姑爷上门呗,总要见见。”

    叶少阳和叶小萌两个人一起踢他。

    完了叶小萌红着脸,横了叶少阳一眼:“你可不要打我的主意。”

    “我打你主意干什么?”叶少阳那个委屈,“他开你玩笑,跟我有啥关系。”

    “谁知道是不是你指示的,好引我往这方面想,说着说着不就成真的了。”

    我靠!这逻辑简直神了。叶少阳无语。

    进了王家村之后,四个村子的人几乎都来了,跟赶集一样,聚集在村东头一家普通的宅院前面,有几个警察在维持秩序,将宅院封锁,不让人进去。

    而院子里的情况,却是令叶少阳等人惊叹不已:

    顾坚的那位巫助,正在指挥几个青衣人在院墙上走来走去,将一些木板从围墙上搭起来,下面用立柱撑着,从下面看去,形成了一个米字型,覆盖整个院子,这么做显然是在布阵。

    叶少阳√▼dǐng√▼diǎn√▼小√▼说,.2♂3.♀o在蒋建华的带领下,跟叶小萌一起走进院子,来到宅院的东北角,立刻看到了顾坚,他正在指挥两个青衣人,将一大堆雄黄堆在某个地方,形成一个环形,中间露出一片直径一米左右的空地,这里,便是旱魃的巢穴。

    在雄黄堆的外层,是一圈硫磺,然后是朱砂,最后是成堆的木柴,很显然,顾坚的计划是把旱魃烧死。

    “旱魃,在那下面?”蒋建华有些紧张的看着那块空地说道,“那它平时怎么出来?”

    “它的真身平时根本不用出来,尸气聚魂,能穿土而行。”叶少阳看了一眼顾坚的布置,道:“这货虽然讨厌,但这样布置是对的,虽说旱魃半天不能行动,但是万一出现什么意外,他的这些布置也能应付。”

    蒋建华道:“能有什么意外吗?”

    叶小萌接过话头的,道:“那可说不准,魃有三变,它也不会甘心被伏杀的。”

    叶少阳diǎndiǎn头,魃有三变,为尸变、气变、尸爆,这倒不是关键,关键是他总觉得旱魃只是这个灵异事件中的一个角色,它的同伴或许不甘心旱魃被这样伏杀,会想法营救,这才是他担心的地方。

    顾坚看到了他们三人,目光在叶少阳和叶小萌脸上转了转,轻蔑一笑,走到他们面前,道:“不好意思抢了你们风头,二位要是不甘心,可以给我当个助手,分你们一份功劳。”

    话中充满了挑衅和轻视的意味,说明他对那天在坟场被叶小萌打脸的事记恨在心。

    叶小萌气得不轻,但是也说不出什么,毕竟打旱魃的事关系到全集人的安危,也不好诅咒人家失败之类。

    “这个死货,要是让他杀了旱魃,还不得得瑟到天上去。”叶小萌愤愤的说道。

    叶少阳淡然一笑,什么也没说,转身走出宅院。

    过了十分钟左右,顾坚那边布置完毕,招呼众位弟子在院门外布置法坛,然后自己进到宅子里,换上盛装,带上一个涂满油彩的面具,出来时法坛也搭好了,众弟子开始清场,腾出一大片空地出来。

    顾坚开始祭天,祝祷一番,然后有人吹响牛角,有个带着妖怪面具的弟子在空地上开始跳舞,顾坚手持桃木剑,跟它你来我往的斗起来。

    “靠,又是这一套……”小马倍感无聊的说道。

    不过那些村民倒是看得津津有味,好像看戏一样,不时还喝采几声。

    叶少阳环顾左右,见人群中有很多孩子和老人,低头对蒋建华说道:“能不能让超过六十五岁的老人和孩子都回去,旱魃长的很恐怖,最好别让他们看到,还有属龙和属兔的女人,也必须回避。”

    蒋建华皱眉说道:“不让孩子和老人参观,我能理解,怕被吓到,但是属龙和兔的女人怎么了?”

    “旱魃吃龙肉,喝兔血,这两个属相的女人看到旱魃,大事没有,但是会流年不顺。”

    蒋建华想了想,diǎndiǎn头,分别找到几个村长,说了这事,几个村长一合计,不管支不支持,警官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于是配合蒋建华召来的维持秩序的警察,开始清场,人群涌动,很快少了三分之一左右。

    叶伯挤到叶小萌身边,跟他们一起观看“表演”。

    “伯父好!”叶少阳觉得礼貌还是要有的,打了个招呼。

    叶伯diǎndiǎn头,压低声音对叶小萌说道:“这顾先生虽然人品那样,但还是有法力的,以后如果再有什么事,你就别折腾了,让人家大师去处理好了。”

    “大师,我呸!”叶小萌严重不服。

    叶伯叹了口气,摇摇头,大有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意味。

    “王大善人来了!”人群中响起一个声音。

    叶少阳随着众人目光望去,看到一个光头、身穿长袍大褂的男人,顺着山路走来,身边跟着几个随从模样的人。

    王大善看上去有五十来岁,身高而壮,长的慈眉善目,手里捏着一串佛珠,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不断对人挥手致意。

    从他温和的面容下,叶少阳看到了一丝威严和刚毅,心中表示理解,一个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的成功人士,必须具有这种性格,不过面对乡亲们,没必要表现出来罢了。

    王大善人走到人群外围、有一定距离的地方就停下来,眯着眼,静静的观看着顾坚一行人的表演。

    等了半天,令人讨厌的表演总算结束。顾坚换了身方便行动的衣服,也不再磨蹭,让两人拿了铁锨,在那堆法药中间的空地上开始挖起来。

    顾坚自己监督,然后让弟子们爬上围墙,顺着上面临时搭起的木板走到宅院的四个角,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雨伞,外层亮晶晶的,好像贴了锡箔纸之类的东西。

    叶少阳抬头看天,当初那片阴云两天前就被旱魃吸收干净,现在的天气很晴朗,阳光普照。

    坑挖到一米多的时候,掏出来的泥土变黑,隐约还透着一丝残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