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旱魃出现


    顾坚立刻上前,脚踏在土坑两边,用一把桃木枝扎成的刷子,在坑里刷起土来,不时让人用铁锨铲土,坑里的土一diǎndiǎn清理出现,顾坚突然神色一变,退到一旁去。

    由于视线角度问题,站在院子外面什么都看不见。叶少阳跳上围墙,走到近处往下看去,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坑里,静静的躺着一具尸体——应该说是一具没有肌肉和皮肤覆盖的人体骨骼,但是体内却长满了一种红色的软肉,表面有细密的纹路,很像是人的舌头。

    牙床和下巴向前伸出,长出野兽一样的长嘴,眼眶中两团红色的软肉,凸显出来,被阳光一照,立刻渗出水来。

    “卧槽,这么恐怖!”叶少阳回头一看,小马也跟了过来,后面还跟着蒋建华和叶小萌。

    “这就是旱魃?”蒋建华吸着冷气说道。

    叶少阳diǎndiǎn头,虽然自己也没有亲眼见过,但他知道,这就是旱魃,尸中另类,它没有水尸那么让人恶心,但恐怖指数还是相当高,而且战斗力很强。

    顾坚听见说话声,抬头看来,叶少阳冲他努努嘴,“忙你的哥们,别】dǐng】diǎn】小】说,.★.∨o管我们。”

    顾坚哼了一声,命令手下将硫磺等一干法药推下去,diǎn火燃烧,火焰腾地一下窜起老高,众人惊讶的发现,火焰居然是黑色的。

    顾坚大叫一声:“开伞!”

    站在围墙四角的青衣人立刻把伞撑开,却是反着拿,原来伞的内层也贴满了锡箔,好像一个太阳灶,将阳光汇聚在中diǎn,随着四人调整角度,将伞尖对准火堆,日精汇集,火焰中间立刻传来噼里啪啦的燃烧声。

    虽然看不到旱魃,但是叶少阳知道,旱魃正在一diǎndiǎn被烧化,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旱魃就玩完了。

    然而就在这时,他发现从火焰上方冒出的黑烟越来越浓,汇聚在几十米的上空,萦绕不去,逐渐形成了一朵黑云,挡住了阳光。

    围观群众离得远,看不真切,把尸气汇聚的阴云当成了乌云,一个个欢呼起来。

    “下雨了,要下雨了!”

    “还是顾先生厉害啊,旱魃刚烧死,就要下雨了!”

    欢呼声响彻起来。

    顾坚的脸色却变得凝重起来,命令众位弟子退出宅院,按照备用计划行事。

    “糟糕,阳光被挡,旱魃要活过来了!”叶小萌吃惊说道,“这是旱魃三变中的气变吗?”

    叶少阳diǎndiǎn头,这的确是旱魃气变,但是……在几大法药燃烧的火焰压迫下,旱魃按说是没有机会释放尸气的,突然发生这一幕,唯一的解释:有外人相助!

    而且,这个家伙肯定就在附近,甚至藏在人群中。

    叶少阳居高临下的环顾起来,到处人头攒动,由于阵法的压制,自己感受不到邪气存在,自然也就没法判断帮助者藏身何处,是鬼还是妖。

    宅院里,那些青衣人刚退出去,顺着搭起来的木板刚爬上去,就听见砰的一声,火焰炸开,一个人形的东西弹跳起来,仰面发出“嗷”的一声怪叫,嘴巴里喷出黑色的尸气。

    正是旱魃!它骨骼里的软肉被火烧的劈啪作响,黑水四溅,一双手疯狂的舞动起来,场面看上去极为的震撼。

    那些围观群众第一次看到旱魃真身,不约而同的向后退去,胆小的甚至逃到了几十米远。

    人群中悚然无声。

    “落阵!”随着顾坚一声喊,那些被他赶上围墙的弟子个个从兜里掏出一根前端带钩的铁链,打向旱魃。

    钩子的前段,有很多倒刺,打在旱魃身上,立刻勾住软肉,有些没有勾住的,收起绳子再来一次,旱魃挥舞双手反击,结果更多的钩子挂在它的两手上。

    “变阵!”顾坚眼看差不多所有钩子都钩住旱魃后,又是一声喊。

    那些青衣人立刻绕着米字型的木板向着不同方向跑起来,叶少阳看他们的跑位,显然是提前训练好的,十几个人走来走去,却从来没有撞上过。

    随着他们不断跑动,铁索在旱魃身上不断缠绕,结结实实的绑了起来。

    “嗷……”旱魃拼命扭动身躯,它的力量虽强,能dǐng几十个人,但是这帮训练有素的青衣人非常聪明,一旦铁链绷紧,立刻向前奔跑,卸掉力气,其余众人这一起从反方向拉动铁链,这样旱魃折腾了半天,也是徒劳无功。

    它身上的火焰,却在不断燃烧着,更多的尸气,飘到天空,汇聚成云,浓荫蔽日。

    那些围观群众再也不相信是什么雨云,再度后退,一个个流露出不安的神情,看向顾坚,现在,他就是所有人心中的希望所在。

    “嗷!”旱魃张开野兽般的大嘴,抬头对着那块黑云用力吸气,一束黑气,离开黑云,被它吸入,围绕身体旋转起来,然后化作十数道黑气,顺着那些铁链逆袭而上,众多青衣人知道那尸气可怕,只能松开锁链。

    “魃吸气,力吞日月……”叶少阳喃喃说道,“这旱魃没修到,却也够厉害了。”

    小马碰了碰叶少阳的胳膊,在他耳边道:“你不出手?”

    叶少阳摇摇头,低声道:“这旱魃被烧得差不多了,那秃子搞得定。”

    话刚说完,果然,顾坚出手了,从身后拔出一只红色木伞,砸向旱魃,旱魃也转过头来,对着他喷出一口尸气。

    叶少阳眉头皱起来,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这伞叫做辟邪伞,是用红绸作面,桃木作骨,伞面上涂了各种法药,用桐油抹过,封住药力,这法器是民间散修法师自己做的,效果很不错,能挡住水火和各种邪气。

    果然,在尸气快喷到自己面前时,顾坚突然把伞撑开,握住伞柄,不断旋转,将尸气化尽,猛地一拉,又将伞收紧,用力刺向旱魃脸部。

    伞的dǐng端,是一根利刃般的秘银打造的锥针,能破诸邪,猛地刺入旱魃左眼,顿时又是一股尸血喷射而出。

    顾坚侧身躲过,飞速拔出辟邪伞,把伞打开,退到一边,双手交握,念动咒语,那伞悬停在半空中,不断旋转,隔绝着下方的尸气。